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做噩梦了,我又在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摸索,风中传来了小孩子的笑声,前面出现了木马。木马身上帖着那张符,一摇一摆的,眼睛里忽然流出血来…… 来时已经8点多了,肚子饿得咕咕叫。我爬起来,穿上衣服,准备到外面的地摊上吃点东西。出门的时候,我好像听到屋顶上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抬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木马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屋顶上,随着风一摇一摆,好像有人骑着上面似的。我神经已经接近了崩溃的极限,发疯一样地往外跑。

半夜里忽然被一种奇特的声音吵醒了。声音从楼上传来,好像是弹珠子的声音。一般谁家养了小孩,就会在地板上玩弹珠子,发出这种声音。但我突然想起,自己是一个人住,而且这里还是,顶楼。我情不自禁的把脑袋缩到被窝里。

这座公园在上个世纪50年代就已经存在了,听说还是为了庆祝建国。随着市政府的转移,这里就很少有人问津了,于是公园就被荒芜了下来。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房子好像刚刚粉刷过,散发出一股染料的味道。一楼很空,除了木质的地板和几张沙发、一张桌子外,我没有发现其他的家具。客厅的一头是厕所和厨房。于是我顺着楼梯上了2楼。2楼上楼之后有一块空着的地方。“这里放个PS2,放张地毯。”我心里计划着。不经意间一抬头,发现天花板上方有一处地方的染料好像是刚刷上去的,和别的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心里一动。

右边是一扇门,推门进去发现是一个单独的卧室。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木质的床头柜。窗子上挂着厚厚的窗帘,室内光线很暗。我退了出来,一切都很令我满意。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就需要这样一个安静、舒适的家。

我连厕所都不敢上了,三步并作两步跑向卧室。用辈子蒙起头,瑟瑟发抖。就在这时,我又听见了上面传来的弹珠子的声音。在梦中,我梦到了我走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远处传来音乐的哭笑声和吱呀的怪声。忽然在前面出现了那个红色的木马,一摇一晃,仿佛有人骑在上面一样,异常骇人。

我不甘心,目光继续搜寻着。我把新贴的广告掀开,一张“低价出售双层房”的告示映入我的眼帘。告示很旧,最少也得有几个月了。有些地方已经被雨水模糊,内容大致是这样的:“本人有一套双层小楼,由于工作原因,现在将此楼低价对外出售,水电暖齐全,价格面议。有意者请到平安路2X号商议。”个位数字已经被雨水完全冲掉,我摘下眼镜看了半天,直到快蹭破鼻子,也没看出那个数字到底是几。小楼,我是想都不敢想的,参加工作不到一年。再说我所熟悉这些所谓的“低价”,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标准,于是就打消了去的念头。但抬起表来一看,才4点半。其实去看看也无妨,权当散步了。

想到这所房子出奇便宜的价钱,我心里打起了鼓。是不是这所房子有些不干净?我从不相信鬼,但是昨天晚上的经历历历在目,开始动摇我的唯物主义信念了。一想到那小孩子的笑声,我就不寒而栗。

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堆在1楼的客厅和院子里,我累得实在不行了,于是决定明天再整理。晚上我就抱着被子睡在了2楼的卧室里。

今天公司里搞装修,忙完了手头的工作,4点钟左右就下班了。天还早,回去也没什么意思,我就在大街上闲逛。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阴了下来,一直也没有下雨,空气异常沉闷。路上的汽车来来往往,但很少见有行人。我就这么漫无边际地四处逛荡不知不觉中转到了街心公园。

“你不要着急,现在是白天,他不敢把你怎么样。你把我的符烧掉,喝下去,呆在屋子里不要出来。我再想办法。先不要挂电话。”

我一口气跑到了最热闹的夜市。我在地摊上要了两瓶啤酒,几根考羊肉串,心还是扑通扑通乱跳。我只得竭力稳定自己的情绪。不知道在地摊上靠了多长时间,人渐渐少了,反正家今天是不敢回去了,我找了一家旅馆,住了进去。

老者回过头来对我说:“这就是我的房子了,我年纪大了,孩子又在外地,所以决定搬到敬老院去住。我打算把这幢房子卖出去。价格不成问题,你先参观一下再来和我谈。

该剧集以(无尽恐怖屋)为主线,由演员们的探索恐怖屋的外在形式影指探索人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并通过自己所害怕或憧憬的事物外化出来。第六个房间是现实世界的复制,恐怖屋是有意识的存在,通过来访者的记忆把他们的美好意愿在第六房间变成现实,而意愿所幻化的人又像寄生物一样以寄主的记忆为食,未走出第六房间的人逐渐迷失自己,一切变得怪异而细恐至极。故事节奏由弱至强,各处都有悬疑铺设,看起来犹如抽丝剥茧…….

“你听我说,那鬼布下了一个结界,现在你已经被他拽入了他的世界了。也就是说,我们互相即使处于同一位置也无法看到。”李子徽的声音显然有些焦急。

李子徽的声音这时又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我查阅了资料,你现在照我说的做。首先,去把房顶上的木马取下来,连同照片、柜子一同烧掉。”

半夜里我起来上厕所,厕所在一楼,我忽然觉得这种设计是极为不合理的。路过客厅的时候,我的目光停留在那个木马上——真奇怪,我怎么会注意到木马?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拉开灯,这一看我吓了一跳。木马坐处干干净净,仿佛刚刚有人在上面骑过。而其他的地方却是厚厚的灰尘。 我不记得我动过这个木马。而且我这才注意到,原本关着的柜门,现在已经打开了。

同样感到震惊的是邻居,表示甚少见到特平的13名子女,也不知道有这么多人,「从没看见他们出门玩耍」。邻居瓦尔德斯忆述,只见过儿童在夜晚外出,而且面色非常苍白,如同电影《吸血新世纪》里的殭尸。法庭记录显示,特平曾在2011年申报破产,欠债50万美元(约391.2万港元),他自称曾在军火商诺斯洛普格鲁曼任职工程师,年薪约14万美元(约109.5万港元),安娜则是家庭主妇。

平安路这个名字我从来没听说过,我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车启动后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去平安路。”司机说:“没有平安路,只有平山路”我只顾看窗外的风景,心不在焉的答道:“那就去平山路”心想大概是自己看走了眼。车大约行驶了半个钟头左右,在路边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头有些晕。付了车费后,我环顾停看看的念头两旁全是有院子清一色的三层小楼。我感到有些奇怪,明明说的是出售两层房呀。我挨着看门牌号,走了几十米,果然看到了一栋两层小楼,与其他的楼放在一起,显得极为不协调。就是这里了。才刚刚过了五点,路上却一个人也没有,这令我多少有些奇怪。

半夜三更我又听见了弹珠子的声音,每一声都在震动着我的神经。我迷迷糊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所幸一下子坐起来,这一下把我吓得不轻。居然自己还在卧室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一直在做梦,到底那些事情是做梦,我是否出去了?我瘫倒在床上,弹珠子的声音还在继续,伴随有小孩的笑声,我已经麻木了。

完本,刚开始群里被书友们安利,我是拒绝的,毕竟看评论感觉口碑很一般……但经不住不同人在不同场景的轮番安利啊,抱着好奇心翻开本书,男主高健系私家侦探,受神秘女高中生委托调查哥哥失踪事件,被卷入惊天阴谋成为灵异主播,于是故事由此展开。

朦胧间,我听见有人在呼唤,好像是老人在呼唤他的孙子,也好像是有人在呼唤我。我看见李子徽和老人向从另一层世界撕裂了冲进来,李子徽手中好像举着一把剑……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回到家,我把东西一扔,就开始收拾。一些无用处的废纸和旧的实在不能用的家具都扔在了老房子,也得够房东收拾一阵子的。一直弄到晚上十点多钟,累得我腰酸背通腿抽筋,往床上一躺,就不想动弹。

据悉,这次《张震讲鬼故事之合租屋》在剧情和制作上,不会像以往同类型电影,仅仅依靠音效、画面来制造恐怖氛围,而是会将悬疑恐怖层层递进。结合精良的摄影、服装、化妆,一层层攻破观众的心底防线,让观众感受到惊吓升级、寒气逼人。7月8日酷暑之下,挑战沁人心脾的凉意。[3]

门是普通的防盗铁门。按了按门铃,不出音,是坏的。我又敲了敲门,并大声喊道:“有人在家吗?”没人应,我有些沮丧,抬脚准备原路返回。刚走了没几步,门吱呀地一声在我身后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穿着一件灰色毛衣,两鬓斑白,戴着一幅老花镜。拄着拐杖,腿脚好似不太利索的样子。我急忙把迈出的前脚又收了回来。

特平一家所在的佩里斯市人口仅7.5万,邻社之间关系融洽,却没人察觉这里上演着震动全美的虐儿案。对于特平禁锢子女,邻居纷纷表示一直被蒙在鼓里,形容事件「疯狂」和难以置信。

第二天是星期六。中午下班回来吃过午饭,我去找房东结算了这个月的房钱,又到银行的取款机里提出我几乎全部的财产。坐车到了平山路,远远的就看见老人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了。我将钱交给他,他大致的点了一遍,将房门、大门、储藏室一共三把钥匙交给我。我将钥匙在每个锁孔里都试了一遍,确认无误后,老人又给我了一个电话号码,让我有事打这个电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连行李也没有带,这多少让我感到有些奇怪。

行文非常有特点,以书信体开篇,又通过书信作者的混乱言语,营造了一种诡异恐怖的氛围。故事的整体节奏感都很强,氛围酝酿到位,人物性格鲜明。是少有的能传达出几分原著精髓的洛氏神话同人作品……

下午回到家,我仔细打量着这个木马。我总感觉在这个木马上有一股子鬼气。于是我把锁的合页安回去,找来钥匙打开储藏室的门,把柜子搬了进去。干完这一切后,我总算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