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叛乱被公告于世,联邦大军前往讨伐,却什么都没找到。”杰斐逊说道,他转身面向汉密尔顿的方向,用左手正数第三根手指慢慢地挖起鼻孔。汉密尔顿此时正泪水涟涟,不知看见杰斐逊没有。

“您说这是正式文件?这份文件您涂涂改改那么多次,您竟然还会认为它很正式,真难得。”亚当斯说。

说话的正是维吉尼亚州代表、大农场主托马斯·杰斐逊。以杰斐逊为代表的南方农民们对亚当斯这些商人出身的伏尔泰信徒充满敌意。南方人在殖民地颇有势力,杰斐逊的这句话也激起了一片附和声。

(美国首任大法官、《独立宣言》起草人之一、“葡萄酒派”开山大佬约翰·杰伊。在大法官任内他戒了酒,维护了司法权的中立和权威)

“噢,这是香槟啊!这可是胜利之酒!”拉法耶特拿过亚当斯手里的杯子,惊讶地说,“我们在和英国佬打仗,现在喝香槟,真的是再合适不过啦!”

“我们是自由的,终有一天,那些现在看来离经叛道的事,也能得到上帝的保佑……”汉密尔顿轻轻抚摸着领口的那根七彩羽毛,以旁人几不可闻的声音低语道。

大门打开,一个逗比的声音随着一阵阴凉的风吹进房间,屋子里的人顿时觉得这句没教养的话都显得没那么讨厌,反而有点令人舒心了。

“亲爱的先生们,”拉法耶特说,“天气这么热,你们难道不想喝一杯吗?”说着,他走到杰斐逊和亚当斯面前,轮流看着他们。两个人面目僵硬地冲拉法耶特笑了笑,谁也没吭声。

1812年,美国与英国再次爆发战争,史称“第二次独立战争”或“美加(加拿大)战争”。1815年,战争以美国迫使英国签订合约告终。这场战争将美国国民的民族自豪感空前提升,同时将一直力主亲英、反战的葡萄酒派彻底从美国扫除。美国人从此再也不把葡萄酒看作多么高贵和了不得的酒,也再不把英国当一回事了(此前,美国人还是一直觉得英国人很富贵很高端的)。

它可能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大学兄弟会组织。“骷髅会”1832年成立于美国耶鲁大学,成员中包括不少美国影响力最大、最有权力的人物。2004年美国大选中角逐总统宝座的布什和克里都曾经是“骷髅会”成员。这个组织又被称为“死亡社”,该社每年吸收15名次年就要毕业的高年级学生,并要求他们发誓严守社团秘密。

“不对,不对,不对……香槟,那是我们法国人在庆祝胜利时才喝的,但现在我们还没战胜英国佬,喝了恐怕会预支了我们的运气……威士忌,是英国百姓们在夜里狂欢时偷偷喝的,也不适合今天的情况……啊,有了!”拉法耶特突然提高音量,“这样,不就行了吗?”

男士只可着长裤。女士套裙是正式一些的选择,套裙分为两种。第一种是上下成套的,即上衣和裙子采用同色同一种面料。裙子选择要以窄裙为主,长度以到膝为佳。注意不要穿黑皮裙(国际上是妓女标准装),也可着长裤。

威士忌在英国被称为“月光下的自由”。苏格兰人发明了威士忌。当他们开始大规模酿造之后,却立刻被英国统治者课以重税;一切私酿威士忌的人一经发现,将被处以流放甚至死刑。在300多年的时间里,苏格兰和爱尔兰的老百姓只能晚上偷偷躲在家里,借着月光酿造威士忌。

屋子另一边。富兰克林十分清楚,这间屋子里坐着的人,除了少数的几个勇敢而聪明的人之外,大多都只是些平平无奇的家伙,甚至不乏笨蛋和投机分子,而那少数的勇敢者和聪明人,又尿不到一个壶里——确切地说,是喝不到一个壶里才对。

1794年,西南部各州的暴乱进入高潮,收税官被抓、被打、官邸被烧成为常态。当年10月,已脱下戎装10年的华盛顿亲自带领军队进入宾夕法尼亚镇压叛乱,但却发现军队基本没有任何事情要做——他们面对的都是些手无寸铁的贫苦农民,既无组织、也无野心,只是想单纯地好好生活而已。曾赶走过英国人的华盛顿,根本无法向这些美国农民开一枪。

(在美国的众国父当中,汉密尔顿最年轻、最英俊、最聪明,既是成功的军官,又是无与伦比的政治家和财政管理者,拥有后人最为钦佩的远见卓识。但因为短命,他却是国父当中官位最低的一个——他从未当过总统(亚当斯、杰斐逊都当过),最高职位仅为财政部长)

1797年,已65岁的华盛顿卸任总统,并坚决拒绝第三次连任。在一场未见诸任何史料的谈话中,华盛顿对汉密尔顿说:

这种严重的分裂让富兰克林也无法一直保持中立。因为自己的出身低微,他感到在自诩高贵的葡萄酒派面前说不上话,因此最终倒向了威士忌派——虽然他还是会偷偷喝点葡萄酒。

作为一名印刷工人,富兰克林是最早系统接触法国启蒙思想的人,也是一个远近驰名的酒鬼。他既对葡萄酒情有独钟,又喜欢喝威士忌;在政治上他也较为中立,既接受洛克和伏尔泰的保守革命思想,又被卢梭的激进革命思想所打动。

他属于葡萄酒派,但并没有签字的资格,此时正指引代表们走到大木桌前签名,并和代表们一一握手,脸上挂着略显谄媚的笑容。他和约翰·亚当斯的握手显得尤其谄媚,紧握着对方的手,直到亚当斯脸色变得难看才放开。

通过提供市场调研、暑期实习、种子教官培训、校园营销大赛等机会,让成员感受世界500强企业的文化,体验不一般的职业化课余生活。

西服的衣袋一般不是用来放东西的,上衣两侧的衣袋只起装饰作用。真正装东西的衣袋是西服的内侧袋。西裤的左右口袋一般插手用,也不做储纳袋。

尽管如此,在它存在的时代里,“光照派”吸引了大批的拥戴者和批评者。诸如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这样的大人物曾经盛赞“光照派”秉承的道德观念,同时则有一批人指责“光照派”秘密共谋用一个世界政府取代所有的民族和国家。

⚫ 与全国ACM一起投身公益行动,参与公益行动派,为社会贡献力量的同时还能得到华硕公司的官方公益证明。

(英俊而热情的吉尔伯特·拉法耶特侯爵,史上少有的传奇人物,乔治·华盛顿的亲密好友)

当你参加各种正式presentation,招聘会以及重要典礼时,一套得体的正装是必不可少的“铠甲”,它让你体面自信,也是对他人的尊重。至于是要在家准备齐全,还是等到校后再寻良机而动,就看个人选择啦!

可惜,这种面子上的和平,终于在《独立宣言》签署的日子维持不住了。富兰克林对此早有预料:今天之后,英属美洲就要正式变成一个新国家了,第一顿酒喝什么,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未来的方向掌握在谁手中。

拉法耶特今年18岁,即使在这一屋子30多岁的年轻人中间,也显得太年轻了。然而,他却有着万贯家财和数不清的产业,以及高贵的世袭爵位——这可是在场所有人都不得不仰视的,毕竟在新世界,真正的世袭贵族还一个都没有呢。拉法耶特因为父亲在七年战争中被英国人炸死,所以从小就对英国人切齿仇恨,在这个世上他关心的只有一件事:给英国人捣乱。他漂洋过海、倾尽家资帮助美国跟英国打仗,也就不足为奇了。

“共济会”大约于1390年成立于英格兰。600多年后的今天,“共济会”在世界各地的成员已经超过了600万。它最著名的成员包括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汽车大亨亨利·福特、飞行先行者查尔斯·林白。在过去,要参加“共济会”的人必须在秘密投票中获得通过。为保证成员素质,申请参加者必须是年满18岁的男子、身心健康、有坚定的信仰,而且至少要获得一名老会员的推荐。

从此,马老板经常在喝酒社的群里发自己喝酒的照片,并称之为“打卡”(据说米未员工上班都从不打卡)。

“杰伊!你忘了你喝什么酒了吗?为什么要饶恕这些乡巴佬?”汉密尔顿一把抓下脑袋上的假发,站起来高喊道。

(英法七年战争中,骄傲的法国人输给了已经完成革命的英国人。这场战争开启了一个新时代——启蒙时代,并间接导致了美国诞生和法国革命)

(美国“拉法耶特”级核潜艇。出于对拉法耶特侯爵的友谊,美国有数不清的街道和花园以拉法耶特命名,甚至包括这根危险的深海巨棒。你可能对“拉法耶特”的另一个中文音译更熟悉——“老佛爷”)

史载,汉密尔顿奄奄一息的时候,他一手握住神父,另一手紧紧攥着一根光秃而脏污的羽毛,说:

在1795年的审判法庭上,汉密尔顿听着约翰·杰伊宣读最后的判决书时,脸色铁青。他知道,如果这判决生效,他的《威士忌法案》虽仍未废除,但已经形同虚设。

许多同事发现,近几日在老板的随身包袋中,除了诸多炫酷的电子产品之外,赫然多了一个小巧的银质酒壶。酒壶的壶嘴很小、壶身很扁,呈瓦片状弯曲,可以完美放进屁股袋内不会遭到任何人注意。

啤酒,清爽而略带苦味,喝多了还会增肥。这是一种不够力的、克制的、粗放的、过于直男的酒。马老板要烈度、要细腻、要有趣,不喝。

老富兰克林站在拉法耶特身后,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拉法耶特是外国人,本来没资格出现在《独立宣言》签署的房间里,这都是富兰克林一手安排的。接下来,老富兰克林等着看这位急躁的年轻人能不能按照计划行事。

装逼的小傻瓜,热死你们。富兰克林想。他干脆把外套的衣服扣子全数解开,露出绷着衬衫的圆肚子。现在,正事干完了,该喝酒了……

“芬尼亚兄弟会”是一个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团体,致力于推翻英国人对爱尔兰的统治。该组织1858年由约翰·奥麦赫尼在美国成立,起初的目标是占领被英国占领的加拿大,以其为交换条件换取爱尔兰的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