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鸿雁接着喊:“现在广播你的姑姑给你的信……”这还没完,接下来还有她的侄儿给她的讲话录音,并说明她的亲人都还健在,“国民党宣传说你的家人都被杀光了,根本没有这回事。他们现在还过着幸福的生活。”

“国军”当时为达“心战”目的,甚至设有夜间照明装置。后来两岸关系和缓,大陆游客只需花费人民币100元,便可以搭乘观光船“海上巡游大胆岛风光”。   据了解,由于夜间照明装置太过耗电,“国军”已在1995年7月停止夜照,直到2007年12月才又重新架设投射灯。

厦门人戴鸿雁听父亲说过两次这句话,第一次是在1961年。那时高中还没毕业的戴鸿雁应征入伍,正准备到厦门、金门对峙的最前线海岛上担任心战闽南语广播员。很多年后戴鸿雁终于明白父亲这句话的用意。他害怕水性太好的儿子叛逃,投靠国民党军队。戴鸿雁在鼓浪屿长大,四岁学会游泳,可以轻轻松松绕着鼓浪屿岛游一圈而不必休息。游泳到近在咫尺的金门,对他来说并非难事。

一路走来,他对身边朋友们的帮助感恩在心:感谢前东家的牵线能与贝豪结缘;感谢贝豪的信任,收获创业的平台和资源;感谢好友的慷慨解决了仓库和物流的费用问题;感谢代理商的支持让北极泉得以在渠道风生水起;感谢员工的辛勤让公司一路向前;感谢自己的“执拗”能够品尝到创业后的百味人生……

心战效果如此好,大陆也有官兵听广播“中毒”后叛逃到台湾。但在广播站服役过的近5000人中,却无一叛逃。这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奇迹。

7月24日-7月26日,神韵磁砖2018《心战》营销实战特训营在石家庄成功举办!将军企业管理顾问赵晶老师、神韵磁砖营销副总经理王琪先生与逾百名营销精英相聚一堂,解读终端升级密码、共商发展腾飞之道!

他当晚曾下命令称,今晚有演习,有士兵扮演共军侦察兵登陆,所以看到海面有情况时,不要开枪。下水之前,他甚至用锅底灰涂在身体上,以免从岗哨走到海边的这一段路上暴露。

这皆源于李结平的执念,执着于产品,执着于价值,执着于热爱,执着于每一位忠实的合作伙伴。

部队在军事训练、作战、国防施工、营房建设,执行抗震救灾、防洪等艰巨复杂任务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种敢打硬仗、勇猛顽强、雷厉风行的战斗作风。如果说这种作风植根于全军将士磐石般的团结,那么“战友”这一亲切的称谓,所产生的感亲效应,就是这种团结精神的一种源泉。在人民军队这支队伍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时刻刻、时时处处都充满着浓浓的战友亲,而这种深厚的战友情是我们人民军队本质的反映。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其他军队区别的标志之一。战友情是铺隔铺的窃窃私语,是队列行进中两颗跳动的心,是沙漠里草丛中沙枣树荫下的促膝谈心和交流,是哨位下的两个身影,是理解与信任,是支持与关爱,是宽容与接受。

1979年5月16日,林正谊为了在黑暗中找准目标,始终顺着角屿广播站播音的方向游,广播站的声音成为他投诚大陆的灯塔。上岸后,他改名为林毅夫。

第三种武器则稍显隐蔽一些,是披着宗教的外衣传播扩散美国的政治理念和价值观。不像前两种武器都只涉及政治领域,这第三种武器刻意与宗教领域沾边,以宗教信仰自由做挡箭牌,其实并非单纯的宗教信仰行为,而是依托传教活动做政治观念洗脑,意图颠覆广大民众对中共政权合法性的认同。境外的反华势力多数都已基督化,试图洗弱身上的政治色彩,如柴玲、余杰等,最为典型的是《河殇》的撰稿人之一的远志明,八十年代末学潮后流亡海外。1990参与创办民主中国阵线,主编《民主中国》杂志等。1991年受洗成为基督徒。如今以境外NGO神州传播协会总编导的身份在大陆开展传教事务,甚至在新浪微博注册帐号@远牧师,发表鼓动信教以及涉及政治的言论。

他还曾见过一个被俘虏的国民党士兵叫甘裕郎。甘在金门当兵时每天站岗,听到火车的声音就问班长:“这是什么声音?”

【作者简介】王国权,1970年工作,1972年底去59团120炮连当兵,复员后在甘肃天水政法部门工作到退休。现定居在北京。职业画家。

直到接待的前一天,戴鸿雁听到“罗总长要来”,罗总长是罗瑞卿。戴鸿雁对罗瑞卿的第一印象是个子高,气势逼人。他看过广播组的播音后指示:“你们一定要自然,有的人敢看我,有的不要怕得不敢看我。”

“下来了。”戴鸿雁站在胡里山广播电台总站播音室里,听见门卫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1985年春节前后,马山播音站开始对徐六保喊话。1986年4月,徐六保被调到厦门胡里山对台广播总站当副站长,从正营级升为副团级。

这次任务的重要程度出乎戴鸿雁意料:从驻守福建的31军的军长、政委,再到福州军区联络部长、参谋长,来先期视察接待工作的人规格越来越高。

但显然,踏上创业这条“贼船”,决定了他的人生绝不会就此波澜不惊,而会是一场惊涛骇浪。

会说相声的北京人邰宝林当时是少尉,也是角屿广播站的代理组长。广播站要求每播一次“六条保证”,“正”字就写一划,戴洪雁写字难看,“正”字也写不正。邰宝林就握住他的手写,纽扣掉了也帮他缝。戴洪雁缝衣服不会收线,邰宝林也教他。

徐六保向我提供的一份解放军厦门有线广播站(1986年12月13日)台情调研文件显示,12月6日至10日,马山播音站反复广播一篇给徐六保的喊话:小嶝岛广播站徐六保站长,小嶝岛气候恶劣、环境条件差,再加上上级给养不足。所以,你要多多注意……当天,一位叫陈显增的记录员写道:对徐六保点名喊话去年春节期间已有过一次,这是第二次。徐六保同志已于今年四月调离小嶝,国民党重温他们的老黄历,可见,他们对我方一些情况并不十分了解。”

厦门广播站骂对方“蒋匪”,金门广播站回骂“共匪”;厦门的口号是“我们一定要把美帝国主义赶出台湾”,金门的口号则是“我们一定要反攻大陆”……有一点则是共通的,双方的广播员,彼此都骂对方“卖国”。

1953年底,当时在28军担任文化教员的吴世泽因闽南话普通话都讲得好,经历层层审查后担任角屿广播组广播员,后来他也成为戴鸿雁的闽南语播音老师。

《新时代党的意识形态思想研究》(本名《习近平意识形态思想研究》,人民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定价 58.00 元,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朱继东研究员在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第二部意识形态专著,上一部专著《新时期领导干部意识形态能力建设》出版后已9次印刷并被评为全国优秀党建读物),全面总结、研究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的讲话、批示、指示、文章等,是第一本系统研究习近平意识形态思想的学术理论专著,是各级领导干部、理论工作者、高校师生、广大党员的很好学习书籍,尤其是各级党委中心组学习的优秀理论书籍。

双方称呼也开始不一样。厦门广播站最早称呼对方是“蒋匪军”,随后对方变为“蒋军官兵弟兄们”,后来又改称“亲爱的国民党军官兵弟兄们,亲爱的金门同胞们”。播音的风格、语气也有很大改变,“清晰、自然、亲切、动听”成为对播音员的播音要求。

对于“国军”在大胆岛架设“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心战墙,大陆也不甘示弱搭起“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形成金厦两地最特殊的心战现象。

在他印象中,皮定均非常爱钓鱼。有一次还在白天,国民党望远镜看得见的情况下跑到海边钓鱼。鱼咬钩了,皮定均也不收线。他现在回想,皮定均当时有可能是在思考,想着如果再打金门,到底如何才万无一失。金门的守军无论如何想不到,这位坐着钓鱼的人是他们在对岸的“死对头”,而且来头不小。

“八一”建军节快要到了,虽然脱下军装已经整整三十年了,但是每到“八一”总有一个难以割舍的情节……

林正谊并不存在这个问题。作为金门守军的一名上尉连长,林正谊长期观察,知道对岸哪里没有地雷,知道哪个角度游泳最不费力。

但朱德的专车到厦门大学附近仍被拦下来,他毕竟是朱老总,“去七个已经有很大风险,万一走漏风声,后果不敢想。”

8月2日,融安县举行了学习蓝标河先进事迹宣讲报告会。宣讲台上,融安县委副书记石祖芝做了题为《扶贫路上的好同事》的宣讲报告。

角屿岛的喇叭响了不到半年,国民党也运来日本生产的大喇叭,安装在正对角屿的金门马山,成立马山广播站。马山广播站招收的播音员也都是从大陆赴台的专业播音员。他们的发音也字正腔圆,从声音很难分辨,哪边是台湾广播,哪边是大陆广播。

人生的每一个重要节点上,当有两个选择摆在你面前时,是为了安逸,选择更容易、更安全、更简单的那个?还是选更有想象力、更难但正确、更有机会让人生发生质变的那个?

事实上,从1979年两岸炮击停止后,厦金两岸广播内容的战斗与对峙已慢慢转淡,人情味却越来越浓,互相播报天气、提醒对岸下雨记得收衣服成为惯常播报内容。

【作者简介】李效勇,1958年2月出生,宁夏彭阳县人,于1978年3月至1982年12月在陆军20师步兵第58团二营四连服役,复退宁夏固原市油面厂,彭阳县粮食局,县图书馆工作。2018年4月退休。

戴鸿雁当时非常兴奋。能参军入伍,没有比这更光荣的事。他的一生从此改变,情报与广播成为他一生中的两个关键词。与他一起被改变命运的人共计五千人左右,他们用自己的声音参加一场持续数十年的“战斗”。他们隶属于一个曾经的部队番号:536部队。这支部队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对台心战部队”。

戴鸿雁今天想起“心战”,仍会不断感叹其威力实在太大,“说句实在话,林毅夫当时就是听我们的心战广播听太多,‘中毒’了,才游泳投诚大陆。”

“有线广播的特点是强迫性,喇叭一响,不听也得听。”戴鸿雁说。为避免喇叭过热,每广播一个小时多会让喇叭休息几分钟,平均下来每天的广播时间也接近23个小时。

角屿岛距离金门最近处不过1800米,成为设立心战广播喇叭的最佳地点。3月6日,第一个对敌有线广播组——角屿对敌广播组宣告成立,四天后开始对大金门的国民党军广播。两年内,先后又有四个广播组在厦门沿海建立,对大小金门成合围之势。后来投诚的金门士兵回忆,金门没设立广播站时,蒋军军官为了不让士兵听广播,命令他们在厦门播音时敲锣打鼓。

戴鸿雁发现,自己和他们聊天时只要一提“蒋介石”三字,那些投诚官兵立刻站起来立正——这已经成为国民党士兵的条件反射。

韩信在中国历史上算得上是一位传奇人物。他为刘邦战胜项羽可谓是立下汗马功劳,却还是因为功高盖主的嫌疑被皇帝猜忌,被自己最相信的朋友设局陷害,最后被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