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火鸟》的出版,是首部正式授权的简体中文版,引进自讲谈社的全集本,并由手冢治虫工作室全程监制和指定封面图片及内文用纸。讲谈社版本的《火鸟》对网点进行了修复,因此网点和灰度效果更佳。

85后,性别男,属性女,淘宝狗,副业悬疑博主,坚持更新已有3年之久,也是业余精力通过公众微信号:xuanyizhimi 分享关于悬疑离奇恐怖的一切。爱称悬叔,师从不详。无论外界喧嚣吵闹,希望悬粉们在这里都能迷上谜之悬叔!我努力更新,你们窥探分享这份酣畅淋漓的阅读感受,仅此而已。

1954年获得爵士评论杂志Downbeat乐评人票选最佳新人奖,运气刚刚好转起来,在1956年的一个雨夜,他和钢琴手 Richie Powell(也就是Bud Powell的弟弟)、 Richie的妻子Nancy驱车去芝加哥演出,当时Nancy驾车失去控制冲出马路,三人全部丧生。

传说中的《火鸟》最后一个故事真的存在吗?相信此次特别追加内容会让读者拥有全新的答案!

《被诅咒的手》讲诉导演在医生的秘密放映室,发现了所有的录影带。在他看过这些片子后,他认为他的电影也要想录影带中一样,真实而又可怕残忍。导演像着魔一样不满足所有演职人员的工作,认为片子不够真实,而演职人员真正的噩梦开始了……

来听与Clifford Brown共同录音过的女歌手Dinah Washington演唱的这版由Jon Hendricks填词的人声版 I Remember Clifford。

好像情况在国内也一样,萨克斯风手数量远远多于小号手。记得应该是2014年在东岸,Antonio Hart第二次来中国演出,演出到了后半段,北京的萨克斯风手到场6、7个,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来jam,最多的时候,东岸那个小小的舞台上下左右一共站了8个萨克斯风手。

Chet Baker,之前专门长文写过他,不多说了,一辈子也算疯得够本,1988年坠亡于阿姆斯特丹。

Buddy Bolden,早期的传奇小号手,他可能是第一个在音乐上使用了“funky”这个词的人,这个词最初的意思是指“体味或者汗味重”,他有一首曲子的名字就是Funky Butt,你大概知道什么意思了吧,还有另外一个比较文雅的名字叫Buddy Bolden's Blues。

oh,你们被骗了,刚才只不过是在拍电影而已,我又感觉穿越到了泰国那部厉鬼将映,导演你给我出来

《英国病人》的作者Michael Ondaatje曾写过一本名为《经过斯洛特》(Coming Through Slaughter)的小说讲述他的故事,写得非常意识流。他严重酗酒,精神分裂,最终在1931年他54岁的时候去世。

Bix Beiderbecke,与Louis Armstrong同时代的白人小号手,非常有才华。据说他的风格是在听到Armstrong的唱片之前,完全通过听原创迪克西兰爵士乐队(Original Dixieland Jazz Band)和其他乐队的唱片而形成的。他的小号声音没有Armstrong的那样具有戏剧性和流行感,他自己吹奏小号的声音常被描述成富有诗意、流畅、感人和细腻。就是这样一个天才小号手,因为肺炎和酗酒只活到了28岁。

封面的“火鸟”二字手写体,特邀电影海报标准字大师黄科(微博@半步阿森)进行题字。这是他首次与漫画跨界合作,也是他第一次为漫画进行主标题题字。

我后来想了想,为什么没有出现Supertrumpet这种爵士团体呢?可能是因为你很难找到5个同时在世又不彼此厌恶的小号手吧。

而小丑戏弄自己以取悦观众的刻板印象,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最著名的爵士小号手——Louis Armstrong,他在舞台上对观众表现出的憨态可掬、俏皮话连篇让观众特别是白人观众十分买账。

在这部作品中,“火鸟”拥有无尽的生命,跨越时间与空间的鸿沟。其存在具象了人类对于生命长存的期盼,其鲜血成为贪婪者不择手段都想要得到的“灵丹妙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