建国后,韩伟历任军委师范学校校长、华北军区副参谋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一面高喊,一面举起山石向敌群砸去。随着惨叫声,几个敌人滚落山崖。随后,大批敌人又蜂如而至。被逼到悬崖边的战士摔碎了枪支,搀扶起排长,肩并着肩,手挽着手,象一座威严的群雕,

1940年秋,是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的初期阶段。那么大家知道百团大战名字的由来吗?1940年九月,八路军左翼纵队司令员熊伯涛率部破袭井陉岩峰到活路段,正太铁路是北方重要的交通要道,破袭正太铁路意味着切断日寇的后方补给,意义非凡。起初只有个团参与到战斗中,经过与日寇多日的破袭战与反破袭战,战况越发激烈,最后增至有一百多个团参与其中,所以后称百团大战。时年9月6日,日寇纠集近三千兵力,向三峪村的八路军左翼纵队进行围剿,我地方武装井、平、获游击队第三中队,奉命在挂云山牵制敌人,掩护八路军主力转移,由挂云山第三支队中队长李恒山带队指挥,区武委会妇女部长吕秀兰带着青抗先、儿童团,上山协助作战。儿童团的孩子们最大的也不过十几岁,平常负责通信放哨等工作。一天一夜的激战中,英勇奋战的战士们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打退鬼子数十次进攻,牺牲40多名同志,把近三千名鬼子,牢牢牵制在挂云山下。中队长李恒山虽身患疟疾,发着高烧,但仍浴血奋战,打光最后一颗子弹后,挥起长刀,与日本鬼子展开了肉搏,看着眼前的敌人一个个倒下,李恒山终于体力不支,在敌人的机枪扫射中不幸中弹牺牲。在日军的火力压制下,一个又一个同志在卧狼垴的战场上倒下,最后只剩下李芳芳一人,机枪的子弹也用尽了,只剩下了唯一一颗手榴弹,李芳芳把战友们的枪摔断,一截一截的甩向敌人,鬼子见山上只有李芳芳一人了,便端着刺刀向他逼来,当敌人快到身边时,李芳芳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用血肉之躯与敌人同归于尽。随后,巾帼英雄吕秀兰接过了指挥棒,将剩余战士和当地民兵组织到一起,又战斗了几个小时后,掩护其他同志突围后,山上仅剩下吕秀兰、康二旦、李书祥、康英英、康三堂、刘贵子六位战士,与冲上山的日军展开殊死搏斗。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六位战士面无惧色,誓死与侵略者斗争到底。当时吕秀兰在挂云山上,死死地拖住敌人,守住挂云山,不让敌人靠近一步,他自己宁可粉身碎骨,也要拖住敌人,坚持到天黑,为主力部队顺利转移提供了充足时间。

阳光正好,照射在每个人脸上,像是镀上一层金。眯着眼望着山下密密麻麻遍布着每一个角落的房屋。像是踩在世界的顶端。看不清山下的车水马龙,眺望远方,在那雾里云里是否有孙悟空与妖怪正在打斗。

123我们一起喊,123我们一起举起左手,高歌一曲呀,比如《好汉歌》。兰兰你先唱,兰兰唱:大哥向东走呀。。。。

如今,在我们房山区平西烈士陵园,还安葬着抗日战争时期光荣牺牲的700多名无名烈士。他们到底叫什么,无从考证,家住何方,也无法得知。所以墓碑上没有留下任何名字,只是统一的刻着两个红色的大字:忠魂!

八路军阻击排的主阵地,就设在老帽山三面是崖,一面临坡的孤佗峰上,并由西向南形成一道防线。战士们刚刚进入阵地,日伪军的先头部队就耀武扬威地沿河谷走下来了,并很快进入射程。战士们严阵以待,准备迎头痛击敌人。

过了一会儿,日伪军从枪声中发现,这阻击的八路军人数并不多呀,就组织火力,用机枪掩护,再次扑向山口。八路军凭借着有利的地形,打得日伪军又一次败退。

一九四三年,苟延残喘的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建立太平洋战争后方基地,调集了大批的侵华日军,加紧进犯抗日根据地。平西抗日根据地之一的十渡,是他们“扫荡’的重点地区。

此时的战斗形势清楚地告诉排长:只要撤离阵地,伤亡就会减少,但县政府和团部就会多一分危险。他果断地大声命令机枪手:“打,狠狠地打!一定要坚守住阵地!”战士们猛烈的火力反击,迫使敌人暂停了攻击。

在十渡镇十渡村,有位已经90岁高龄的离休老干部齐德富爷爷,他当年曾亲眼目睹了老帽山那场壮烈的战役。

湘江战役的悲壮历史让韩伟不堪回首。据韩伟的儿子韩京京回忆,他出生后,从未听父亲提起过湘江战役。1986年,我军编写《红军长征回忆史料》,有关同志找到韩伟,让他回忆红三十四师这段历史,韩京京才从父亲那里听到这场惊天动地的血战。

最后,除了代理参谋长王道光按中革军委命令带领200余人突出重围返回湖南,一〇〇团团长韩伟与几个战友跳崖幸存外,6000闽西将士几乎全部阵亡,鲜血染红江面。至今,当地还有“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的说法。

往东走是侯家沟,采访了86岁的刘生奇老人,弥补了些细节。再往东是马蕊坡,村民说架虎沟一战要问刘兴福,他是一名老党员,了解的多。刘兴福今年84岁,1958年入的党,腰有点弯,但耳聪目明,精神很好。他清楚地记得战斗发生在1944年农历闰四月二十四早上吃饭时间,8点左右。按公历,那天是6月14日,比《抗战日报》所提的日期晚了两天。不过,同村87岁的李锦郁老人认为,可能比闰四月二十四早一两天。不管如何,时隔70余年,能记这么详细已极不容易。

另一边,八路军的一个排正在树家山方向马蕊坡东北山上,与200多敌人争夺山头。班长王秀书因轻重机枪卡了壳,遂组织七、八班战士与敌人展开白刃战,反复冲锋三次,以刺刀歼敌11名。由于日军人多,占据优势,王秀书等战士最终光荣牺牲。而排长孟超志、班长赵清功、石何录、战士刘中堂、刘春英等人(据《临县志》记载为:“孟超志、赵清功和4名战士”,共6人)的子弹打完了,但誓死不屈,一齐把武器折毁,跳下悬崖,壮烈殉国。青年共产党员宋茂林受了重伤,班长背他下山,穿过敌人的枪林弹雨。宋茂林再三叫班长放下他,好让部队顺利转移。班长只好痛心地接收了他的枪。宋茂林一只手握着一个手榴弹,敌人向他冲来,他把一颗手榴弹向敌人投去,拉响另一颗手榴弹,与接近他身边的敌人同归于尽。

最后的最后,来个最精彩的最精彩的南山五壮士,也就是这篇文章的重点,emm。。。标题是六壮士,但是图片是五个人,那是因为有个人她要牺牲自己拍照呀,拍照呀。你们真的以为她是要拍照才没办法吗?错咯。。她不敢跳过来呀。。哈哈哈,没发现前面都没有她旋转跳跃的照片吗?哈哈哈哈。。。

在湘江战役中,有一支为中央红军主力突围殿后的英勇之师打得尤为惨烈,几乎全军覆没。它就是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

面对凶残的日伪军,战士们没有退缩,继续奋战,在日伪军的夹击下,被逼到了老帽山顶。子弹和手榴弹打光了,战士们就举起大石头往下砸。

1992年4月,韩伟在北京病逝,享年86岁。亲属们遵照遗嘱,将他的骨灰安放在闽西革命烈士陵园,与红三十四师的战友们永远长眠在一起。

新兵入伍训练包括整理内务、军姿练习、军事化生活等——旨在让明星深刻感受从普通人到军人的初次转变;之后,六位明星将下到各个特色中队,接受支队特训:长岛海上救援、泰山山地救援、济南搜救犬培训等;最终、将在临沂参与真实出警,在抢险救援行动中体验消防官兵的真实生活。

孤佗峰阵地上,排长用目光环视着战士们,一张张熟悉亲切的面孔,一双双刚毅坚定的眼睛。无须动员就知道:我们的战士,都是勇于自我牺牲的英雄。

那天,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去看望了齐爷爷。90岁的齐爷爷眼不花,背不驼,虽然是满头白发,但看上去非常精神。齐爷爷18岁就担任了十渡村的“青年抗日救国会”主任,抗战积极勇敢,19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3个挖掘机老司机,1个人民医生,1个在上海当了一年的鸭子(啊不,是卖了一年的烤鸭),一个老师傅。

日伪军恼羞成怒,他们仗着人多和武器装备的优势,重新集中起火力,向八路军的阵地发起进攻。日伪军冲上山坡,被八路军打下去,再次往上冲,又被打下去。日伪军实在冲不上去,气急败坏的就用机枪向山崖上疯狂地扫射,战斗一直打了两个多小时。

峨嵋山风景区,屹立在四川盆地西南部,位于峨眉山市西南7千米,东距乐山市37千米。景区面积约154平方公里,最高峰万佛顶海拔3099米,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有寺庙约26座,重要的有八大寺庙,佛事频繁。受四海信士的敬仰,是四川风景名胜区、全国文明风景旅游区示范点。1996年12月6日,峨眉山乐山大佛作为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几天后,陈树湘在抢渡牯子江时遭当地民团伏击,腹部负重伤,肠子都流了出来。为不当俘虏,他命令警卫员补上一枪。警卫员流着眼泪为师长包扎好伤口,抬着他且战且走。紧急关头,陈树湘命令王光道率领仅存的百十号人上山躲避,把自己藏匿于驷马桥附近的洪东庙疗伤,不幸被搜捕红军伤病员的道县保安队抓获。

到了情报,县政府机关和人民群众迅速转移,部队立即派一个排,火速赶到老帽山附近的旧城墙一带阻击敌人。以便为机关和群众转移得到更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