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诅咒的山脉The Accursed Mountains是阿尔巴尼亚真实存在的地名,而不是一种别名。这里也是户外徒步爱好者的胜地。从瓦尔博纳到锡斯,全程大约需要5-6小时,但却是巴尔干崇山峻岭自然风景中最壮阔的一段。

“战争结束了,但隔阂却难消弭。《代顿协议》规定波黑主席团分别由来自波什尼亚克族、塞族和克族的3人轮值国家元首,但由于相互掣肘,3个成员在很多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隔阂与对立致使政府办事效率低下且政策缺乏连贯性,波黑经济增长乏力,失业率特别是年轻人失业率高涨……”

可见,这场狂欢的底色,其实注定逃不开即将直面大世界的残酷,一切前途未卜、悲喜难测。只不过,库斯图里卡始终抱持着狂欢姿态,甚至全然隐去悲伤,投递给我们的反而更多是荒诞与戏谑,以及乐此不疲、眼花缭乱的眩晕。

★ 机票:行程所列全程经济舱团体机票及机场税,团队机票不允许改名、退票、改票、改期(不含航空公司临时新增的燃油附加费);

抵达后乘坐游船游览普利特维采湖,普利特维采湖群地形按高低可分上湖区和下湖区,上湖区坐落在白云石亚地层的山上,下湖区处于两条山脉间的峡谷中,其内16个互相连接的山地湖泊,总长10千米,面积为217公顷。各湖高差悬殊,诸湖之间形成瀑布群,呈梯状一节节飞流而下。公园不仅风景绝美,而且有以山毛榉和冷杉为主要树种的原始森林及熊、鹿、狐、狼、羚羊、貂等珍禽异兽。景区内中餐自理。

之后驱车前往斯洛文尼亚【布莱德湖】(入内参观,约60分钟)。布莱德湖位于阿尔卑斯山脉南麓,“三头山”顶部积雪的融水不断注入湖中,故有“冰湖”之称。湖四周葱绿的树林、明镜般的湖面、湖中给人梦幻般感觉的阿尔卑斯山雪白的倒影,构成了布莱德湖迷人的自然风光,也使它无愧于那“山上的眼睛”的赞誉。

酒店早餐后,驱车前往游览【特罗吉尔古城】,它是一座四周被城墙包围着的小岛,也是世界遗产,通过一座桥梁与本土、奇奥沃岛相连接。关于这座小镇的起源,最早可追溯到希腊时代,在狭窄的小岛上,坐落着各个时代的教堂、历史建筑。

被惊悚电影大师希区柯克称之为世界上最美丽日落之地的扎达尔坐拥克罗地亚达尔马提亚省最漫长的海岸线。尽管这里有大量的古罗马遗迹、也有现代前卫风格的城市经典设计,但一切都比不上他那无与伦比的海岸线。傍晚坐在海边倾听海风琴声,看夕阳慢慢在海平线落下,这一刻,时间仿佛被凝结。我们将去海边观看日落时分才上演的声光秀“向太阳致敬”以及最美的日落。

▼圣彼得和保罗教堂(Župa Svetog Petra i Pavla):建于1866年。

由于普林西普不满20岁,按照当地法律不能判死刑,就被判了20年监禁。他还说自己没计划刺杀索菲,对她的死表示遗憾,说明这小伙子还有点儿绅士情结。1918年,他死在了监狱里。

与谜一般的“欧罗巴”这一术语相比,“巴尔干”更像是一座“移动迷宫”。巴尔干半岛地处欧亚大陆的战略要冲,自古以来便是文明碰撞、宗教分裂、种族对峙以及大国或大国集团割据的角斗场,其漫长的历史进化留给人们诸多以血腥为底色的斑斓画面。在此进程中,巴尔干国家失去了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机会和权利。冷战结束使这一地区迎来“500年未有之变局”,巴尔干国家无一例外自主地选择融入欧洲一体化,并在地区合作和睦邻友好上积极作为。

天气晴好,碧绿的内雷特瓦河奔腾流淌,桥两岸高高低低依势而建的红顶白墙是克穆两族的家园。他们以河为界、跨河而居,曾休戚与共、唇齿相依,也曾剑拔弩张、兵戎相见。连接两岸的老桥则既是惨烈战争的见证者,又是异族生活连接的纽带。如今,世界各地的游客都慕名而来——弹洞、废墟成了景观;防毒面具、AK47弹夹、前南斯拉夫时期的车牌成了纪念品;夏季时,有游客“众筹”,勇敢者会从距河面27米高的老桥上纵身跳下。

酒店早餐后,乘车前往【里拉修道院】(入内参观,约60分钟),是里拉的隐士圣约翰于公元10世纪建造的,约翰死后被东正教封为圣徒。19世纪初,修道院毁于一次火灾,后又于1834至1862年间重建。里拉修道院是18和19世纪保加利亚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之作,表现了数个世纪的被占领历史后斯拉夫文化认同感的觉醒。

哈布斯堡家族的成员有一个著名的体征——他们的下嘴唇和下颚能奇异般地突出,被称为“哈布斯堡嘴唇”。其实,这种突出有点像猩猩。但是,就为了保持这个高贵地位的特征,哈布斯堡家族对结婚对象有严格的限制。

之后游览【铁托元帅墓】(入内参观,约30分钟),它附近还有一座博物馆,收藏有许多昔日赠送给铁托元帅的礼物。

早上拍摄创作。埃托沙在当地语言中意思是“白色干水之地”,埃托沙公园里有一百一十多种哺乳动物,其中有濒临灭绝的稀有动物,有三百多种鸟类,三分之一为候鸟。埃托沙公园的季节变化影响着野生动物的活动,形成有趣的动物迁徙链场面。

而城中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又宣告了这个城市在现代艺术中的地位,其中的馆藏包括毕加索、霍克尼等各国大师的佳作。且博物馆建在半山腰上,可以在此看到城市的美丽风光。

酒店早餐后,前往游览贝尔格莱德市内名胜—【卡莱梅格丹城堡】(入内参观,约40分钟):由巨大的石块组成,自凯尔特人统治时代就是军事重地,在这里可以欣赏到多瑙河与萨瓦河交汇的美景。

斯普利特→莫斯塔尔(Mostar),大巴车3班/天,票价132库纳(≈19欧)/人,行李20库纳/件。车是辆30来座的中巴,首发站上客就超过2/3,而且有不少是上车前一分钟还在车下吞云吐雾的瘾君子。一路上下客频繁,一大半时间满载。拥挤的车上也塞满了乡土气息——拎布包牵孩儿的胖妇、提藤篮杵拐杖的老头、一身酒气、帽歪领斜的壮汉……

Riverside Residence(河边的住所):98€/晚。除了在3楼且无电梯外,公寓是真不错——两间各带卫生间的卧室,一间2张单人床,一间一张双人床,15平米大的客厅里有一张沙发床。而位置,正如其在Booking上所说——绝佳,到老城和老市场都不到5分钟步行路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引爆点——拉丁桥,步行不到一分钟!

酒店早餐后前往波黑莫斯塔尔,莫斯塔尔是座美丽的城市,位于波斯尼亚南部峡谷之中,依山傍水,地势起伏,海拔80米,内雷特瓦河Reretva River把市区分为东西两部分,1992年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盟的瓦解使整个巴尔干地区陷入血雨腥风,莫斯塔尔也未能幸免,至今仍能看到很多残旧的建筑墙上的弹痕。抵达后游览【古莫斯塔尔桥(老桥)】这座桥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由圆形鹅卵石铺砌而成的古城库君斯鲁克在老桥的两侧延伸开来,城中随处可见出售地毯、珠宝首饰、传统服装、领带和烟斗的小店。继续前往杜布罗夫尼克,晚餐后入住酒店休息。

苏博蒂察Subotica是塞尔维亚另一个艺术胜地,它巧妙的融合了塞尔维亚当地艺术和匈牙利文化,这个古色古香的小镇却成了东南欧地区当代艺术的奇迹。建于1910年的市政厅是新艺术风格和高迪建筑风格的融合体,议事堂中美丽的彩绘玻璃令人赞叹不已。

无论你是身在山颠、沙漠还是平原,极目仰望,纳米比亚的夜空都会给你惊喜与震撼。这里的夜色温柔,南十字星座和半人马座无比清晰,星团和星系在纳米比亚绚丽的星空舞台上奉献绝妙的演出,这样绝美的风景怎能错过。

作为一名《权利的游戏》终极粉丝,我是专门跟着电视剧中的场景打卡,巨人之路就是其中一幕的拍摄地。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纳米比沙漠地区有很多动物和植物的化石。多少年来,纳米比沙漠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地质学家们,然而直到今天,人们对它依然知之甚少。

在酒店的选择中,地理位置、酒店设施、服务品质、口碑评分都是我们计入考虑的因素。在本次行程中,我们全程精选了当地地理位置最佳的四星/五星精品奢华酒店,入住的都是升级版的景观房,沿海看海景,沿湖赏湖景,城市选中心,在需要深度停留的城市安排连住,一路绝佳视角欣赏亚德里亚海岸风情,体验纯欧式度假风情。

布达佩斯(匈牙利)——135km巴拉顿湖(匈牙利)——213km萨格勒布(克罗地亚)

科托尔Kotor是公认黑山最迷人的地方,这个已经有着800多年历史的老城,散发着些许神秘的气息。海门是城镇的主要入口,海门建于1555年,当时这里是威尼斯人的领地,城门上标志性的带着翅膀的狮子也是威尼斯的象征。

一次出差,偶然间在CCTV-9记录频道看了《野性法兰西》第二季,一下子就被牢牢吸引住。法国的观丽景色可以说是上帝的垂青和偏爱,美不胜收,让人艳羡;生活在这块优山美地上的动植物也善于利用上帝的赐予,繁衍其间,演绎着爱恨情仇,趣味多多。以前也断断续续看过《野性非洲》《野性巴尔干》《野性俄罗斯》等等,可惜在电视上追剧,总是因为被其他的事情打搅所中断,好像总是看不完整。

4.代顿协定:1995年11月21日双方签署,波黑境内被分为波黑联邦(Federacija Bosne i Hercegovine, BiH)与塞族共和国(Republika Srpska, RS),穆克联邦控制波黑领土51%,塞族控制49%。各自拥有首都、政府组织、旗帜、臂章、领导人、议会等。

抵达后游览【古莫斯塔尔桥】(老桥),这座桥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由圆形鹅卵石铺砌而成的古城库君斯鲁克在老桥的两侧延伸开来,城中随处可见出售地毯、珠宝首饰、传统服装、领带和烟斗的小店。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与中国电影的关系,在我印象中有过两次小小的井喷,一次是因为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另一次是因为张猛的《钢的琴》。除此之外,我暂且想不到。

巨人之路还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成为英国第四大自然奇观。同时也是火热美剧电视剧《权利的游戏》拍摄地之一。

“波黑主要由3个主体民族构成,即信奉伊斯兰教的波什尼亚族(即前南时期的穆斯林族)、信奉天主教的克罗地亚族(克族)和信奉东正教的塞尔维亚族(塞族)。铁托时代,萨拉热窝是个充满活力的多元城市,异族通婚普遍。但一夜之间,所有人的幸福被摧毁。听过那首歌吗?《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萨拉热窝遭围城时,一对异族恋人——塞族的bosko和穆族的admira相约逃难,两人通过这条河上的一座桥时,枪声突然响起,bosko中弹身亡,admira也中弹,她爬向男友,拥住尸首,15分钟后也气绝身亡,一个在附近避难的美国记者拍下了这对情侣最后一刻的照片。这对情侣倒下的地点是交战双方僵持的战场,波斯尼亚和塞尔维亚军队互指对方开枪,可至今也没弄清到底是哪一方开枪射杀的。这个故事后来被制成纪录片,二人遇难的Vrbanja桥现在立着纪念碑。”

出老城往西,走不了几个街区,又是一番光景:天主教耶稣圣心教堂的门前立着纪念罗马天主教教宗约翰·保罗二世来访布道的塑像;不远处,东正教圣母诞生教堂顶上的十字架泛着金光,前面的小广场上,老人们聚精会神地在黑白棋局上博弈;再往西,是米黄色的犹太教堂……穆斯林、天主教、东正教、犹太人,共同生活在这里,形成了多元文化相互交融的城市。而与此同时,“巴尔干的耶路撒冷”在几个西方大国的角逐中,难逃族群撕裂、自相残杀、家园被毁的悲剧宿命。

对于奥匈帝国来讲,挑选6月28日在萨拉热窝搞军事演习是最二的。这一天是塞尔维亚500多年前在科索沃战役中失败、被土耳其征服的国耻日。你以征服者的形象来访问,就是蔑视人家的痛苦。于是,塞尔维亚“黑手会”和波斯尼亚青年会密切联络,制定了行刺计划。

这条道路最独特的地方在于路面上耸立着的石柱,形状各异,四边形、五边形乃至八边形应有尽有,渲染出神秘的色彩。

在Placa步行街最东端的钟楼前,可以看到建于1419年的Orlando Column列柱,列柱面对的是16世纪的Sponza宫和St Blaise`s Church 教堂,这是一座可爱的意大利巴洛克建筑,外观建于1441年的Rector’s Palace宫。

✦ 景点门票:普利特维采国家公园,铁托墓,里拉修道院,杜米托尔国家公园,戴克里先宫,波斯托伊纳溶洞,渔人堡,其它均为外观;

萨拉热窝有两个汽车站,一个是汽车总站,离火车站走路只要3分钟。另一个是汽车东站。从莫斯塔尔坐大巴到萨拉热窝,停的是汽车东站。停车场旁边就有出租车趴活,找了辆大点的车前往老城内酒店,司机打表,收费13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