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积极地自救,互相帮助。年仅几岁的孩子都硬是靠手挖,把压在废墟下面的奶奶救了出来。有的人自己家里遭了灾,失去了亲人和房子,但是活下来的人一起步行了近一个小时,去帮助另一个朋友。

感恩师兄们!超过24小时不间断地往生助念,让我和所有人都亲证了佛法的无比殊胜和真实不虚。3月18号下午,在助念过程中,耀行师兄不断给母亲提示,赞扬她这一生的善心善行,桩桩件件都是母亲一生实实在在地为家人、为亲友、为邻居朋友们倾心付出的日常生活事件,目的是为了让母亲的神识生起往生净土的信心。这期间,随着耀行师兄的提示,我们看见母亲闭着的眼睛里不断有眼泪滑出!母亲的物理生命虽然已经停止,但她的神识真的在啊,只是我们看不到。她以她的方式,在告诉着我们她的存在。

人在春风得意时会忘乎所以,在因病卧床时反倒生出许多感悟,活着真好!健康真好!病好了,我要珍惜生命、不再放纵、改掉陋习、孝养双亲、疼爱家人......感恩疾病,让我们知道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助念24小时后,母亲脸色红润,面带微笑,相貌庄严犹胜生前,亲友们皆赞叹不已。尤其助念到最后,所有师兄站满了房间,一起高声持诵,佛号不断,场面庄严震撼。我和妹妹跪在母亲床边,亲眼看见母亲的头顶冒出缕缕热气,按佛经上说,这是往生善道的迹象。那时,我们丝毫没有了之前的凄然悲伤,眼泪却依然止不住地流。这一次是高兴,为的是母亲终于脱离苦海,离苦得乐。

萨日朗:原名包涵。内蒙古通辽科尔沁左翼后旗人,自幼酷爱汉语,愿意用笔书写人间真情,像梦一样追寻灵魂的归宿。

总之,想见的人见不到,不想见的人总是狭路相逢。想听的喜讯总也没有,不如意的事情却纷至沓来。《大毗婆沙论》中说:“不可爱境,与身合时,引生众苦,故名非爱会苦。”大意是:不可爱的对境常出现在自己身上,或者自己面前,引生各种不同的痛苦,这就叫怨憎会苦。

到家了!正荣师兄已经等在门口,把母亲安顿好,已经到了晚上6点。母亲一直闭着眼睛,很安静地睡在那里,眉头也舒展开了。我都不确定,她到底是睡着了还是已经走了,也不敢搬动她,只感觉到她的手冰凉冰凉。善香师兄从医院赶过来看了,说母亲已经走了,很安详。善香师兄拔去了母亲身上的管子和氧气,正荣师兄给母亲撒金光明沙,置咒轮于胸口,覆上往生被,那时是17号晚上6点30分。

其实,不管是怨憎会还是爱别离,让我们痛苦的只有执着。放下它,就能感受到最真实的快乐。让我们在本就坎坷的人生路上,走的更潇洒。

我们都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入胎后头朝下倒悬在黑暗的母腹中承受各种压迫,出生时奋力挤出一线生机,刚出生后也无法直接表达感受。即使已经证道的声闻或菩萨乘愿再来,此时都已记不清前尘往事。

其实,如果学了佛,对怨憎会引发的痛苦,就能很好理解。之所以会总是不得不去面对不想看见、不想听见的人或事,都是因为过去曾经种下的恶缘没有化解。有了恶缘,因缘成熟了,冤家才会找上门,违缘才会不期而至,令我们的内心受到折磨。

无数的艺术作品都在反复描述离别之苦,诗里举了两个例子,霸王别虞姬,汉成帝错失王昭君,千百年来令人唏嘘。不能与所爱之人常相厮守,不能与父母骨肉共享天伦,生离与死别都是世间之苦。

后来,佛陀把人间的苦,总结成了“八苦”。其中,怨憎会和爱别离,正是由人间的两种人际关系而引发的痛苦,并且,这两种人际关系每人每天还都必须面对。

所有的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守在母亲身边,等着120的车来接我们回家。我把母亲的念佛机打开,伏在母亲的耳边说:“妈妈,我马上就带你回家!你要坚持到家,你不要害怕,我们都在你身边,我们这就带你回家……妈妈,你要记得你是洛桑卓玛,师父的洛桑卓玛……”我没有哭,身后却传来一片抽泣声……

平台提取赞赏的20%作为平台运营,80%归作者所有。稿费以微信红包方式,10元以下不发放。

关于身后事的处理,在去年病危之后,我们也陆陆续续地有过交流。母亲说她胆小,不想在医院走,要走也要在自己家里走。并问我,到时候可有能力把她弄回家?我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信心告诉她:我一定能把你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