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敏赶到曲冰冰的私人别墅时,现场已经被拉了警戒线,她被特别批准进了案发现场。后院种满了各色花卉,法医正在验尸,那尸体像被剥了整张皮的狐狸一样,浑身看不到一点皮,模糊的血肉里甚至有神经尚在搏动。

乔尼可欧对此说法叱之以鼻,他反驳印地安老人的话,说这些都是没有根据的都市传说,那些发出的光,只是山下汽车、火车经过时,车灯所反射出来的光;又或是月亮照到树叶的水滴,反射出来的光芒。他甚至认为,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通到异世界。

夜半时分,她从干渴中晕乎乎的醒来,去厨房找水喝,厨房的灯开着,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人正背对着她,在水龙头下洗着什么。

如果你看过根据剥皮行者牧场里所发生的事情改编的电影《灵异牧场》(Skinwalker Ranch),那么应该就能理解这个地方究竟有多恐怖,而神秘学君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灵异牧场》中的情节只是剥皮行者牧场的冰山一角而已。

导演邱迟第二天赶到片场时,几乎所有的剧组人员眼中都闪着恐惧的光色。副导演王大立昨晚曝尸荒野,一张脸被剪得粉碎,看过剧本的人都知道,那是《剥皮行者》里的第一场戏:厉鬼从地狱来到人间,在恶夜用一双快如剪刀的手剪碎了罪人的脸。

那“厉鬼”从窗口倒翻着进了房间,将咽喉处“汩汩”泛着血水的邱迟翻了个身,把他的衣服用剪刀剪碎,跟着剪刀“哧溜”一下划开了他的后背肉皮。

推荐理由:本书为福尔摩斯探案故事的续作,在保持福尔摩斯系列经典小说风格的基础之上,做出了大胆而有创造性的续写,引入弗洛伊德这个重要人物,并以新的方式探索福尔摩斯、莫里亚蒂以及麻醉剂古柯碱之间的关系,给出了一种巧妙的想像。

「这……跟我刚刚的情形一样。」乔可尼欧惊呼了一声:「我也是听到我妈妈的声音,但她死了很多年,只是我们感情非常好,我当时非常伤心,到现在还是想念她。」

「印卡说得没错。」欧胡接着说:「族里的长老不断地传说,最致命的不是这些光,而是这些光让人产生出来的幻觉。假如你们见到或听到任何怪异的事物或声音,千万不要随意离开帐蓬或是这个营地。」

当地人认为,这些光是过去在此地死亡的印地安人灵魂,聚集起来发出光芒,且他们相信,这座森林与另一个世界是相通的。而另有一派人认为,这些光芒是外星人在这座森林所建置的秘密基地,当它们来访时,这里就会发出许多特别的光芒。甚至有一些人更认为,这森林是与异世界相通的大门,当灵魂要进出异世界时,就会聚集在这里,形成一道道的光芒。

推荐理由:达夫妮•杜穆里埃在该书中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颇富神秘色彩的女性吕蓓卡的形象。主人公吕蓓卡于小说开始时即已死去,从未在书中出现,却时时处处音容宛在,并能通过其忠仆、情夫等继续控制曼陀丽庄园,直至最后将这个庄园烧毁。一方面是缠绵悱恻的怀乡忆旧,另一方面是阴森压抑的绝望恐怖,加之全书悬念不断,使该书成为多年畅销不衰的浪漫主义名著。

推荐理由:最著名的、风靡世界的神探福尔摩斯,所侦破的案件离奇、惊险、刺激,其故事情节曲折多变,令人惊心动魄。当你打开书时,你的心就会随着它上下起伏、波动,即使感到恐怖也不忍释手。

主演:杰森·贝尔伊莱亚斯.科泰斯罗拉.迈特拉剥皮行者在线观看 电视剧 全集 免费看

“小北,你的内衣有了,不怕了,不冷了。”女人面向初升的下弦月,声音里有无限的温柔和悲悯。

推荐理由:哈里雅特回到母校——牛津的一座女子学院参加校友聚会,从此被卷入了一场针对知识女性的战争中。学院里发生了一系列怪事,匿名信、墙上的涂鸦、被烧毁的学士服、搞得一团糟的图书馆、即将付印的稿件被破坏、停电事件……

“曲冰冰生前,佂得她的同意,我们在她的纹身里植入了微型跟踪器!”唐梨大口吐着烟圈,整个警车内一片乌烟瘴气。

“小北,你的外套,我帮你找到料子了,还是皮的,你一定会喜欢的。”“女仆”咽喉间发出兽类的声音,用剪刀的刀尖在曲冰冰的头顶划了个血色十字。曲冰冰呻吟一声,疼得晕死过去。

「恐怕是的。」乔可尼欧安慰着他:「我想如果不是我们最爱的人叫住我们,现在我们应该会和印卡、钱宁、史帝芬一起到另一个世界,再也回不来了。」

“好吧,我晚上修改一下,不早了,你放心的回去吧。”陈敏抽回被曲冰冰捏得发青的手,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曲冰冰。

推荐理由:一位美丽的女子上门委托萨姆•斯佩德跟踪和自己妹妹私奔了的男人,然而萨姆派去的搭档当晚就死于阴暗的小巷,而被跟踪的人也在几小时后死亡。萨姆随即发现事情与女子的讲述大相径庭。重重谎言包裹下,事件的核心竟然是一只中世纪的皇家贡物“马耳他之鹰”。一群犯罪分子围绕着它展开了尔虞我 诈的争夺,暗偷明抢、连环骗术、金钱贿赂与美人计轮番上阵,萨姆将如何认清他们的真面目?

邱迟呆在帐篷里,烟一支接着一支的抽,面前是《剥皮行者》女主角曲冰冰送到来的报纸,上面登载着对副导演王大立的死各种可怕的推测。

推荐理由:“玫瑰的名字”是中世纪用来表明含有象征意义的词汇,故事亦以一所中世纪修道院为背景。原本就已被异端的怀疑和僧侣的个人私欲弄得乌烟瘴气的寺院,却又发生了一连串离奇的死亡事件。一个博学多闻的圣方济格教士负责调查真相,却被卷入恐怖的犯罪中……这是一部侦探、哲理、历史小说。除了扑朔迷离、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外,书中充满了各种学问,涉及神学、政治学、历史学、犯罪学,还涉及亚里士多德、阿奎那、培根等不同的思想。展现了作者渊博的学识和超凡的叙述才能。

有人说,乔可尼欧已揭穿布朗山的异世界之光的秘密,但他本身却认为布朗山的异世界之光,是有可能存在,只是过去有些人见到这些光,但却平安归来,甚至传说得天花乱坠,这些人并没有真正接触到布朗山的光,只是看到一些其它交通工具所发出的光的反射。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了解这光芒的神秘与恐怖。

推荐理由:该小说讲述了主人公史达琳从上司那儿接受了缉拿性变态杀人犯“野牛比尔”的任务。为了了解案犯的心理,她向邪恶的天才莱克特医生寻找线索,与这个残忍的杀人犯展开殊死捕斗的故事。

如果第一次开机遭遇火灾致使十八个人失踪是个意外,那这一次绝对不可能是个巧合。难道真的有恶鬼现世?剧组里几个胆小的工作人员,甚至连工钱都没结,直接逃离了片场。

「我知道你们遇到的机会是千载难逢。」印卡继续劝说:「不过依照我们现有状况,就算是登山老手,都不一定有机会全身而退。再走下去的风险非常地高,没必要冒这生命危险。」

“为什么是我?哼,那你要问问他们!”女人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地上堆着的三件人皮“衣服”,眼中有无限的怨恨。

于是无奈之下,谢尔曼一家便请来了调查记者及UFO研究员乔治·奈普(George Knapp)和他的同事科尔姆·凯莱赫(Colm Kelleher)来进行调查。而调查期间奈普和凯莱赫不仅发现牧场的磁场极度异常,而且他们两个还声称看到一只两眼血红的人形生物以及许多神秘光球在牧场周围徘徊。

“甚至改了厉鬼剥皮时简单粗暴的方式,剥皮的残忍手段——前所未有!”电话那头的陈敏探头看左看右,整个脊梁骨上都是冷汗。

“女仆”用胶带将曲冰冰的嘴封上,从桂花树后提来一桶晶体,那晶体灰白如银,在月光下泛着一丝丝诡异的蓝色。“女仆”蹲下身子,一巴掌甩在曲冰冰脸上,曲冰冰在疼痛中醒转,拼命摇着头,一双美丽的眼睛中流出恐慌的泪水。

剥皮行者(Skinwalker)是美国原住民传说中一种可以变身成任何东西的超自然生物,而由于剥皮行者牧场自古以来就已经发生着超自然事件,所以原住民便认为那里就是这种生物的栖息地,从而将该地命名为剥皮行者牧场。

在美国犹他州巴拉德镇有一个被认为是地球上最灵异的地方,自有历史记载以来,这里一直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超自然事件,甚至连当地原住民也认为这里是一片被诅咒的土地从而避而远之——这个地方就是剥皮行者牧场(Skinwalker Ranch)。

推荐理由:《红龙》是大师的成名作,汉尼拔博士首露峥嵘。小说讲述接连两桩灭门案在月圆之夜发生,面对扑朔迷离的案情,特工威尔猜不透罪犯的变态逻辑。距下一个月圆之夜还有三个星期。在这性命攸 关的时刻,他只好去求助于一个人:那个差点让他丧命的食人博士,汉尼拔•莱克特。

「是的,我当时收拾好装备,准备要尾随你们上山时,却出现了这生物。」印卡说道:「当剥皮行者见到我时,毫不迟缓地向我冲了过来。假如我往山上跑,你们都会被剥皮行者袭击,而如往山下跑,他很快地会追上我,于我当下决定往草丛里跑,因为草丛可以找到藏身之处。」

他从行李包里抽出高尔夫球杆,警觉地从床底找到浴室,甚至将马桶盖掀开了,房间里没人,房门也没有被入侵的痕迹。

虽然他苦心劝告,但没有人听从他的意见。印卡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对众人说:「这样吧,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进,虽然我们的粮食充足,但一旦遇到危险的状况,我们随时撤离。」

唐梨持枪带着陈敏和几个警员下了地下停车库,里面昏暗一片,停着几辆早已烂透的面包车,一股难闻的潮湿味扑鼻而来。他们悄然走到车库尽头,那里是一间庞大的配电室,里面传来“嗡嗡”的机械运转声。

关上门,陈敏去酒柜取了半瓶红酒,在酒精的刺激下,她忘记了恐惧,连夜改写了《剥皮行者》的结尾。

由于是在深夜,天空又没有月光,他们只能靠手电筒打出微弱的光,找寻出路。这名有经验的登山者只能靠着平常的经验与本能,在手电筒的电力用尽前,带领这群登山者走出这座森林登山口。这名登山老手发现,他们看起来似乎一直在原地打转,但其实是有在前进,诡异的是,四周看起来都差不多,例如一小时前,见到一个有刻痕的树木,一小时后,他们再度见到这根树木。地点看似一样,依这名登山老手的本能来看,他们到了这座森林的另一处。

“女仆”将曲冰冰从楼梯口扛了下去,径直走到了后花园,一勾弯月横在天上,将花园照得雪亮。“女仆”走到一棵桂花树下,将晕厥的曲冰冰丢到一口早已挖好的洞里,然后用土将她的身子埋了下去,只露出一颗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