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4月14日早上,侵占密云古北口长城一线的日寇第八师团,在其师团长西羲一的授意下,派出100多名日寇进犯长城脚下的潮河关村,日寇进村后大肆烧杀,所到之处,烽烟弥漫,奸淫烧杀,无所不为。

天色临近黄昏的时候,庄海和桑丽带着匆忙收拾好的行李,在倒了好几趟车之后终于按时赶到了邮件上的地址。

杀手,我更喜欢叫这个角色沙场老手。首先要绝对镇定。第一次当“杀手”的人总是按捺不住激动,这从脸色、小动作、谈话语气中就暴露了。而真正的“冷面杀手”最好面无表情,至少在刚刚拿到“杀手”牌的时候要做到。其次要尽量自然。在游戏进行中,你要像往常一样,该说就说、该乐就乐、该沉默就沉默,不要让人家看出你与上局游戏中的表现差别太大。

他可是无数次地看到过,庄海和桑丽这个庞夏薇的“好闺蜜”在私下里打情骂俏,拉拉扯扯,亲昵得引人不耻。

我们可以发现,在正常情况下,杀手一开始是不知道谁是警察的,警察则有一次机会知道某个人是不是杀手,平民则对谁是杀手谁是警察一无所知。这说明了这三种角色之间是信息不对称的,这种信息不对称随着局中人的参与和游戏的进程将会逐步减弱。同时,三种角色之间不知道对方拥有的信息有多少,信息的真实性如何。因此,游戏的全过程是信息不完全的。另一方面,在游戏进程中,杀手不知道接下来是否会被有意或者无意地揪出来,警察也不知道是否会被杀手发现,杀掉或者是被平民冤死,平民也不知道是否会被冤死。因此,整个游戏过程又是信息不完美的。所以,这种游戏是一种不完美信息动态博弈,而且其信息也是不完全的。

巩新宇确定他吸入全部气体之后才扔掉瓶子,站起来说:“我找到薇薇遗体的时候,身上有的地方都已经腐烂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将她带走火化安葬了。”

桑丽自开学起就和他结成了帮扶对子,她之前虽然隐隐感觉出来这个平日里总是阴沉着脸独来独往的学弟对她有好感,可是压根没想到他居然会做出来这样的事。

“嗯,”辛昱走上前用手指轻轻拭去桑丽脸上残存的泪痕,扬起唇角捧住她的脸,温柔地说,“没事的,学姐。”

“海子,行啊你。”洪亮皮笑肉不笑地走上前勾住庄海的脖子,瞥了一眼桑丽揶揄道:“庞夏薇失踪刚多久,你转脸就跟人家闺蜜搞上了。你俩这算啥?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阿加莎的作品,并不是以暴力、血腥来彰显犯罪的恐怖,而是在舒适的生活中暗藏杀机。真正的恐怖,不是源自不正常的东西,而是若无其事的常态。英式谋杀的魅力,恰在运转如常的生活和其内部看不见的可怕裂痕之间的张力。这种平静表面下的罪恶潜流,比直白的暴力、耸人听闻的惊悚或血腥更加含蓄和迷人。这也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的基调。

说白了,这是一款看透人性的游戏,很可怕,小汇就经历过因为这款游戏一对情侣最终吵得不可开交最终分手的现实情况,所以,你懂得,嘿嘿。

在玩游戏的过程中,看每一个人的表现真的十分有趣,从他性格看他处事,从他做事看他做人。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组织杀人游戏是个找对象的好方法。

参与这款网络游戏的玩家会被配置给一名“主人”,这个“主人”每天会给玩家布置一个任务,玩家须在50天内完成各种自残任务,包括在半夜醒来然后割伤自己。

他把三块录音笔扔到庄海面前,冷哼一声继续说道:“所以后来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们所有人付出代价。”

在高手兼游戏发明者达维多夫看来,如果你是个平民,最好的策略是说实话,但如果你是一个杀手又经常跟同一拨人玩的话,最好还是保持一个诚实的名誉。而一些报道和研究也指出,杀手能赢的最佳机会是和无辜的邻居搞好关系,好到任何不带情感的理智分析都影响不了邻居对你的信任。

说到这儿,你可能会觉得哪有这么玄乎?还跟政治挂上钩,我就是觉得玩的自在,过瘾,没想那么多。

当然愉悦过头也有副作用,比如小两口抽中不同角色,男朋友一直努力保护女朋友,可直到最后才发现装无辜被保护的才是真正凶手,另一方捶胸顿足“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然后导致闹掰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而我们的军队,也只能为了这些无辜的人民,一再忍受着,不能对他们进攻,只能一退再退。

指证“杀手”时要明确,举手投票“杀人”时要坚定。除了在黑夜里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杀”人,在白天你可是个“大好人”,你要坚决地指认你认为的“杀手”,还要为你认为的好人辩护。学会帮好人说话,往往可以赢得好人的好感,你自己隐蔽得就更深了。当人数越来越少,局势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杀手”一定要表现得思路清晰。每次发言你都要澄清两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可能是“杀手”;谁谁为什么一定是“杀手”。但是,别忘了人是有感情的动物,这时候,诚恳、简洁的解释更为有力。

于是,那些本来就抑郁孤僻的少年,在参与“蓝鲸”的活动中愈发无力,世界满是黑暗,唯一的解脱就是自杀。

在那个时候如果你会玩杀人游戏,就等于一个卖鞋的销售员来到还没人穿鞋的非洲大陆——相当受欢迎啊。英国电子乐团“柠檬果冻”的成员之一Fred Deakin曾回忆起他80年代末去东南亚旅游时教其他游客玩杀人游戏的经历:“那时我几乎是泰国最受欢迎的人,每当我去到一个旅社,问人们愿不愿意玩这个游戏,他们都像飞蛾扑火一样的聚过来。”

两天之后的4月16日,逃跑的群众渐渐回到家中,收拾残存的家园,但是惨无人道的日寇看到潮河关村那没有被烧掉的房子里又冒出了炊烟,便又去找茬,他们用手榴弹炸死了多人。

伦敦城市大学心理学Simon Moore教授认为,直接撒谎比其他的战术,比如夸大其词,会引发更强的心理反应——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呼吸增强……这就带来一个更大的挑战,“当你假装震惊或生气(别人怀疑你),这其实是很高难度的一个事情。当人们努力想要掩盖别人控告的事实时,一般先开始会假装愤怒:‘你怎么敢这样问我?’然后再转变为反对,因为从心理上来说情感是很难模仿的,而愤怒又是情感里面最容易伪装的。”意思就是,在撒谎的同时打好“情感牌”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建议向以下两位老师学习↓

等到庄海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桑丽才停下怒吼,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眼神晦涩地跟着慢慢走上楼梯回了房间。

大家想起那张的纸条,又想起昨日巩新宇对庞夏薇“头颅”言语和行为上的不敬,几乎瞬间就明白过来,为何这件事的背后之人要杀死巩新宇。

洪亮讽刺地挑起一侧嘴角,伸手捞起背包的带子挎在身上走下楼梯。迈过桑丽尸体的时候,还颇为嫌弃地踢了一脚。

他虎视眈眈地扫视了一圈,冷笑一声,“呵,庞夏薇报的可是失踪。你们一个个的倒好,都默认她已经死了。”

“我放了录音和监听的设备,本来只想借着薇薇鬼魂复仇的名义,录下来桑丽那个小学弟和洪亮的罪证,再给你和桑丽这两个背叛薇薇的人一点教训。可我万万没想到你们所有人居然都参与杀害了薇薇,更没想到你们居然联合上演了这样一出大戏!”

想通了之后,庄海把手里的包装袋揉搓成一团扔在地上,直截了当地说道:“来这里的人,都曾经对庞夏薇做过什么事情。现在所有人包括我在内,把这些事说出来,让剩下的人判断出害庞夏薇的人,这样还有三个人能活下去!”

然后又把他父母捆在一起,拽到屋内,日寇玩起了杀人游戏,两个日本兵前后各一人喊着口令,一起下手把老两口挑死。当时李发只有10几岁,日寇对他也没手软,在他身上刺了四刀,李发没有被刺到要害,倒在父母尸体旁,日寇撤退后他被好心的群众救活,到老的时候身上还留着四处伤疤。

巩新宇摔累了,松开手看着庄海鲜血直流的额头,喘了几口气后幽幽地问道:“很疼是不是?可你说,你有薇薇当时一半的疼吗?”

好兄弟死状凄惨,自己也饱受性命威胁,洪亮悲愤交加,怒吼一声回身抄起台灯向窗户掷去。

跟围棋有相类似的地方,但是昆虫棋更加考验你的是空间想象力和数学运算能力,烧脑又好玩,你值得拥有。

有大片的暗红色液体从辛昱的背后缓缓洇出,染脏了整块布料,空气中也弥漫起腥臭的气味儿。

洪亮小心翼翼地把耳朵紧贴到房门上,听到外面桑丽挣扎的声音逐渐归于平静之后又传来一阵拖动重物的动静。

难道大家都有一种强烈的破坏欲?我们大可大方承认。征服欲是一种原始、本能的欲望,这种欲望在现代社会中经常被各种各样的外因压抑,只能通过虚拟空间释放出来,深藏在心底的窥视他人和破坏正常生活秩序的欲望,借此得到正当化。

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请给壹读君点个赞;如果你想打赏下勤劳聪明的壹读君,戳一下最底下的广告吧,不花钱。

庄海眯起眼睛,又打量了一下他身后同样也变了脸色的巩新宇和辛昱,琢磨过来后直接冷笑一声,捅破了窗户纸,“你们也收到邮件了?”

在他的怂恿之下,大家纷纷掏出手机,可是打开一看却发现所有人都没信号,显然这里有信号干扰器。

他居高临下地打量了眼眶充血,嘴唇青紫却又无力挣扎的庄海几眼,才心满意足地说道:“至于你们,大概等彻底烂了之后警察才会找过来吧。那时候人死物证也在,你们不止身体臭了,名字也臭了,这就是你们这群畜生应得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