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怪人》中的音乐共有50段。作曲者对于每一首歌曲都是独立成篇的,很少追求歌曲与歌曲之间共同的音乐材料。除了几首是完全反复之外,几乎首首都是全新的创作。因而在音乐上很难找到歌曲与歌曲之间的联系,在欣赏时会有现场音乐会的感觉。如果在观赏时没有歌词提示,闭上眼睛很容易感觉这是一张法国流行音乐的精选辑,而不是一部音乐剧。说的专业一点就是,《钟楼怪人》没有采用大多数音乐剧采用的主题音乐素材变化发展的手法。

梁鐮芝进入公众的视野有多层原因,除了他那些绮丽梦幻的画作之外,还因为他一直坚持致力于古村落文化保护工作,当然,一般人最感兴趣的,还是他六年来一个人独居在从化钟楼古村里,并将有着160年历史的碉楼改为了画室。梁鐮芝被钟楼古村的历史气息吸引而来,并流连于此,但六年间他却没有画过一幅古村画作,尽管在业内已颇具名气,画作也售价可观,但他仍觉得古村落的建筑特色、人文肌理、历史沉淀都太过深厚,虽置身其中却生怕知之甚少,画得不好,所以不敢轻易动笔。

《钟楼怪人》的布景简单而有冲击力。剧目一开场,呈现在观众面前是一堵由几十块泡沫拼板拼成的大墙,再加上几根大柱,就组成了巴黎圣母院,在灯光的映衬下,呈现出神秘幽暗的气氛。在长达2个多小时的演出里,这堵高大威武的大墙始终屹立在舞台上,这样的设计显然只露出了巴黎圣母院一个很小的部分,让人不能马上看明白,却能给人更多的想象。像百老汇和伦敦西区的大多数音乐剧,在道具上则更多强调仿真,让人一看就明白,与他们相比,本剧在布景的设计上要显得抽象得多。

“以政府为主导、以商业为主导,或是以艺术家为主导,对古村保育而言都不是健康的模式,需要政府搭台、文化唱戏、商业支撑,才能见到成效。”

天生畸形、被巴黎圣母院收容而担任敲钟人的加西莫多(Quasimodo),以及圣母院的副主教弗罗洛(Frollo)与侍卫队的队长腓比斯 (Phoebus),都情不自禁地爱上了美丽的艾斯梅拉达。一生侍奉天主的弗罗洛,明知男女之爱是神职人员的禁忌,仍然难以自拔。

还有爱斯米拉达死前的一幕,以及卡西莫多在临终前的四位舞者吊在钢丝上的演出,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以说这多少归功于高空特技带来的震撼。这些动作的表演者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胜任的,他们中有许多是从运动员或杂技演员转行过来的,其中就有以舞蹈特技表演而名声大噪的七人团,著名电影导演鲁贝松曾经根据他们7人的高超特技表演拍成了电影《企业战士》,在欧洲青少年中产生了很大反响。

天生身材畸形的Quasimodo 一直在美国肯塔基州的大街上流浪,被动物救援组织 Secondhand Hounds的救援人员发现的时候它脖子上被套着一个特别小的项圈,项圈紧紧的深陷它的肉里,它的皮肤和毛发已经将项圈仅仅包裹住不易被发现。

如果从正面拍巴黎圣母院,视角会比较平庸。所以我推荐你走远一点。在托内儿桥(Pont de la Tournelle)上可以拍到圣母院的背面。

在时空的维度上,如梁鐮芝一般的独行者都在古文化保护上探过深浅,但并非所有人都能得偿所愿,最为大众所熟知的建筑学家梁思成就曾说:“在北京城市改建过程中对于文物建筑的那样粗暴无情,使我无比痛苦,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剥去了外城的城砖像剥去我一层皮。”1959年天安门广场扩建,中华门在苏联专家建议下被拆除,梁思成当场痛哭失声。

工作人员将它带往医疗中心,经检查发现原来它是一只4岁大的德国狼犬,它天生患有一种叫做“短脊椎综合症”的疾病,这个基因缺陷使它背部短小、没有脖子。通常有这种缺陷的狗寿命会比一般的狗还要短,世界上现在已经发现的总共只有14只狗患有这种病症,而可怜的Quasimodo 就是其中之一。

而腓比斯虽然已有娇美的 未婚妻百合(Fleur-de-Lys)为伴,却因为生性风流而意图染指艾斯梅拉达。加西莫多自惭形秽,只能把爱意深埋中。艾斯梅拉达爱上了腓比斯,引起弗罗洛的妒恨,他趁着艾斯梅拉达与腓比斯幽会时,刺伤了腓比斯,然后嫁祸给艾斯梅拉达,要胁她以身相许,否则就要将她处死。她拒绝服从,被送上了绞刑台。

《巴黎圣母院》是一个发生在15世纪法国的故事: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克罗德道貌岸然、蛇竭心肠,先爱后恨,迫害吉ト赛女郎埃斯梅拉达。面目丑陋、心地善良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为救女郎舍身。

1831年出版的《巴黎圣母院》,一经问世立刻大获成功。在小说之中,作者以教堂为中心,讲述了一个超脱世俗的爱情故事,也生动地重现了十五世纪巴黎热闹非凡的城市生活。正是这部作品,“捧红”了巴黎圣母院,使得巴黎这座古老的哥特式大教堂更加声名远扬,成为了如今无法取代的存在。同时,也引起了许多人的猜测与幻想:或许,在巴黎圣母院的钟楼之上,真的存在着“钟楼怪人”卡西莫多吗?

这些怪兽的形态如同珍奇鸟兽,由各种动物的特征组合而成:有些怪兽有着鸟的羽翼,却又搭配着尖锐的牙齿及头上的犄角。它们就这样立于巴黎圣母院的钟楼之上,构成了一条“奇幻怪物走廊”。距离地面46米的半空中,这些可爱的“小怪兽们”俯瞰着巴黎这座城市的日升月落,聆听钟楼每日的钟声回响。

《巴黎圣母院》中的音乐共有50段。作曲者对于每一首歌曲都是独立成篇的,很少追求歌曲与歌曲之间共同的音乐材料。

《巴黎圣母院》剧中角色与场面充满对立及冲突:倾慕与狂恋,誓言与背叛,权利与占有,宿命与抗争,原罪与救赎,沉沦与升华,跌宕起伏的戏剧张力,建构成一部波澜壮阔血泪交织的悲剧史诗,跨越时代潮流与文化藩篱,开创当代音乐剧的新纪元。

今天戏剧社团组织我们去看音乐剧,还要去一家比较好的餐馆吃饭。本来要一百美元左右的票因为有赞助商的赞助,才要每人10美元,非常划算。我们要看的音乐剧是《钟楼怪人》,一个经典剧目,我们训练一结束就要走,看完回学校可能就要到午夜了。所以今天的日记很短。

此版音乐剧《钟楼怪人》取材于这部世界名著《巴黎圣母院》,由欧美乐界顶尖才子Luc Plamondon谱词,Richard Cocciante作曲。强烈而具有震撼力的现代音乐,极具视觉效果的舞台布景,尽情投入的表演,生动的表达出了原著中对教会和封建制度的揭露和鞭挞、对教会人士邪恶行径和贵族卑劣的精神道德的抨击、对人道主义仁爱精神的颂扬。

提到巴黎圣母院,我不由自主的就会想起卡西莫多——那个几何形的脸,四方形的鼻子,向外凸的嘴的“钟楼怪人”。这也是法国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领袖维克多·雨果笔下的经典人物之一。

在演唱方法上,《钟楼怪人》完全运用了流行唱法,没有融入美声唱法。而在演奏乐器上,这部音乐剧也全部采用电声乐器,没有一件管弦乐器。这两者都表明了《钟楼怪人》追求纯粹流行风格的姿态。而在其他大多数音乐剧中,多少都会融入美声唱法,在伴奏乐器上,也大多以管弦乐器为主,或者在其中加入一些摇滚电声元素,很少见到纯流行乐器伴奏的作品。

梁鐮芝所在的从化钟楼古村,为欧阳氏族人于清咸丰年间所建,他住的碉楼更是从化三宝之一,极具渊源。初入古村,恍若步入历史封存之境,虫鸟唧语、落花羞林、没有叟呼童应、车流嘈杂,但见青砖残瓦、旧物苔痕。古村的碉楼在2003年时就被列为广州市的第一批文保单位,在租下碉楼维修时,为了不破坏它的原貌,贴合修旧如旧的状态,梁鐮芝会尽量避免选用现代化的东西,砖必须选青砖,天顶上的瓦要找回原来旧的瓦,所有窗户都用木头来做,且都做成很仿古的碳烧,维修分期进行,总计花了二十多万,才终于让这个曾无水无电,杂草丛生的荒废古楼重焕生机。

泉州影像用实际行动传播泉州文化,带动大家一起参与,并在线上科普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知道我们在行动。欢迎小伙伴们推荐游玩景点、新鲜事、民俗风情等讯息,我们将带领着更多的小伙伴一同前往体验。

这只狗狗叫Quasimodo,它的名字是《巴黎圣母院》中钟楼怪人的名字。它的脖子几乎看不到,身材也很矮小,让人第一眼看了就会想到驼背的人。

在《钟楼怪人》中,歌唱者用具象的歌词来表达情感,舞者用抽象的动作来表达情感,歌者和舞者在同一舞台上同时表达了内在和外在、具象和抽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