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田纳西·威廉斯经典话剧《玻璃动物园》的制作人孙怡婷、主演宋茹惠做客艺术人文频道《今晚》节目,与主持人张颖一起分享了一段诗意的玻璃之梦。

编完这篇文章,小编感觉这么多年都白混了。居然有这么多生物都不知道名称。请知道名称的学霸通过输入框把小编不知道的名称告诉小编,万分感谢。

剧中充斥着各种象征和隐喻,对应着每个角色的性格和命运。对于母亲阿曼达而言,是人人都在读的《乱世佳人》,那件属于南方闷热气候的老式淑女连衣裙,和珍藏的银质餐具。所有这些建构起的是一个业已消亡殆尽的南方世界。她口中的那些年轻时的绅士追求者们,种植园的公子,他们大多都死了,唯一那个活着的去了纽约,成了华尔街的大亨——南方人摇身一变成了北方人。再也没有南方了,没有种植园,没有黑人佣人,凡事只能靠自己。

汤姆向往自由,但其实是他累了,梦想只能变成他的一个永恒的梦想,变成只是他dv机里头的一个画面。他疲惫于作为一个儿子的使命,而他只是拿梦想作为借口,去逃避现实。他,变成了过去的阿曼达。

美国作家田纳西笔下的《玻璃动物园》是那么的繁冗复杂,想一个胡乱绕在一起的毛线球一样,这或许就是他的时代。《玻璃动物园》原剧本中的文字,往往会让人不禁疑惑,这哪是一个美丽的玻璃动物园,这仿若一个玻璃制造的大型监狱。

《玻璃动物园》剧组将于5月24日赴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参加广东省大学生英语戏剧交流赛啦!

《中国日报》记者张坤:田纳西•威廉斯的戏不好演,太抒情,太伤感,“吹熄你的蜡烛吧,劳拉,毕竟这世界是靠闪电照亮的”,在外院研究生阅览室读起来热泪盈眶,坐观众席里听血肉之躯的演员念这样的台词,我是有疑虑的。这场做到了,做到了。很想冲上去拥抱导演拥抱演员。

女儿Laura喜欢收集玻璃做的动物摆设,她的一双「长短脚」令她自卑不已,极少与别人交往······

欢迎新观众和老观众们一同走进田纳西·威廉斯和他的《玻璃动物园》~目前,《玻璃动物园》加演场【预售活动】正在专属微店火热进行中!欲购从速哦!

《玻璃动物园》是威廉斯极其个人的一部戏,其真诚对剧作家本人来说是痛苦的。他只有离开家才有办法生活下去,而他的余生都生活在这一决定所带来的内疚和悲伤之中。那些令田纳西·威廉斯困扰、害怕或是吸引着他的一切,他都与这个世界分享。他的文字与他本人一样真实又感性,威廉斯极少隐瞒事实,我相信也正是因为这点使他一直深受欢迎。

故事的最后,汤姆因为在鞋盒上写诗被鞋厂开除,才终于离开了这个破败的家。他最后一次走上消防梯,高高地站在那里,在姐姐的巨大影子里。劳拉站在摇曳的蜡烛前,俯下身,终于吹灭了一切。

而姐姐劳拉,是整部剧中最动人的角色。在吉姆到来之前,劳拉是脆弱而孤独的,母亲不理解她,弟弟内心深处也觉得她古怪。然而这个略显油头滑脑,却又带着些许真诚的青年,却使得劳拉从自闭的心房中慢慢走了出来。只有他能够理解劳拉,就像当年他曾在学校里给他取的昵称“蓝玫瑰”一样,他是唯一能够发现劳拉的独特和美的人。在吉姆的鼓励下,劳拉不再躲在光亮照不到的阴影里,而是勇敢的倾诉自己曾经的情愫,拿出珍藏的玻璃独角兽,甚至笨拙地跳起了舞。尽管她的玻璃独角兽被打碎了——折断了犄角,成了一匹普通的马。但是,那一刻谁又能说不是因祸得福呢?也许这只不再独特的小兽,能够和没有角的马生活在一起了。仿佛一切都会变好。

看到玻璃动物,仿佛就看到了童年。晶莹剔透,闪闪清亮。有时如钻石般熠熠生辉,有时又若翡翠般莹莹欲滴。

严格地来说,这首歌并不应该出现在这一剧本的舞台上。田纳西·威廉斯在1944年写下了这部《玻璃动物园》,获得了纽约戏剧评论奖。故事的背景发生在三十年代大萧条时期的美国圣路易斯,剧中的温菲尔德一家来自美国的南方,一切的故事都是从儿子汤姆的口中回忆叙述而成的:母亲阿曼达是一个唠叨而严厉的太太,操持并且管控着儿女的一切,从学习工作到饮食起居。汤姆在枯燥的鞋厂上班,依靠写诗和看电影来逃避现实糟糕的一切。而姐姐劳拉,可怜的劳拉,微微瘸腿,从而形成了自卑而孤僻的性格,不敢去上学也不敢与人交往,只是在家里摆弄着小小的玻璃玩具,整日播放父亲留下的旧唱片。说到他们的父亲,这个剧中不存在的角色,则始终是缺席的——一个年轻时充满魅力的浪子,热爱长途旅行的电话公司职员,终于在某天抛下身边的一切远走高飞了,最后只给家人留下一张从遥远的墨西哥寄来的明信片,上面只有两个词——Hi. Bye.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自 2013 年开始推出 “经典戏剧·上话重绎” 系列,计划至 2022 年十年内每年推出 1 至 2部国内外经典戏剧,把该国最具代表性的戏剧作品、编剧、导演,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优秀的演员们推介给观众,并且为不同国家的戏剧艺术家之间搭建良好的交流平台。

这就是田纳西所想表现的那个时代,那个社会,以及那个家庭。美丽的外表下却是“廉价的不堪”。

被分解的天花板投映以记忆的碎片,它们是汤姆内心的一部分,也同样是这个家庭的一部分,它们如希望的呓语,也如劳拉破碎的心。

一层是现实,一层是内心,一层是客观,每一层之中都是不一样的故事,每一层都指向了那一个中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