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的特殊时期,胜男找到了自己的解决方案。每个放学后的夜晚,他都会把自己关进房间里,用针刺破手指。看着红色的血珠渗出,从而获得满足。

当天下午胜男找了个借口把女友送回学校,自己独自一人返回那家鞋店。心里有些慌张,吞吞吐吐地问有没有41码。店员看了胜男一眼,转身去了库房。

升入大学也过了孝期,无人看管的胜男时隔十余年,再度一身红艳。大学校园聚集了五湖四海的少年,各种冲击早已见怪不怪。只是胜男多了个昵称,“红孩儿”。

出现在家楼下时,他已经是那个红夜女郎了。爸爸看到自己这样,会有什么反应?光是想想,就很是兴奋呢。一定会暴跳如雷要杀人吧,可惜动不了了。

整个高中三年,因妈妈的死亡变得灰暗。不光是情绪的灰暗,也是色彩的。守孝三年,不能贴春联或者穿红色,胜男的生活一下子低落了很多。

每个人身体内部流淌的也是红色呢!想到这一点,胜男就有种满足。像是自己爱慕的偶像得到大众的认可,是无比骄傲的心情。

上了初中之后,胜男一度很低落。因为青春期作祟,也因为唯一的红领巾不能再带了。直到有次去医院体检抽血,才让他再度兴奋起来。对啊,血也是红色的。

于是那些红色迅速从胜男的生命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黑色、白色、灰色和蓝色。胜男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粉色红色就是女孩子的颜色,而男孩子只能是蓝色?

高三的压力、妈妈的去世和爸爸的暴躁,统统涌向胜男。很多时候,他都感觉喘不过气来。针扎自己的行为,也变得越发频繁。那是他在难捱日子里,唯一的快乐。

胜男试着走了两步,这是他第一次穿高跟鞋。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在午夜的宿舍楼中异常清晰。啪嗒,啪嗒,胜男突然想起了妈妈,还有偷穿妈妈红色上衣的事。

几个亲戚看着可怜,偶尔也会过去帮忙照看或者做个饭。如今爸爸已经病危,亲戚们希望胜男这个做儿子的可以不计前嫌,无论如何回去送上最后一程。

那个后来的女人卖了房子和所有值钱的东西,带着一对孩子离开了。爸爸被迫回到了老家,回到了那间属于他们三个的小房子。

胜男对此倒并不在意,只要生活费按时打来便好。那样的爸爸,如果别人喜欢就送给对方好了。一个人的生活,很自在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