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都怪我,明明说了信号不好还一直打一直打,大城市里的信号还没有乡村里好……”我听得出其实她和我一样是嗅到了诡异。

大官员好色鬼及时出现阻拦,并生气地讽刺道“你这不识好歹的乞丐鬼怎么又回来了?”说完双眼却色迷迷地盯着美女鬼不移。

刚进入阎王殿,就被一凶神恶煞的大官员拦截,只听得一声:“退下!什么鬼如此无理,敢乱奔阎王殿”。老鬼奶奶如实地说出自己的遭遇并说要去找阎王爷告状。

我感觉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想要做的事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在帮助我一样。我知道这一次见面几乎铁定了是最后一面,所以早早谋划好了在昨晚如果他依旧没有自己坦诚,我就把一切都铺开了明说,弄清楚这些污七八糟的事。我连接上蓝牙音箱故意播放着十点读书的情感篇目,然而我没理他就和往常我一个人时的样子誊写着我自己写的诗篇。中途她给他发视频通话,他迅速的挂断了。

我已经平静到没有波澜的对他说:“其实今晚就算没有她打来的电话,我会在今夜摊开说清楚的,我早在你第一次送我回家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怪怪的,原本以为我可以处理好但是你处理不好,后来一切的一切我都有感觉不对劲,我旁敲侧击要你自己坦白,然而你没有,一切你莫名其妙的闯进我的世界,又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觉然后莫名其妙我们分手,这次你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面前,见到你后我就已经准备好要引导性的让你自己坦诚的说清楚,因为我欠我自己一个交代,我很幸运,冥冥中有人帮助了我,她的电话正好让我不用苦思冥想怎么开头。”

她听说了个鬼主意:阎王爷设在阳间有家“天地银行”可以跟据鬼的家境来无息贷款,只要有担保鬼就行。

他得意忘形,又开始请一些有头有脸的鬼官员大吃大喝,大送供品。酒后吐真言,许东在酒精的兴奋中,将阳间当初挖出老鬼奶奶尸骨的张三李四两工人的名字,以及用重金雇他们抛骨,还给了他们多少封口费等全大言不惭地说了出来。

我平淡声音没有起伏的一个调对着老容说:“要挂电话你自己挂,挂了电话你回去怎么和她解决是你的事,接下来就是你和我的事。”

老鬼奶奶再也不敢犹豫,人家是为了她好,都把律师费全免了,自己还想怎样,于是便问了需用多少钱,以及为她办事的时间、地点后,就千恩万谢地借钱去了。

阎王爷告诉手下官员们:阳间的问题得让阳间的法律去解决。但阴间的案子得等阳间解决后,才能够受理,这叫有因必有果,有始才有终。

我话音还没落呢,手机又响起了,我实在听不下去了,被子一掀跳下床到他的地铺边说:“给我接,我接了她就不会再打过来了。”

我的性格导致了我不喜欢含含糊糊的暧昧不清,尤其是这种情况让我感到很不爽和很耻辱,于是我决定了给自己一个交代,把他所悬挂于心的不能抉择的事摆到桌面上和他当面清清楚楚的谈,好好的给自己说一声“再见,哦不,是不再见”,于是有了开头给你说的“结束了,就在昨晚……”

说完,我对着电话喊那边的人,问她是否还在听,从半天没回应的稀稀唰唰的声音中我知道对方正在止不住的流泪,我突然觉得,天呐我真是个冷血无情的人。

两精灵鬼再一步调查,得知此刻赌博鬼怕老鬼与自己追债,早已经躲到一个远房亲戚家去了。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拿了最后五十万冥币的鬼律师失踪了,老鬼奶奶又气又恨,让自己魂飞烟灭算了,便一头朝路边的石头撞去,,鬼兄弟及时拉住,并安慰道“难道你也想一走了之,只让我们兄弟来承担债务吗?再说你的冤案还未申诉呢,难道你老不知道阳间有个包青天,阴间也有阎王爷吗?”

再说判官刚开始以为亲戚赌博鬼上门来访客,后来他才确认,原来他是犯了罪,为躲债才来他家,甚至还想狐假虎威呢。判官才不会傻到去包庇一名罪犯,而影响自己留在人鬼心中的大公无私又极其威严的形象呢。他先劝赌博鬼去投案自首改过自新。见他不听还想潜逃,便强行将其抓获,并带到阎王殿交给阎王爷。

许东阳间的家人兄弟财大业大,他们将许东的坟墓四周砌成一个大围墙。这一天,村里的土地重新登记上表,许家人怕有麻烦,便主动去省城找到王家后人,并且愿意出高价买王家南山那块地,理由是因为王家的地荒废,而影响旁边他家种菜的地。

王家后人怕承担责任没敢去上告,可老鬼奶奶的魂也仍然不肯离开家,真让她右为难。许东见至从上次鬼府传呼了他一次后,就一直没有动静了,偷偷一打听,得知在阳间,王家也对他家没法子了。

老鬼奶奶拿着通行证,急忙进入大殿内。到阎王殿告状可真不容易,也不知老弟能把好色鬼拖多长时间,得趁老弟在没暴露身份之前先搞定。

我黑暗的房间里我如释重负,一下子奔溃到没人能理解我那一刻的百感交集,我知道我其实也并没有他爱他到死去活来的地步,但始终是我拒绝了所有人却决定让他走进我的世界,可能就是这份觉得不值驱使了耻辱感让我不爽,于是我边化身邪恶的巫师一定要摧毁他剪不断理还乱精心编织的美好。

在开始想是否接受他的示好前,我们也就隔三差五的发发信息并没当回事,后来我因为其他事从公司辞职去了上海学习,那期间我空间访客频繁出现他,当然我并没有觉得特别,因为我发的动态频繁,大部分QQ好友都会在我发布每条动态后浏览。上海的学习结束了我也就回到省内开始新工作,你知道的我动态挺活跃哈,我和他的联系还是动态的浏览,评论,点赞,慢慢的变成私信。快放寒假前不记得我们因为聊什么聊到我总是除了粉面就是炒饭,我争辩那是因为每天上班去得早晚上到家夜晚,家中根本无法开锅,还有就是自己也不会做吃的(当然,这是骗的,认识的人知道我会做,而且色香味也还不错)他说他会做,等他放假了来给我做好吃的……

年轻鬼律师好像看出了老鬼奶奶的心思,他马上说道“我只想做个好鬼做件好事,你只出疏通各个鬼门要道的钱就行,我的律师费一切全免。”

大官员听完后,狡黠地眨眨眼冲老鬼奶奶教训起来:“都一把年纪了,连做鬼的起码规矩都不懂,阎王爷是你能叫得吗?得称他鬼王爷爷,鬼王爷爷是什么鬼想见就能见得吗?何况你这没供品没钱财的乞丐鬼!我是鬼王爷爷身边的大员,你想见鬼王爷爷除非……。官员停止了下文,脸上闪过一丝淫笑。

后来一再确认了他是单身后(当然,是他自己说的,后来也证明他确实是。但是,只不过是对谁都单身,不光是我),我告诉我决定尝试去了解他,也就是说我答应了他成为她女朋友。我以为那怪怪的感觉会随着我们的交往会消失,但是那种怪怪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就连有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像所有恋爱中没有安全感的女生一样心生猜疑。

我通过我空间被挡的访客发现了她并且加了她,我们俩聊起了,我从她的空间看到了他们的互动里充满了让人不爽的暧昧(当然,如果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根本懒得搭理),我分析出她就是那通电话的另一位主角。她问我和他老家是不是在一起,我回答是的,然后她沉默了,回复我说:“从你空间我好羡慕你的生活方式,好潇洒,看你做瑜伽的照片身体好软…如果我是个男生,我也喜欢你这样的……”

老鬼不懂其意地问道,“该怎么做才能见到鬼王爷爷呢?官员说“这其实也并不难办,你去带个漂亮的鬼姑娘来陪我开心开心,我就安排你见到鬼王爷爷”。原来这官员是专为阎王爷内外跑腿,权威极高的鬼,但却极为好色。

征文主题:“我用故事吸引你”,题目自拟,要求原创首发,故事性强,耐读有吸引力,能引起读者的反思。以文章推发一周内阅读量为奖励依据(精选留言每条加算10点阅读量)。一等奖1名,奖金600元,二等奖2名,奖金300元,三等奖3名,奖金100元,优秀奖10名,奖金20元。2018年3月1日起收稿、发文,截稿时间:2018年6月31日。投稿邮箱:“492997161@qq.com”(活动期间不影响平台常规发文,活动解释权归本平台所有)

我没等他把话说完便又故意比刚刚那句还大声一点:“心疼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在开始答应你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我是一颗不致命的毒药,但误食了也会让人痛不欲生。我问了你无数遍吧?我也无数次的旁敲侧击的让你直视你自己把你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明确下来吧?如果一开始你就和我说得清清楚楚没有给我含糊不清,我也就不可能容许我在你和前女友依旧牵扯不断的情况下踩进这水塘,如果你清清楚楚和她讲清楚我是你现在的女朋友没有和她藕断丝连暧昧不断给她错觉,情况就不可能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

又等了一个来月,鬼律师告诉老鬼:“现在到了最后一关了,马上就快到开庭判决了,可是案情太复杂严重,不但判官**还可能惊动阎王爷。所以还得用钱去给判官及阎王爷打通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