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的造型动作特征同样向民俗传说取经:身着清朝官服,双手伸直,双足并拢如麻雀般一蹦一跳,以人之呼吸辨别方位。但即便如此,片中僵尸獠牙利爪,人被咬中吸血亦变僵尸仍然受到西方吸血鬼及僵尸片的启发。

万万没想到,由于来回都是茅山术斗恶僵尸,顶多抄袭点西方吸血鬼的桥段,就那一套民俗元素来回折腾。观众很快就看腻味了,僵尸片还没火两年就遭遇了瓶颈。

元奎与我都是宝禾(洪金宝)一员,后来元奎与刘镇伟组成搭档,我一直觉得元奎的电影很大气,动作很漂亮,但电影票房就始终一千万左右,他不服气,与刘镇伟合作,正好文武结合,得其所哉。  宝禾由洪金宝创立,初期成员有午马、钱升伟(洪金宝表弟)、黄炳耀和我。后来曾志伟加入,还带来了张坚庭和陈友。拍《富贵列车》时,同时有六组拍,我带一组,大哥带一组,曾志伟带一组,午马带一组,元奎带一组,张坚庭带一组。5,李赛凤及其他

作为90后影迷,对电影逐渐概念清晰并开始主动追看电影,已经过了影评人魏君子经常提及的录像厅时代;

潮州姑娘李嘉玲(吴君如 饰)拥有特异功能,她经常帮助邻里乡亲解决各种疑难问题,在乡村野里颇有名气。某天她被高官以游客的身份派往九龙执行一项秘密任务,她所乘坐的巴士因司机招惹了孤魂野鬼而遭到报复,车毁人亡。鬼魂纷纷钻入死者体内,唯嘉玲一息尚存幸免遇难。众鬼连同嘉玲乘车继续向九龙前进。 计划与嘉玲接头的一眉道长(林正英 饰)路遇众鬼所乘之车,情知不好,尾随跟踪,终与嘉玲接头。道长告诫她和其他旅客下榻的宾馆有鬼,嘉玲始终不信,直到...

导演将香港僵尸这个大招憋到了最后,让冬叔此前所有的“酝酿”一并爆发,观众所有的情怀一下子释放出来。

灵幻僵尸电影极具中国特色,它融入了中国民间的许多传说,并参考一些古典古籍,将动作、喜剧及惊悚元素融合,精彩刺激。而《僵尸先生》更是堪称僵尸电影的教科书,该片几乎设定了僵尸电影应具备的所有元素,比如背景设定在清末民国初、糯米灵符治僵尸,比如道法高深的道长身边会带着几个徒弟,比如僵尸是双手向前跳着行走,再比如屏住呼吸来躲避僵尸等。

这绝非一句戏言。韩国电影,除了审查开明、人才辈出,能够很好地吸收转化舶来品,也是其一大亮点,不管是辉煌一时的港片,还是成熟的好莱坞类型片,当代韩影中都能找到其痕迹。而你也不得不承认,在学习好莱坞类型片这堂课上,韩国绝对是条件最好、态度最积极、成绩最突出的那个亚洲学生。

“赶尸”在这里也成为一个奇观:茅山道士摇响铃铛,一排被贴了符纸的僵尸就按照他的指引蹦蹦跳跳地往前走。

那种不拘泥形式、不顾忌底线,既能风轻云淡,又能随时随地重口味的——感性——叫人看得过瘾,看得心底触动,看得一遍不够要再来一遍,看得记忆里珍藏的片段悉数涌出。

“港片已死”的说法曾喧闹一时,但惊喜就是叫人无法预料,富二代背景照样可以出个靠谱如麦浚龙的导演。

二者最根本的差别就在于,丧尸是活人经过变异感染而成的,僵尸则是死人变的。丧尸需要吞食新鲜血肉,所以会无差别、无理智地攻击活人,而僵尸需要的只是血液,并且这种欲望是可以被控制的。

这次主演的《救僵清道夫》已经入围了加拿大、欧洲电影节。恍惚间,还真有一种,穿越回了僵尸片的繁荣年代,钱小豪也被粉丝看作是香港僵尸电影复兴的最后希望。

外在的荒芜,也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创作者与追捧者内心的恐慌与孤独。社会越来越发达,个体却在进步中麻木与异化,可以说,末日情结在各种好莱坞丧尸片与科幻片中大行其道,是西方人独有的矫情与浪漫。

值得注意的是,欧美丧尸类型片在传统题材和观众日新月异的审美追求间保持了很好的平衡。而国产的“茅山道士”则在人们视线中消失了很多年。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的香港,是僵尸电影的黄金时代。70、80后凡是进过录像厅的一定看过。90后爱看电影的,多少也在当年遍地开花的音像店租过。

中国新媒体影视第一股“新片场”和创造《道士出山》28万成本、分账超500万传奇的“淘梦集团”,是目前网大市场比较活跃的两个平台。

《僵尸先生》让林正英家喻户晓,而他的徒弟钱小豪也火得不要不要的。1986年,邵氏与嘉禾合拍了《原振侠与卫斯理》,钦点钱小豪是男主。

宝禾是由洪金宝在嘉禾旗下创办的子公司,头炮《鬼打鬼》于1980年上画,仅公映两周,却一鸣惊人拿下全年港片最高票房第四。

这次,当阿贵又扮鬼吓人时,岂料碰上了真鬼——潮州鬼。阿贵吓得屁滚尿流,幸好戏班里的老衣箱声叔(林正英 饰)这方面经验丰富,他得知潮州鬼生前被人分尸,死后才冤魂不散。为了让潮州鬼安息,声叔和阿贵决定找全潮州鬼的尸骸。不料却错挖了另一个恶鬼的尸骸,一时间,戏班被恶鬼弄得乌烟瘴气,声叔决定和阿贵一起扮天师吓走恶鬼。

截止明天下午4点,本文下方留言区点ZAN数最多的北鼻,可获得1个月爱奇艺视频的会员激活码哦。

前不久,僵尸片《救僵清道夫》在香港热映,场场爆满。虽然豆瓣评分不高,但小十君依然很期待。

驱邪道长雷打不动,但更新奇的邪祟巫术取代了僵尸元素,武打设计、台词对白都下足功夫。

1985年,20岁的李赛凤接演了刘观伟导演的《僵尸先生》,刘观伟比她大16岁。当时刘观伟年纪不够四十,但未老先衰,头发已发白,所以演员钱小豪、李赛凤都称刘观伟为叔,李赛凤刚开始对这个导演是当作父亲来看待的。

但由于内容僵化,跟风严重,卖弄血腥,加之当时电影资本对王晶的赌神系列和徐克的武侠电影的趋之若鹜。90年代中期,经历一系列困兽之斗,香港僵尸电影开始集体落没。

电影的打灯、音效也很泰式,血浆、割喉、断手等桥段又很靠近美国的cult片(甚至叫人想到彭浩翔的《维多利亚壹号》);

说是午夜场,其实彼时多为930影院,需提前在电视报上标注好想看的电影,再跟父母讨价还价睡迟一些;

既然不上卫星播出,只有地面信号,地方台影视频道也就不受拘束,撒开了欢在“午夜场”播出各种含有限制级、大尺度的类型片。

提起僵尸电影,在八九十年代的影坛也曾有过短暂的辉煌。这种题材的电影主要由灵幻武打电影演变而来,从洪金宝的《鬼打鬼》系列的成功开始,灵幻武打系列电影慢慢走向成熟,直到1985年《僵尸先生》的诞生,才让灵幻武打电影走向巅峰。

偏僻山间,一僧一道比邻而居。和尚(午马 饰)随和开朗,更有一女徒菁菁(李丽珍 饰)玲珑可爱;道士(陈友 饰)古板严厉,而徒弟嘉乐(钱嘉乐 饰)却鬼马顽皮。性格不同的两个师傅口角不断,大斗其法,两个冤家徒弟也搞笑连连,笑料频出。   某天,一支奇异的丧葬队伍路过此地,某边疆皇族中尸毒死去,幻化成僵尸,千鹤道长及王子护送棺木上京。途中遭遇暴雨,棺木被雷劈开,僵尸破棺而出,大开杀戒。乌侍郎(元华 饰)携王子侥幸逃命,但王子已中尸毒。和尚与道士命徒儿照看王子,两人则冲入树林寻找千鹤道长。

80年代初期,以许鞍华、余允抗、于仁泰等新浪潮导演拍摄的《疯劫》、《撞到正》、《凶榜》、《山狗》、《灵气逼人》等惊悚鬼怪电影,运用先进的拍摄技巧、个性化的创作理念,营造出空前的恐怖气氛,令观众耳目一新,叫好叫座,反应热烈;与此同时,洪金宝融合功夫喜剧与鬼怪元素的《鬼打鬼》系列则开创了“灵幻功夫片”的潮流,票房鼎盛,极受欢迎;至此,香港的惊悚鬼怪电影才真正大行其道,其势至今不衰。

七月十五,鬼门大开,孤魂野鬼游荡人间。茅山道长九叔(林正英 饰)精心准备鬼月所需祭品,而顽皮的二徒弟文才却跑去看鬼戏。文才懵懂,不只身旁已聚满群鬼,更有貌美如画的女鬼小丽(吴家丽 饰)将其相中。九叔命大徒弟秋生(钱小豪 饰)前去营救,秋生则为小丽美色所惑。最终师徒惊动群鬼,使得它们逃脱鬼差管制,徘徊人世。 为避免群鬼危害世人,九叔请来师兄弟共同商议对策。大师兄提出先天八卦阵,而由文才和秋生两个惹祸头负责将群鬼吸引出来……

1985年刚三十出头却染了银灰须发的林正英化身茅山道爷,与穿满清官服、自带“九阴白骨爪”的狰狞僵尸PK;

小十君觉得两种原因兼而有之,哪怕两年拍70部僵尸片,观众也不会再买僵尸片和钱小豪的账了。

行走时也是双腿合拢,或滑动,或蹦跳;伸直两臂,往前位移,连枯黄、微长的指甲也做足功夫。

只要通过审查,合资、港资的合拍电影就可以在内地发行上映,不必再像那些引进的分账大片一样归于进口片从而受到每年引进数额的限制。

丧尸题材被首次搬上银幕是在1932 年的美国,《苍白丧尸》(White Zombie)描述了一个巫师以巫术唤醒大群丧尸,让他们不分昼夜的在工厂里操作机器的故事。但是,这里出现的丧尸只可怜,不可怖。影片想传递的也并不是丧尸吃人的惊悚,而是把人变成丧尸在心理上的恐惧。

次日,年轻貌美的女西医雪妮,被大僵屍所伤,幸得汪师父以古法中医所救。不料,诡异的大僵屍杀害钱师父之後,竟闯进了义庄,汪师父师徒三人与雪妮,分别以中西秘法与茅山术功夫拼闹大僵屍,但仍无法收拾他!

有趣的是,随着近两年尺度较大的网络大电影(后称网大)迅速发展,僵尸道士题材再度成为影视资本力捧对象。有媒体统计,在2014、2015两年之中,爱奇艺网络大电影当中,仅僵尸题材就高达67%。更创造出了《道士出山》28万成本、分账超500万的案例。时至今日,这股由网大市场掀起的“僵尸热”已经倒逼香港影业重新审视这一题材的价值。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僵尸题材。2017年2月,淘梦影业出品的由《僵尸先生》导演刘观伟执导的向林正英和香港僵尸电影致敬的恐怖片《天师归来》上映,香港演员钱小豪担任主演。2017年3月14日,新片场影业CEO徐增新宣布将与刘观伟导演合作电影《新僵尸先生》,也打出了向经典致敬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