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自从荣任班主任后,每天到天黑才回家。一天,我单位临时有急事,只好让老婆去接孩子放学,她满口答应了下来。傍晚,我陪同客人吃饭正聊得热火朝天,忽然接到电话,一个嘹亮的女中音大声喊道:“你是超超的爸爸吗?你们是怎么管孩子的?孩子回不了家,在街上转悠了半天,现在在我这儿呢。”我一听,是邻居明明的妈妈。

上了高中以后,库里选择了篮球作为他的“爱人”,这么多年却没有丢下过陪伴自己少年时光的“情人”。和打篮球不同,高尔夫球场上没有名利牵绊,没有目标压迫,超脱了那些数字的束缚,他跟“情人”相处情意浓烈、更加自然。

小时候,我很淘气,没少被老师罚站。那时候心里就想:等我长大了,一定娶个老师回家,让她做家务、带孩子,杀杀老师的威风。

那是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锅里的饭菜“嗞嗞”地响,空间里是暖烘烘的热气,虽然逐微很不情愿自己和迟云宴的第一次拥抱在如此不浪漫的厨房,但是那一刻她还是希望时间就此停住。

所以,这次圣诞大战,千万不要遗憾库里的缺席。放下一场比赛的胜负,放下那些数字,或许你也会在自己钟爱的领域找到“情人”。

7. 如果你的老婆是教师,请你为她准备一些保养品(护肤品),因为她心理压力大,身体很疲劳,帮她变得更美吧!

逐微总是这样,当她相信一个人,或者愿意跟一个人交好的时候,她总是毫不保留地展现自己。

很多人都很羡慕教师这一职业,因为有两个让职场从业者嫉妒的寒暑假,她们可以用这些时间把家庭整理得井井有条。

猫咪在沙发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迟云宴到逐微的卧室想找她温存,没想到逐微却轻轻地推开了他,让两人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

我的爱人是海员,所以我们不是正常的早出晚归夫妻,我们也不是社会唏嘘的周末夫妻,我们是异国,随时切换时差的夫妻。我们是大半年不能见面的夫妻。

还没睡着的迟云宴听到声响后从房间里出来,将她揽在自己的怀里,轻声地问她:“逐微,你怎么了?”

库里对这条建议的理解则是——不要让一个坏球影响你接下来的出手,当你投篮的时候,你的记忆力得足够差,忘得够快够干净。这一点上,篮球和高尔夫球是共通的。

可是刚洗了几下,梦里那些可怕的幻影又重现脑海,逐微关了水龙头,双手扶在盥洗盆上大口喘气,一个人待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有人说,谁要是娶了一位当老师的老婆,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女教师不仅温婉贤淑、经济独立,更是善解人意、富有爱心。今天我们就来听听,那些娶了女教师的男性朋友们婚后的真实感受吧!女老师不妨转给自己的老公看一看哦!

逐微躺在床上极力地闭着眼睛,可是那样的黑暗让自己心悸,她不得不下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找寻窗外的点点灯火,望向光的未尽之处。

那几天的日子很快乐,他们一起走在街头。小镇很安静,逐微享受着跟在国内全然不同的异国风情,她看到很多孩子在自由自在的奔跑,然后一直跑向远方。

他俯下身轻轻地吻了下她右耳处的那一小寸肌肤,“嗯,那好好睡吧。”然后逐微感觉到床垫一轻,迟云宴下了床,去了另一间房。

其中有几张逐微晒衣服的,阳光从窗户中照进来,逆光拍摄,逐微身上都有了一层极为柔和的光,她的手臂很细,双手都被她高高地举了起来,就像很努力地在抓住触手可及的希望一样。

而那时候的迟云宴显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为这次无疾而终的谈话会像之前的无数次一样,不会对他们的关系产生任何的影响。

也就是那一天开始,逐微自欺欺人地想,就算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又有什么关系呢?迟云宴对她的好都是真的。

他瘦高,皮肤有些黑,睫毛很长,长得不是那种标准的美男子,但逐微很喜欢他整体显露出来的某种气质。

而库里是天生的运动家,协调性世所罕见,掌握高尔夫球技术细节的能力,远超过普通的篮球运动员。但再优秀的天赋,也需要勤于练习,这和打篮球没有两样,所以库里每年会在草地上泡那么长时间,并且虚心向专业教练学习。

逐微惊讶地向后一退,对亦这么亲密的举动表示不理解,反倒是亦很无辜地笑了笑,问逐微:“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而在那样的情形下,理智早已形同虚设,她把脸埋在他的肩头,很坚定地回答他:“可以。”

“你没听说过吗,在黑暗里是最真实的自己。”逐微一边说着,一边上了床,又将腿盘了起来,好像这是一个无比安全的姿势,一会儿无论迟云宴说什么都不会伤害到自己。

有媒体曾统计,在中国,孩子的教育开支将会是一个双职工家庭夫妻收入的一半,如果有一个教师老婆,这一大笔开支将会省下。

“没事儿,我也没刷。”她小声呻吟,身体柔软得好像可以任意弯曲,早晨七点钟,那是极其温馨的时刻,阳光带着爱抚的感触。

偶尔逐微还是会想起迟云宴,有时候她也问自己如果一直苦等下去,结局会不会改变。没想到她竟然勇敢地转身,并且像田蛹化蝶那般虽然巨痛,但成功地翻篇了。

我的爱人是海员,所以我们在一起过过得节日寥寥无几,什么情人节,生日,还是520......对我来说,只要有信号就是最好的礼物。也会不定期收到他制造的惊喜。

和迟云宴的梦,非常绚烂,但真正经历之后,逐微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值得自己一生去爱,而跟迟云宴的遗憾也好,爱恋也罢,都统统结束吧。

逐微和亦谈了半年的异国恋,她最终决定嫁给他,哪怕跋山涉水,也一定要来到他的身边成为他的妻子,然后一同守护一份永不言弃的爱情。

暗暗发誓,只要有机会再难我也要去看看。去看看洗锅炉变成了黑人的他;去看看在四五十度高温下累到虚脱的他;去看看十几二十天看不到绿叶菜只能吃肉的他;去看看因为船晃吃不下睡不着的他;去看看那个我心心念念的他。

对方的负责人是个混血,中文名字叫亦,亦平时讲意大利语,但是逐微不会,于是跟他用英语交流。

对于库里来说,内心痛苦可想而知。篮球就像他的“爱人”,从老爸德尔-库里第一次带他进训练馆开始,这段“恋情”就一直延续到今天。所以即便官方宣布他缺席圣诞大战,库里还不忘在训练馆门口向总经理鲍勃-迈尔斯请缨。

终于,我和老师结婚了,老师做了我的老婆。心里觉得自己要扬眉吐气了,可老婆因为工作辛苦得了慢性咽炎。没办法,我四处为老婆打听偏方,看得真让我心疼。

晚上回家,亦牵着逐微走过微暗而狭长的走廊,逐微的裙角碰到了亦的腿部,他侧过脑袋来看她,周围很静,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逐微身上没有任何商业女精英的特征,相反她身上带着的是很文艺的气质,黑色长发及腰,鼻子很小,嘴巴始终有一个向上的弯弯弧度。

他拨开她的头发,吻了下她的额头,然后揽着她到了自己的房间,是一米半的床,只有一个枕头一个毯子,逐微躺下就准备睡,迟云宴却开口道:“先等一会儿,我去拿你的枕头和被子。”

直到他们一起共事的第二个月里,在一次外出考察的早晨,刚一出门天空便已经布满了乌云,没过一会儿竟下起了大雨。

蒋大为说“妻子张佩君也是一个音乐爱好者,若是也从事音乐行业的话成就未必比自己低。为了我能在事业上取得成就,她付出了很多代价。我一生中感谢很多人,父母、老师、朋友……但我第一个感谢的就是我的爱人,爱人为我付出这么多,我在生活上全力以赴照顾她和孩子,这是对她最好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