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邰走了,整座城市只剩下陶菁菁孤零零一个人。陶菁菁将自己埋在繁忙的工作中,不去回忆过去。

纸里包住火,陶菁菁和周邰在地下车库玩车震的谣言在办公室传开。陶菁菁越解释,玩车震的谣言传得越厉害。为了不让这件事牵扯到自己,影响自己竞争总监的职位,周副总监命令郑天华开除陶菁菁。

女,25岁,节目策划,程晓弈的内在目标就是做人要忠 诚,知恩要图报。在工作上,她想成为和郑天华一样正直的媒体人。程晓弈虽然资 历尚浅,但对待傅冬苓和张丽娜的不耻行为,她勇于斗争。程晓弈目的只有一个, 绝对维护郑天华的利益。无论傅冬苓、张丽娜、陶菁菁、还是其他人,只要有谁敢 伤害郑天华,谁便是程晓弈的敌人。

它决不是享乐那么简单,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创造我们身体的那种力量,造物的力量并不羞耻。最羞耻的,是以为性仅仅是性,它无关你的心灵。

就在陶菁菁即将结束灾区采访时,为了解救困在山里的群众,魏小未不顾危险抢修道路,遇到山地滑坡,永远沉睡在大山里。陶菁菁整夜未眠,将魏小未的事迹赶做成新闻。

出现在Erika镜头中的Vex Ashley其实就是文章最前面提及的艺术生,就连Erika也对她赞誉极高,甚至直言Vex Ashley就是她的灵感来源 。

栏目要改版,傅冬苓和郑天华意见不同意。傅冬苓私下瞒着郑天华,根据自己的利益秘密制定了改版计划,命张丽娜送到王副总监那里审批,并叮嘱张丽娜,改版计划千万不能落到郑天华手里。

女,22岁,二线城市市民、陶菁菁的大学同学兼闺蜜, 毕业后在一家公关公司工作。周碧倩有着少女的美貌,中年人的内心。大学时就很 成熟,曾任学生会主席,非常善于处理社会关系。人生价值观就是人不为己,天诛 地灭。她的人生目标就是利用一切手段,赚更多的钱。虽然对陶菁菁也有姐妹情谊, 经常为陶菁菁出谋划策,实际上周碧倩暗地与陶菁菁男友勾搭成奸,并利用陶菁菁 的媒体工作为自己牟利。

比如在今年6月底释出的短片“Horny Beasts”中,Erika将现代舞与艺术融入影片,少女如同她摇曳空中的裙摆,在兽人的追逐下仓惶而逃,少女的声音不需要言语,通过灯光一暗一亮的变幻与舞蹈细腻的肢体语言流畅地传递给观者。

小才女遇到大作家,战争提供了时代背景,宗教提供了文艺场地,干柴烈火烧火燎,一时难熄。

她爱上了他,他也爱她,劳伦斯和埃琳娜讲了一个故事。在一个销魂而放荡的舞会上,所有男人和女人都痴狂的随音乐起舞。突然,台上的乐手告知大家,马上舞会的灯会被灭掉5分钟。于是,灯灭。在这5分钟里,男人和女人试探性的互相拥抱。灯亮,人们心照不喧。随后,灯再灭,是10分钟。男人和女人开始身体触碰。呻吟声此起彼伏。灯亮,一些男人和女人的衣服已经不整。他们饥渴的望着对方,期待着下一个15分钟。灯,终于又灭了。女人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然后呻吟声潮水一般在整个大厅泛滥……

陶菁菁从张丽娜那里得知,郑天华和程晓弈被诬告,竟然是周总监和傅冬苓同谋所干,目的就是为了让傅冬苓顺利成为副总监。

陶菁菁没想到,还没轮到自己赔罪,周邰主动向自己道歉。陶菁菁得知,原来那盘带子丢在了前一天晚上和周邰吃饭的餐馆儿。第二天一大早,周邰专门跑去餐馆儿,才寻回带子。在这座冷漠的都市里,还没人这么关心过陶菁菁。陶菁菁被周邰感动得涕泪横流。两人重回与好。

在影片中最为优美的部分是它的光影——下图中的两个妹子在背景昏暗灯光的照亮下以相当卡拉瓦乔式的方式出现在屏幕上。

劳伦斯的老道,埃琳娜的纯情,妓女的空虚……每个人物的刻画都和“性”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女,36岁,副主编,内在目标是追求勤奋与敬业。在事 业上,希望自己能够为新闻事业做出一份贡献,帮助新人实现职业目标。郑天华年 轻时在美国留学,并与同学董季礼结婚。毕业后回国,和丈夫一同在新闻部共事。 后来,丈夫在一次采访中受伤,成为植物人。师兄吴全立一直对郑天华一直念念不 忘,郑天华却始终等待丈夫的苏醒。郑天华为人正直,做事不急不躁,一心铺在业 务和工作上。被主编傅冬苓多次陷害后,郑天华决心不再一忍再忍,在办公室里与 傅冬苓展开斗智斗勇。

这传闻让张扬跋扈的张丽娜很是担心,千方百计的求证陶菁菁和周副总监的关系。陶菁菁断然否定。不过,陶菁菁从张丽娜那里得到一噩耗,她动手打的周邰竟然是周副总监的侄子。为了不得罪周副总监,保住现有的胜利成果,陶菁菁决定请周邰吃饭,赔礼道歉。

如果你不能通过写作呼吸,不能通过写作发出你的哭泣,不能通过写作唱出你的心声,那你就不要写作,那样的写作对我们的文化毫无意义。

郑天华对陶菁菁的片子赞不绝口,并提出要送到上级部门评奖。陶菁菁心花怒放,通知全体亲朋好友围观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新闻采访。可是,新闻与陶菁菁半点关系都没有,镜头里竟然是张丽娜的表演。

女,26岁,资深记者,从上班第一天,便跟随傅冬苓,鞍前马后多年,是傅冬苓的左膀右臂。张丽娜继承了傅冬苓为人苛刻的性格。借助 傅冬苓的势力,在办公室里呼风唤雨,协助傅冬苓陷害郑天华。张丽娜的目的很简 单,只要抱住傅冬苓这条大腿,自己的利益才能最大化。她的内心理念就是“一人 得道,鸡犬升天”。工作上,她一心抱住傅冬苓大腿,目标只有一个:升职,加薪。

在漆深的夜雾之中、在栖身的床笫之间,衿被遮住一具躯体,囚禁遥远的思想。这个因梦的国度,在黎明的悄然袭击下,溃散、枯萎、荒原颓败不堪。

从Anaïs Nin到Erika Lust,再到今年26岁的Vex Ashley,在情色领域中不断用好的作品去反击那些嘲笑声,用女性自己的声音去影响、去推动整个社会中的女性地位。

创立自己同名制片公司——Erika Lust Films的同时还带了个名为XConfessions的大众项目——由用户上传分享自己的体验,并由Erika挑选出两个拍摄成微电影。

陶菁菁伤心欲绝,站在窗边,欲纵身一跃,与失去的爱情同归于尽。男友张军打来电话,低三下四求得陶菁菁原谅。陶菁菁心软之时,却无意中发现张军的目的是为了要回那张裸照。陶菁菁断然拒绝了张军。

埃琳娜的性爱探险,性爱探险的每一步,灵魂深处的隐秘地带逐渐敞开,从旁观到体验,从尝试到沉迷。其实性是一种交流,身体的接纳与敞开;是一种学习,让我们打开自己;是一种改变,生命深处的苏醒,灵魂深处的震撼。

作为二十世纪女性情色文学开山鼻祖的Anais Nin,从11岁拿起笔开始写作,一直到离世前不久才放下。她通过写作改变了男人主导情色文学的趋势,把叙事角度从男性中心转移为以女性为主体,描述女性的感受与体验,将女性上升到与男性同等地位。然而在当时男权社会中并没有得到重视,直到上世纪60年代美国迎来性解放运动才重新获得关注。

埃琳娜是一个美国女孩,战争前夕她来到巴黎,她认识了风流倜傥的著名作家劳伦斯。俩人一见钟情,爱得天昏地暗。他们彼此的相爱,应该是对彼此才华——写作的思维中,看见彼此——,所以,舞会的遇见,便真的爱上了彼此!

一年后,部门改制。通过集体测评,傅冬苓等人在岗位竞聘中失败。郑天华凭着自己的才华和对工作的热情成为部门总监,并邀请陶菁菁回来工作。

陶菁菁只能闪转腾挪,避免在不是自己的战争中,被无辜击毙。困境中,陶菁菁不忘对母亲的承诺。为争取独立采访的机会,陶菁菁继续保持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

周副总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找来郑天华,要求郑天华无论如何要把陶菁菁找回来。陶菁菁伤心,觉得自己就像一件工具,随时被抛弃,也可以随时被拣回。陶菁菁婉言谢绝了郑天华的建议,她再也不想踏进办公室一步。

陶菁菁兴高采烈的回到住处,推开房门,却发现闺蜜周碧倩和自己的男友鬼混在沙发上。陶菁菁拍下周碧倩和男友张军的裸照,断然离开。陶菁菁孤零零的游荡在都市的霓虹灯下。周邰及时赶来,将陶菁菁拉上车,并为她安排好住处。

陶菁菁心情烦乱,错将新实习生,周副总监的侄子周邰,当作色狼暴打一顿。两人被带进行政部受审。为了不影响正在和王副总监竞争总监位置的叔叔,周邰并没有暴露自己和周副总监的关系。

在周邰的照顾下,陶菁菁慢慢释怀。两人也渐渐的陷入了柏拉图式的爱情。陶菁菁攒足勇气,决定主动向周邰求爱。没等陶菁菁开口,周邰却告诉陶菁菁他收到了美国研究生院的入取通知书。

Vex Ashley在博客中放上她感觉与之最为相似的一幅作品《忏悔的玛格德琳》(The Repentant Magdalene),虽然为画家乔治·德·拉·图尔与1635年所绘。

有着摄影背景的Vex Ashley放着好好的艺术家不做,跑到隔行如隔山的成人影片行业闯出一番天地——从宽衣解带亲自上阵,带领实验性艺术项目Four Chambers,探索以情色为媒介的审美及概念的可能性。Four Chambers在Vex Ashley的带领下,拍摄的作品切入角度新颖,在传播上又擅长利用社交媒体(Twitter、Tumblr、Vimeo等主流站点),很快从传统筹资的手段中转变为社群集资运作,也因此被看做是这个行业新一波现代创作者中的佼佼者。

对于西方人,有两位男性作家非常重要,对他们之后的性解放产生了不小的推动力。他们是D.H.劳伦斯,亨利·米勒,还有他们之前的卢棱,以及还有一位法国女作家乔治·桑。

在近几年,Vex Ashley收到的媒体约访络绎不绝,从主流到小众独立报刊,从本国到世界范围内,无不热衷于报道这个默默无名的艺术生一跃而成情色领域的先锋人物、拥有独立精神的女孩!她前一阵在Ins上贴图询问哪些小伙伴能给她翻译下这本德国杂志的采访,还调侃到“我猜肯定是关于‘艺术和XX’???”

陶菁菁欲将检举材料递交给上级领导,却受到来自母亲和同事的阻挠。经无数纠结和辩争之后,陶菁菁毅然将光头村长举报。陶菁菁的采访未能播出,她为争取独立采访而付出的努力,再次化作乌有。

萨德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无论是旧王室、革命派还是拿破仑,都把他看成格格不入的对立面,外面王朝更迭,他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投入监狱。世界上唯一对他好的人就是他的妻子,他在狱中,给他送衣送饭送书;他在狱外,一次次原谅、宽容乃至纵容他。但萨德却把妻子和丈母娘视为一类,认为她们道貌岸然、虚伪到家。有人认为,萨德的代表作《鞠斯汀娜(贞洁的厄运)》就是以他妻子为原型而创作。在那部书里,女主角鞠斯汀娜坚信自己的善良、忠贞和守节能带来好运,结果却是屡屡遭劫、反复受虐,被摧残得九死一生、体无完肤,被全社会认为是最放荡的女人。而她的姐姐因为相信身体与美貌可以做交换,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在故事的最后,鞠斯汀娜被姐姐救出,命运本该转折,但却被一个雷劈死了。

萨德和马索克属于两个极端。萨德充满了侵略性并且毫不顾忌对方的感受,他的暴虐宣泄着对世界的不满;而马索克则显得绅士,他需要的虐待,都是反复恳求、说服,征得对方的同意才能获得——实际上,这种恳求本身也是被虐的一部分。用现在的话来讲,萨德属于霸道总裁一类,而马索克则是典型的娘炮。但他们又有着很多相同之处,比如都是贵族后裔,都当过兵并且全英勇善战立过军功,都热衷于以自己的魅力不停地获取性伙伴,而且,他们都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