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雪儿的日子,明再也无心做什么,学习一踏糊涂,最后被学校开除,因她在社会上结党营派。

父亲从乡下回来了,跟他来的还有表姐,比青青长几岁,是母亲在乡下认得干亲。她样子不俊,却丰润,加上手脚麻利,嘴甜如蜜,一家人都很喜欢。

船停在这荒洲,芦苇丛生,野花遍地。李总俯下身摘了一朵小雏菊,单膝跪地,一脸虔诚,大胆放纵:“献给这最美的仙子——小玉!”雪儿接过花,若无其事跑开,只留下李总呆呆站在原地,怅然若失。

雪儿喜欢笑,不爱说话。因其父是县城首富,为人也大方,乐于助人,人缘很好,不管到哪都有一帮死党跟随。还有一两个保镖,暗地护送美人回家。都怪她长得太纯,有几次大白天也被人从背后抱起掐油,晚上更是险象丛生,一些小混混无耻胡缠。

因为过度饮酒会影响表现,女方可能会YD干涩,男方则可能会出现勃起困难,另外还有更大概率产生高危性行为,比如忘记采取安全措施等。

周末鬼友小僵醉醺醺来找我诉苦:“仙姑~吴老二告诉我喝酒能增加我跟贞子之间的感情,所以晚上我就干了一瓶二锅头...结果...还是跪榴莲了!”

明的家在郊区一家大型工厂。虽然厂里有公车,只是特别好学的姐姐老是赶不上,每次放学,要走很长的路,约一小时才能到家。那天已晚,她象往常一样匆匆地回家,有两个地痞一直在盯梢,拐弯处等她多时。可想而知,她是怎样宁死不从,她的嘴被人捂住,喊不出来。

雪儿惊讶母亲工笔的同时,也为画中观音栩栩如生,仪态万千所震憾。她颔笑着,右手兰花指,左手托着玉瓶,稳坐莲台,飘浮海面,有一只长寿海龟相伴,她不得不折服在她莲台下,跟其母一样的虔诚。

若逢晴天日丽,她们浮出水面,凌波戏浪,翩翩起舞。一过往樵夫偶经此地,被绝色佳丽倾倒,回去后,茶饭不思,郁郁而终。一传十,十传百,不论贫富贵贱,老弱少壮,不惜跋涉千山,纷纷赶来,欲亲芳泽。

仙姑提示:想要增加浪漫氛围,不如事先营造氛围并因少量红酒助兴,相信会有个美好的体验~前提对酒精不过敏~

不知何去何从的她赤着脚走在冰冷铁轨上。接踵而来的打击使雪儿万念俱灰,不再贪恋人世。黑暗中仍传来如怨如泣的呼唤“回来吧,快回来!”隆隆列车呼啸着急驰而来。泪水雨水湿了一身的她合上眼。突然卧病在床瘫痪父亲悲哀绝望的眼神在脑海一闪而过,“不!我不能死!”

好在,兰还有几分姿色,结交了不少三陪女,也加入她们行列。由开始的搂搂抱抱,到喝酒猜拳到陪夜……好好一个青春少女就这样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坠落。数着一大把用身体换来的钞票,兰已经完全麻木。

她终于看到另一个自己正笑吟吟地向她迎面扑来,两人合为一体,重返那形影不离,童贞的岁月。

她有个姐姐,很美。姐妹之间感情很深。不过已去逝好几年,在明还是小姑娘时,姐姐出了车祸。

唯有一家例外,雪儿刚满一周岁,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女婴。水汪汪的大眼,白里透红的嫩脸。每次上完工,队上无论男女老幼都要争先恐后跑来亲热一番,都说将来肯定是个美人胚,这不,遭洞家忌,来索命了。

一个放牛的牧童经过此地,顺手捡起有碗口粗的一块亮晶晶,黄灿灿的石子兴冲冲地跑回家。

过了不久,哥哥离家出走。青青不明白,哥哥一向自负,虽没读什么书,却一直跟随父亲在矿工上帮忙,为何会突然离开。据说是父亲在众目睽睽下将他痛打一顿。

人们发现她时,不仅衣衫破烂,人也扭变了形,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一条血染的直线醒目,刺眼,深深烙入明的脑海,从此她恨透了男人。

众人烧香拜佛,无非是想发发横财,为家人祈福,可有钱了,物质满足了,精神上空虚又当如何?眼见家庭惨变,青青无语问苍穹。

可雪儿的母亲是个下放知青,好歹从长春某技校毕业的高才生,何况家父是学医的,就不信这个邪。她使劲把茶叶塞进快要握紧的小手掌心,不让女儿因高烧引起抽痉最后窒息。吩咐孩子他爹连夜赶往乡村求医。

母亲显得越来越憔悴。是商店会计的她有些力不从心,工作老是出错,脸上也写满了忧愁。一天夜里,只听父母在其房大吵大闹。凌晨,推开门,父亲早已不知去向。母亲艰难地伸出手,呀呀用力比划着,双眼肿得象只大熊猫,原来是被父亲打失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