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听吉陀婆,沽酒倏堕井,罗汉饮其水,八万圣皆醉。由是恼圣人,死堕锯床狱,八万大劫中,常受锯解苦。后出得为人,其身长三尺,颜貌青黑色,耳鼻孔闭塞,无眼唇褰缩,手足无十指。

此时的萧齐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萧齐,如今这具身体的主人才来到这圣武大陆不过三天的时间。

汝听切肉人,死堕斫剉狱;五百大力士,利刀斩罪人;万段至微尘,业风吹更活;如是终复始,一万二千岁。

萧齐最后一个出来,却并未急着离去,他很想知道萧允义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因为萧允义的态度将直接决定他是否还需要继续待在萧家。

影片介绍:  电影《终极硬汉》讲述了一个跨境非洲的冒险故事。   安琪所在的勘探队在非洲挖掘到一枚超能量石,居心叵测的国际军火走私团伙得知该消息后,奔赴非洲意欲抢夺。退伍特种兵韩锋在非洲沙漠为了拯救持有超能量石逃窜的安琪,意外被卷入与国际军火走私团伙的斗争之中。

[说明]幽系之,则禁锢不异囹圄;宰割之,则痛苦同于剐戮。设以身处,当何如其为情也!

[说明]解网者:商王成汤出遇猎人布四面网,祝曰:从天来者,从地来者,从四方来者,皆入吾网。汤为解三面,止留其一,改祝曰: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上者上,欲下者下,不用命者,乃入吾网。 畜鱼者:郑大夫子产,人有馈之生鱼者,子产不食,令校人畜之池中。观此二事,则知放生,非独佛教,儒中君子无不奉行。

似是看出了萧齐眼中的怒火,苏灵儿脸上顿时堆满愁容,赶忙抓起萧齐的手,可怜道:“我没要那玉镯子,我……”

“齐儿,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二伯今天喊你来,一是让你考虑考虑把爵位让给清儿,二是清儿想娶苏灵儿。二伯知道这两件事对你都挺不公平的,所以你有什么要求,二伯都会尽可能满足你。”萧允仁缓缓说道,眼睛时不时的看向一旁骄纵倨傲的柳氏,很是无奈。

[说明]亲见屠羊者垂死而口作羊鸣,卖鳝者将亡而头如鳝啮。此二事近在邻居,即非传说。我劝世人,若无生计,宁丐食耳。造杀而生,不如忍饥而死也。吁,可不戒哉!

武道一途,先从炼体习得兵气,再由试金石识破命海,将兵气化为本命神兵。可萧齐却是先得到了天赐破天刀,所以见到自己的兵气之时才会惊异不止。

见没人注意到自己,萧齐赶忙闭眼沉思,脑海之中拼命回忆刚刚发生的一切,稍加思考过后,萧齐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放生已,对佛像前,至心礼拜,白言:‘弟子(某甲)一心归命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我遵先佛明诲,今行放生,已得若干。以此功德,愿我罪业消除,怨愆解释;所修善根,日益增长;命终之际,身心安隐,正念分明,蒙佛接引,生极乐国,七宝池内,莲花之中;花开见佛,得无生忍,具足佛慧;以大神力,凡我所放生一切生命,以及十方无尽有情,尽得度脱,成无上道。愿佛慈悲,哀怜摄受。’发愿已,念佛或百声千声万声,随意多少。

历经三天,萧齐直到此时亲眼见到从那些人眉心射出,由兵气幻化而成的本命神兵之后,才终于相信自己的确是穿越到了这圣武大陆。

[说明]唐太宗万乘之主,生日尚不为乐。田舍翁多收十斛粟,乃贺客盈门,欢宴累日,不知其可也。今世有生日饭僧、诵经,修诸善事者,其贤乎哉!

“真是可笑。二伯,我们两究竟是谁不知礼数?第一,萧府祖训有言,首座上从来只有家主和贵客能坐,柳氏算个什么东西能坐在上面?第二,你要毁我婚约,便是要我父亲出尔反尔,陷我父亲于不义之地。我倒要问问,二伯你究竟又是有多少管教!别忘了,我父亲还在九泉之下看着呢!”

至于近儒之谬,则隐心而求,良亦易知。夫孟子言‘仁民而爱物’,谓其爱有缓急耳。若杀之食之而犹为爱,则与佛经所说罗刹女事何异?罗刹女食人,曰:‘我念汝,食汝。’夫食人而曰念人,与食物而曰爱物者,同乎不同乎?中正之义,缘督为经,逐事而求,失之已远,而况少杀为中,征何典文?有识闻之,只足莞尔。子路鼓瑟,杀心在弦,孔子斥之,门人辍敬。开辟以来,宁有杀心未尽之圣?而邪说横兴,锢我华夏,大雄尝言:末法之中,魔道炽盛。以魔力故,令人不觉今之邪说,亦自易晓。而地横万里,时历千年,聪明智达,雷同莫悟。吾佛之言,信不我欺。昔陶隐居修习求仙,多历年所,而鸾鹤杳然,心甚疑之,他日其徒先得飞升者来告曰:‘上帝以子注《本草》,用水蛭为药,杀命良多,故他行虽满,以是为谪。’隐居乃悟,改用他药方。

四十五亿年前,这个星球上,只有一片汪洋大海,和一群古老的大鱼。在与人类世界平行的空间里,生活着一个规规矩矩、遵守秩序的族群,他们为神工作,掌管世界万物运行规律,也掌管人类的灵魂。他们的天空与人类世界的大海相连。他们既不是神,也不是人,他们是“其他人”。

[说明]因命至重,为全命故;因杀至惨,为逃杀故。是以虮虱蝼蚁,皆知避死贪生。微命尚然,大者可知也。

‘一曰生日不宜杀生。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己身始诞之辰,乃父母垂亡之日也。是日也,正宜戒杀持斋,广行善事。庶使先亡考妣,早获超升,现在椿萱,增延福寿。何得顿忘母难,杀害生灵,上贻累于亲,下不利于己?此举世习行而不觉其非,可为痛哭流涕长太息者一也。’

[说明]活蚁二事,一短命长年者:昔有沙弥侍一尊宿,尊宿知沙弥七日命尽,令还家省母,嘱云八日当返,欲其终于家也。八日返,师怪之,入三昧勘其事,乃还家时路见群蚁困水,作桥渡之,蚁得不死,由此高寿。 二卑名上第者:宋郊、宋祁兄弟也,俱应试。郊尝见蚁为水所浸,编竹桥渡之,时有胡僧睹其貌,惊曰:‘公似曾活数百万命者。’郊对:‘贫儒何力致此?’僧云:‘不然,凡有生者皆命也。’郊以活蚁对,僧云:‘是已。公弟当大魁多士,然公亦不出弟下。’后唱名,祁果首选,朝廷谓不可以弟先兄,改祁第十,以郊为第一,僧言果验。

“刚才那是什么?”萧齐抬眼四下看去,却发现自己还在教习院中,远处不时传来的操练声震耳欲聋。

萧齐冷笑一声,已经猜到了是谁在喊自己。他抬起头来,只见不远处萧清正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看样子他为了得到爵位已经等不及了,竟然搬出了他的父亲要向萧齐试压。

[说明]怜儿之鹿者:许真君少时好畋猎,一日射中一鹿,鹿母为舐疮痕,良久不活,鹿母亦死。真君剖其腹视之,肠寸寸断,盖为怜子死,悲伤过甚,至于断肠。真君大恨,悔过,折弓矢,入山修道,后证仙品,拔宅飞升。此证上文母子离散意。 畏死之猿者:楚王与养由基出猎,遇猿,令射之,猿望见由基,即泪下。盖猿臂柔捷,能接飞矢,由基神射,矢到之处,臂不及接,知其必死而悲也。此证上文魂胆飞扬意。

萧允义坐在书房之中,抬头望萧齐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心中暗道:“三弟、弟妹,无论你们此时是生是死,我都会拼死护住齐儿,定不会辜负你们对萧家的心意。洛城萧家今年得了三个进入七玄武门的名额,只要齐儿明日能成为武者,我一定让他进入其中。”

转瞬过后,海洋急速缩小,先是变成了一条金色大江,然后是河川、湖泊、水池、方塘直到最后变成浅浅小畦,进而消失不见。

后有武祖创立武学,习得兵气,识破命海,得到天赐本命神兵大圣剑,一人扛起人族大旗,终夺圣武大陆为人族安身立命之处。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让佛法住世,普利有情,是每一位佛弟子的责任。希望大家发心,成为法的传递者和播种者。将手中法宝,一化为十,十化为百,让千千万万众生,都能步上成佛觉悟之道。

萧齐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拳头,不仅仅是因为刚才的出拳破空声,还因为他看见几丝金色光芒竟然从他的手背上窜了出来。

可自从萧齐的父亲去世之后,苏鸿就再也没提过这件事,倒是苏灵儿一直没忘,纵使萧齐已经沦为众人口中的废物,她每次看到萧齐也都是笑吟吟的喊声哥哥。

【 导演 】 科林·特雷沃罗【 主演 】 克里斯·普拉特 / 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

先前《弑天刀诀》凝成之时,破天刀上金芒尽失,连命海也变得暗黑一片。萧齐很担心会不会出什么意外,毕竟命海乃是修行武道最重要的。

萧齐依稀记得当今盛国一位武皇的本命神兵便是一钟炎火鼎,威力无穷,据说那炎火鼎可唤灭灵之火铺天盖地,一旦发动则方圆百里之内无一活物。

萧齐仔细的观察过后赫然发现这把刀除了在刀背上多了‘破天刀’三个字之外,竟和他在博物馆里看到的那把一模一样!

[说明]放而不杀,与物无怨。非惟安乐今生,以此善根,当来之世,长寿永福,乃至成佛,万类有情倾心归附,皆余庆也。

想到这萧齐胸中怒火瞬间燃起,若是这萧清只想针对自己那也就罢了,可他竟然还置自己的父亲不顾,若是萧齐再不作为,那就是大逆不道,不孝至极!

圣武大陆地广物博,如今天下共分八国,立三十四武门,有七十六奇地,当今世上达到武皇的共有三百四十六人,可自从武祖离世之后竟然无一人登顶武圣。

“也罢,既然来了这里,就好好在这里活下去,首先第一件事,自然是要把这倒数第一的帽子摘了。不过在这之前,先要确定不再被那个萧清害了!”

犯之罪即重,持之福亦深;善恶长形对,苦乐镇相寻;及健速回首,早计各悛心;莫待无常到,如瓶满自沈;勉哉须努力,同侍七宝林。

如今这苏灵儿已经初长成人,相貌在整个萧县都是出了名的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透出光来,和她的名字一样灵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