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A室能令你更自在,那其它两间就先不考虑了……我们站在A室前面。先吸一口新鲜空气,给自己勇气……敲门看看,开门给你的女孩子会不会很顺眼呢?不过我相信应该不差的,会让你很舒服的……我们敲门吧……嗯?她打开门了吗?”

渐渐的,我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我在明处,别人在暗处,谁来保护我?万一因为我协助破案而被报复,怎么办?所以,我就对公安说,你们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你们想用催眠这种技术,那就请自己去学。

在这一次之后,康志就很愿意来了,话也多了起来。我给他做了三次催眠,他回忆起的信息越来越多,他想起了妹妹,想起了一些电话号码。

知情人士小李告诉我,只要老师拥有该认证资格,通过推荐后,交纳工本费,基本就能收获一本印刷精美的登记证,前面冠上“国际”“世界”“全球等字眼,但国内心理行业并不承认,单凭一纸证书也不能执业心理治疗。

一个月后,国王养好伤,独自出游。他来到一处偏远的山林,忽然从山上冲下一队土著人,把他五花大绑,带回部落!

直到18世纪,奥地利医生麦斯麦尔(FranzAntonMesmer)把催眠术引进现代社会,第一次临床使用催眠术,这种心理治疗手段才开始摆脱神学桎梏。

按照美国心理学家希尔加德的说法,人的潜意识富有创造性,藏着一些被压抑的东西。意识则像个士兵,会阻止别人进入潜意识。“清醒的人如果手提重物,身体为防止机体损伤,会设置防御机能。比如提20公斤的水桶10分钟,大脑会告诉你‘不行了,再提会受伤’,于是你感觉提不动了。但以肌肉的物理承受能力,提到30分钟时才会发生肌肉撕裂等伤害,这中间二十分钟就是缓冲区。”

手术完成后,我拒绝了医生给我用止痛棒,因为那个东西会影响我的记忆。护士说,你会很痛的!我说我有办法应对。果然,麻药效果褪去之后,伤口那地方就像有三个铁锤轮流夯砸,非常痛。

而这个故事所起到的积极正面的暗示作用,事实证明是十分强大的,很多人听完这个故事,都会发生生命的改变,而且还用之后的人生继续证明这句话。

在欧美国家,一对一的催眠服务,600—1500人民币/小时的价格属于合理范围。而在中国,受心理学发展滞后,从业者数量少、收入水平低等影响,有接受心理咨询意识,甚至愿意接受催眠的人非常少,因此服务标价就更贵。

而其他催眠师拒绝采访的理由不一而足,如“闭关中,不开手机”“最近在培训学员很忙”。

弗洛伊德最早也是玩催眠的,后来有一个女病人因此而产生移情。催眠与爱情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一对情侣是真爱,那他们一定是被对方催眠了。但催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越是熟悉的人,越不容易被催眠。

其实,岁月是一棵纵横交错的巨树。而生命,是其中飞进飞出的小鸟。如果哪一天,你遭遇了人生的冷风冻雨,你的心已经不堪承受,那么,也请你等一等,要知道,这棵巨树正在生活的背风处为你营造出一种春天的气象,并一点一点靠近你,只要你努力了。

我认识一家小饭店的老板,也经常去他那吃饭。环境差且逼仄不堪,你去那吃饭还不能催菜。但去的人相当多,一等得等好久,每个客人还都规规矩矩的。你要问了,这饭店环境差、服务差还能开下去?这你就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菜品。归根结底,如果你的菜品顾客不能忍受,谁还会去买你的服务呢?我也跟这个老板说过,你要继续做下去,一不能换风格,二不能换地方,给人营造一种场景。

诚然,心理师面对的几乎全是人间的悲剧。很多心理师无法面对这些悲剧,有些人甚至自己也被牵扯进去,变成了那场悲剧的一部分。然而,我始终认为,这些悲剧的背后,未必就是一片黑暗。

其实催眠的原理并不深奥。所谓催眠,就是通过不断重复一个简单的信息,让你进入一种状态。你去买衣服,销售说你穿这件很帅、显年轻,那么你的脑子里是否就可能会浮现出自己穿这身衣服很好看的样子?这就是催眠。

以焦虑和抑郁这两种情绪为例,如果做一个比喻,就是一条河流的两岸,左岸这边是焦虑,右岸那边是抑郁,而人的情绪是河流的水。你只要不冲跨堤岸、不泛滥,那么,抑郁又怎么样,焦虑又怎么样?

银行也是如此。我一个在欧洲银行工作的亲戚,他们的办公环境不必说。只要是公司外派,出门必然坐头等舱,住当地最豪华的酒店。这样一来,无形之中就跟他们的职员树立起一种身份感。

两次咨询,四小时的催眠,晓芸的治疗还没有结束,接下来,陆月明还要因应她目前好转的状态,继续催眠,巩固刚建立的自信心。这种催眠技术称为“时空回溯”,将案主年龄倒退到小时候,回到心灵创伤出现的场面。早在二十世纪,“现代催眠之父”米尔顿·艾瑞克森(Dr.MiltonHylandErickson)已经成功在多个治疗案例运用。

史上最早有关催眠术的记载,是中国的《素问·移精变气论》,古代的祝由术和宗教仪式“跳大神”都包含催眠成分,当时多用做行骗性质的迷信活动。

“现在我们进入到时光隧道,找回12岁那年,你和妈妈发生争吵的时候,她说过什么话……再看清楚一点,当时妈妈说这句话时,她在做些什么,家里的环境怎么样,灯光昏暗吗……”情境回忆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催眠师通过一系列深入的问题,引导晓芸观察当时母亲地表情、态度、语气。或者回到再之前,看看妈骂她之前,碰到什么事。

“催眠界有一种说法:高境界的催眠是无声息的。从你一进门,就已经被我催眠了。”陆月明解释,其实诊室里所有布置,都是她精心设计的。比如身后的向日葵非常活泼,能够弥补她温婉有余、阳光不足的形象。小摆件则平衡了办公桌面太大,会分散患者的注意力的缺点。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是心理催眠师最喜欢讲的一个故事,因为在他们看来,人的潜意识是十分强大的,而且是没有判断能力的,只要你输入正确的指令和程序,它就会听从和工作。催眠就是影响潜意识、重塑潜意识最快速的方法。

然而这个行业,的确存在许多乱象。拿到心理咨询师那个所谓的二、三级证的人,超过一百万,然而合格者不足百分之一。受训不足、不愿付出、没有职业伦理、甚至挂着心理咨询的幌子卖各种膏药——这样的咨询师,委实不少。

当年催眠课程结束时,师父曾强调:“如果你们要开业,诊所要开在中环高级写字楼,门口要有秘书接待;催眠室要摆着最权威的催眠大师写的书;把怀表摆在附近,虽然不一定用得着”。但陆月明并没有照做。

其实,只要我们仔细回想生活中的每件事,也都可以对自己说这句话“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当你身边有人发出求救信号,比如情绪低落、大发脾气,或行为异常,那就给他讲讲这个故事,心理疏导远比一些预防举措更加有效。

可是,为什么有的人泛滥,有的人就不泛滥?除去药物作用与机体突变等原因,我认为,这与我们河道的宽度和深度有关。如果河道足够宽足够深,河水如何泛滥?所以,我经常说:带着你的焦虑去工作吧,它会让你工作的更好;拥抱你的抑郁去生活吧,它会让你去思考。

催眠治疗师一个特殊的治疗过程,它不但要求催眠师应具有良好的道德品质,而且要求催眠师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如足够的自信和耐心、良好的抗干扰和心理承受能力、适度的持久性和坚定性等。

三十岁的晓芸,成年后一直在家里,有丈夫和刚出世的儿子。她想改善家里经济条件,却没有找工作的勇气,因此求助于细细老师。进入诊室后,晓芸一直吞吞吐吐,说不出重点。“我进一步询问她和家人的关系,原来在十二岁那年,母亲第一次指责她,‘长这么大还蹭家里,你有什么用’。之后她每次犯错误,母亲都会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以至于她总觉得自己外表不标致,干活不利索,怕找工作被人嫌弃。”

这些人都把催眠术想的太神 了,催眠只是起一个辅助作用。在催眠师的职业操守里,是不能对一个人进行深度催眠的,这样可能会产生非常不好的效果,甚至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催眠的本质,其实是一种心理暗示,好的催眠师必然是有大量的心理学储备的。而催眠现象的发生,更多都是在日常生活场景当中。

我随后致电其咨询电话,当晚,马博士团队公关负责人宋先生便与我取得了联系。接下来的十四个小时,我们进行了四次通话,共计四十五分钟。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那两年,凡是碰到因为类似的缘故而导致破不了的案子,公安就会来找我。

历史上曾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海德堡事件,一个女子去求医看病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男人,于是她就在男人一步一步的说辞中,跟这人走了。男人对她进行了催眠,暗示她身体这里有疾病,她的丈夫出轨了,让她去谋杀亲夫,甚至在催眠状态下让她去出卖肉体。后来警方在破案时,这个女人却什么都记不得,后来才发现她是被催眠了。

第五下,猛然向后一压,重心降低,我的头和脚瞬间被三个男人抬放到两把椅子之间。一切仿佛在零点零几秒间结束,还来不及反应。

国王大喜若狂,回宫后叫人释放宰相,摆酒宴请,国王向宰相敬酒说:“你说的真是一点也不错,果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如果不是被花豹咬一口,今天连命都没了。”

人称“细细老师”的陆月明在门口热情地招呼我和摄影师。她并没有穿医生的白大褂,而是一身白色外套和黑色长裙,两侧长发随意散落耳后。作为美国和加拿大注册的临床催眠治疗师,她这些年累积下来的病例档案摞起来有一米多高。

其实,在催眠的运用中,唤醒记忆只是极少情况下的用法。催眠是一种心理咨询技术,是一种心理治疗方法。更多的时候,是心理师通过催眠,唤醒来访者潜意识深处的想法和愿望,让他从另一个侧面看到自己,从而更好地理解自己。

“躺下来,我给你做催眠。然后重复几句暗示语‘你很漂亮’、‘今晚会睡得很好’、‘明天会健步如飞’,然后,1、2、3......噔,醒过来......患者神清气爽地离开,奇迹般地痊愈了。”这种戏剧性的桥段,在实际治疗中是不存在的,大部分时间,催眠只是心理治疗的一种辅助手段,就像打了麻醉针,需要医生做手术才能治得好,麻醉了不等于自己能痊愈。比如她最近接手的一个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