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龙是我的偶像,也是我的标志和代表。”小龙说,李小龙对他影响甚深,因此他希望能和他有关。长久以来,小龙每年都会创作一幅有关李小龙的画像,每一次都是相同的主题,不同的表达,以此来表示对偶像的致敬。“以前都是画在别的地方,遇到搬迁或者拆迁,全都没法保存下来,只能通过照片的形式来看他们存在的印记。”小龙略微有点遗憾地说。

更多的时候,围绕着小龙的是一种孤独感。“温州这个文化氛围走不起来,玩的人太少了,我知道的就五六个,而且好几个都在外地。”小龙说,虽然从事涂鸦十几年,但是却永远是孤身一人,他偶尔也能走出温州,和全国的一些写手们交流。

但尼采的“哲学基本学说”是如何与“争夺地球统治地位的斗争”联系在一起的呢?这个问题关系到海德格尔对尼采形而上学的定位。海德格尔认为,正是在尼采的强力意志形而上学中,“现代”(西方形而上学时代)趋于完成。而在这种“完成”(即极端的展开过程)中,实现着两种极端的可能性:一是所谓“世界统治(对存在者的控制)”的极端可能性,二是所谓“人类纯粹根据自身来决定自己的本质的尝试的极端可能性”,亦即主体性的完全展开。

2、未来哲学具有艺术性。未来哲学既以将来-可能性为指向,也就必然同时是未来艺术,或者说,哲学必然要与艺术联姻,结成一种遥相呼应、意气相投的关系。在此意义上,未来哲学必定是创造性的或艺术性的,就如同未来艺术必定具有哲学性一样。

如果人不大,那么谁大?天大、地大、神大。只有人是一个要死的东西,是短命鬼。海德格尔要给人重摆位置。首先他是在世界的四个基本元素中,把人设为其中之一个,所谓天地人神是也;其次是把人与自然(存在、本有)的关系上,把人设为服从者、响应者、被占有者。这样一来,人怎么存在,人类文化怎么产生出来,都需要有一个重解。比如说到真理,海德格尔就说,真理不是人事,而天事;说到语言,海德格尔说,根本的语言不是人言,而是天言。若此,则就被放到了一个较低的谦卑的位置上了。

在这些近年的作品中,Wall除了延续他一贯的大型灯箱风格,还运用了当代的题材和结构,使作品有微妙的冲击力和不安感。观者无法控制自身迷失在Wall制造的谜团中,徒劳地的编造故事以解释人物和场景的来龙去脉。观众往往需要观看与思考很长时间才能在错综复杂的结构和主题中得到具有收获的结果。

Jeff Wall,Monologue,2013 ,Lightjet print, 94 1/2 × 114 1/5 in; 240 × 290 cm

Jeff Wall,Changing Room,2014,Inkjet print,199.5 × 109 cm

香港的Kig圈是什么样的?提督在制作Kig面具的过程中又遇到过哪些问题呢?本期的Kiger专访中,社长特意请到了提督做客Kigurumi研究社。让我们来看看提督酱会给我们分享哪些亲身经历吧。

在海德格尔的前期哲学中,尼采未成为一个重要的课题。无论在早期弗莱堡和马堡讲座中,还是在前期代表作《存在与时间》中,海德格尔对尼采均少有关注和论述。而三十年代中期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在一九三六年到一九四二年间,海德格尔在弗莱堡大学连续做了六个讲座,专论尼采思想;之后又写了几篇论文讨论与尼采哲学相关的形而上学史问题。

如我们所知,那年头正是德国纳粹暴政肆虐时期,而且海德格尔在此前不久(一九三三——一九三四年)曾积极投身于运动。因此不能不令人想到:希特勒帝国的快速而灾难性的崩溃,作为尼采基本思想的强力意志,与海德格尔所谓西方形而上学在存在历史中的终结,以“一种独一无二的、令人不安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了。

现象学“本质直观”的这种直接性给海德格尔很大的刺激,让他首先在20年代初(早期弗莱堡讲座),借助于胡塞尔现象学方法,在对亚里士多德哲学的阐释中,形成了所谓“形式显示的现象学”。其核心问题正是:如何思与言动态的不确定的个体,即个体生命及其生活世界?进一步的问题是:这种非形式化的个体言说如何获得普遍意义?这是让海德格尔纠缠不休的。海德格尔给出的边界是:1、纯私人的个体言说无意义、也无可能;2、理论的(主流传统哲学和科学的)个体言说未及个体生命及其生活世界,反而导致“脱弃生命”。实存哲学/实存论须守住这两个“边界”,或者说不得不介于这两者之间。当海德格尔说Dasein的本质是“实存”时,他说的是:个体性的此在的普遍意义(形式意义)表现在“实存结构”中。在《存在与时间》中,他也把这种普遍意义或者“形式的东西”称为“本质性的结构”:“我们就日常状态清理出来的不应是任意的和偶然的结构,而应该是本质性的结构;这种本质性的结构在实际此在的任何存在方式中都保持自身为规定着存在的结构”。

地戏面具既是地戏的精华所在,又是彩绘木雕中不可多得的艺术品。地戏面具多采用细腻的白杨木和丁香木,运用几十种不同的工具,经过数十道工序雕刻而成。对老地戏面具制作者来说,手就是纯天然的量尺,“脑门3指、鼻子3指、下巴两指、嘴一指”。选木、对剖、砌皮、划线、雕初胚、细加工、上色,几乎都是手工完成。

提督:刚开始的时候还是蛮辛苦的,一方面因为缺乏经验,面具的细节修改起来费时费力;另一方面自己还要上班,只能利用有限的空闲时间做面具。

本届“最美东嘎人”颁奖典礼流程紧凑、环节衔接顺畅。每当“最美东嘎人”获得者走向舞台,观众便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一个个视频片段,展现了获奖人员善与孝、责与诺的精神品质,也真实反映出平凡中见伟大、爆发时见坚毅的感人时刻。聚光灯下,他们用最美的身影,为我们留下了充满爱与感动的美好回忆,以实际行动演绎了“最美东嘎人”的精神。

这就是说,尼采赋予“身体”以形而上学的意义。因此,为追踪“超人”的起源,就有必要探讨现代形而上学的历史,即主体哲学史。必须从主体性角度把握“超人”。现代意义上的“主体(subjekt)”源自拉丁文的subiectum(一般主体),后者是对希腊文的hypokeimenon的拉丁翻译,意为一切存在者的基础、基体,而并没有特指人。只是在现代的开端,即在笛卡儿那里,人才成为突出的决定性的“主体”,“主体”的“表象”才成为裁定存在者之存在状态的“法庭”。“主体性”的意义就在于:存在者之存在在于表象。表象力求把一切事物都保障为被表象者,于是就要不断扩张表象范围。

地戏演员在演出过程中都要佩戴面具,俗称“地戏脸子”,是代表角色身份的一种夸张面容。人们看戏时通过面具就能看出表演者的身份特点,比如张飞,书上说他是铜铃眼,地戏面具上眼睛就雕得又圆又大;关公,则是丹凤眼……

按照海德格尔在别处的讲法,这也就是“世界成为图像”和“人成为主体”两大现代进程的完成。“现代”的基本进程是“对作为图像的世界的征服过程”。这种“争夺地球统治地位的斗争”具有形而上学的性质,是以形而上学——其极端形态就是尼采的完成了的主体性形而上学——为基础的。

3、未来哲学要协助唤醒一种神性敬畏。在一个后宗教的时代里,心灵的神圣之维依然留存,我们依然需要一种“后神性的神思”。

玩的开心还不够!~我们这次活动还有奖品哟~根据微信投票排名靠前的小伙伴都会有精美礼品相赠。

最后,区委常委、政府副区长刘春涛同志致闭幕词,他首先向“最美东嘎人”获得者表示热烈的祝贺和崇高的敬意!他指出,要大力弘扬“最美东嘎人”精神,进一步凝聚起广大劳动者干事创业的智慧和力量,以“最美东嘎人”精神引领风尚、凝聚力量、鼓舞士气、激发干劲,迅速形成学习先进、争当先进、赶超先进的生动局面。

为进一步推动精神文明建设,弘扬社会美德、倡导社会新风尚,进一步推动“四讲四爱”群众教育实践活动、“五有五好”文明村镇创建活动向纵深拓展,8月9日上午,东嘎镇首届最美东嘎人颁奖典礼隆重举行,区委常委、政府副区长刘春涛同志,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普旦同志出席颁奖典礼。东嘎镇全体班子成员,各行政村党委书记、主任,各驻村工作队队长及东嘎镇全体干部职工参加活动,数百名观众在这里目睹最美东嘎人的风采,聆听了动人心弦的东嘎好故事。

这本书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露西。她具有突出的个性,是一个善良、知性、温柔、懂得尊重他人而且具有创造性的面具制作者。我很羡慕她具有神奇的能力——不只是能够创作精美绝伦的面具,她能够带不同的人去到他应该去的地方,即她能够洞悉别人的内心,这也就是她与保罗相知的原因;她很会安慰人也很有气质,在阅读的过程中让我觉得要是与她对话一定非常舒服;听她说话能明白很多道理。然而没有人是绝对完美的,露西在精神上有障碍,她珍视与保罗的爱情,却又无法容忍保罗对自己的任何干预,她一直在同自杀的欲望作斗争,最后仍迷失在黑暗世界中,我为她感到惋惜。

一个尼采,海德格尔集中地讲和写了十年。「他的讲法不是为了应付教务,不像我们国内常见的教授先生们,备好一两个课后就可以管半辈子或一辈子用了。海德格尔讲了六个学期的尼采,没有重复的内容。这本身就是大师做派」。显然,海德格尔是胸有成竹地进行他的尼采课程的——要知道那时正在战乱的喧嚣中!在几个讲座中,他先讲了尼采与美学(第一章),接着讲尼采与形而上学(第二章),再讲尼采与知识学(第三章),然后讲尼采与欧洲虚无主义(形而上学史)问题(第五章)。

本次评选涌现出的18名“最美东嘎人”获奖人员来自不同的岗位,不同的阶层。但是,他们却用同样美好的道德,同样美好的行为,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的震撼和感动。他们的事迹所传递的,是一种至善至美的正能量。他们是东嘎人的骄傲,也是东嘎精神与社会正气的杰出代表。

一般地,希腊人本来就把Being理解为Physis,那是显-隐、长-消之二重性运动。而在当时,尤其是在哲学和科学时代之前,人与自然/存在的关系还是温和的,是“学习”和“模仿”(mimesis)的关系。后来,特别是新时代(近代)以后,情况就发生了大变,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主体-客体对象性关系的建立,人与自然的关系变成了主客关系,在康德那里“存在”变成了“被表象状态”或“对象性”。这种人-自然关系是一种比较暴力的对抗关系,后果相当严重,现在文明和文化整个都不好了,传统文化(哲学和宗教)构造起来的价值体系崩溃了,一切坚固的东西都消失了,人世间没有了可以依靠的东西——除了交换价值。尼采把这种时代状况称为“虚无主义”。怎么克服和摆脱之?这是海德格尔面临的问题。

活动开始之前,我们还邀请到了汉阳大学语学堂院长徐教授为我们进行留学指导。在现场问答的环节中,甚至有学员获得了徐院长亲自为他写推荐信的殊荣,简直羡慕死其他小伙伴了。

对于平时创作时的灵感来源,“来源于生活,想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就加进去,像今年比较流行小猪佩奇,就会在画里加点这种元素给予致敬,每年都有不同的东西,想法都会变。”小龙说,“但每个玩涂鸦的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像我就一直坚持写Old school的字体,就画李小龙,这是我坚持的精神内核。”

说到欣赏,地戏的面具讲究的就是写实和传承,不同角色有不同刻法,善恶形象人物特点分明。面相又分文、武、老、少、女五类,俗称“五色相”。除主将外,还有小军、道人、丑角、动物等类别。用面具艺人的口诀来说,“天包地(上齿咬下唇),地包天(下齿咬上唇),上下撩牙分两边;地包天,天包地,龇牙咧嘴显神气”;“少将一支箭,女将一根线,武将如烈焰”等。

这五个“基本词语”代表着尼采的“哲学基本学说”:强力意志说、永恒轮回说、公正说、虚无主义说、超人说。海德格尔引证过尼采的一则笔记:“争夺地球统治地位的斗争的时代就要到了——这场斗争将打着哲学基本学说的旗号。”该笔记写于一八八一至一八八二年间。尼采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认识和谈论上述“哲学基本学说”。《曙光》一书作于一八八一年,“永恒轮回”这个“最沉重的思想”也是同年形成的;在此后不足十年的时间里,即海德格尔所谓尼采的“巅峰时期”,关于存在者整体的真理”力求在他的思想中形诸文字”(注意这里的主宾关系!),终使尼采趋于癫狂。

最后一个概念是“超人(übermensch)”。这也是一个长期以来备受误解和曲解的概念。“超人”是谁?一个理想类型?高等人类?抑或半神、天才?或者狂人?尼采都曾明确地予以拒绝。“超人”之所以为“超”,首先当然是对以往的人的“超出”,是对以往的人之本质的否定,也即否定人的理性本质。尼采的做法是“颠倒”:把理性颠倒为动物性。但在尼采那里,所谓“动物性”也具有别一种意义,它指的是以肉身存在的“身体(leib)”,是意愿生命本身的全部本能、欲望和激情的统一体,是强力意志的一个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