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剧本后,接着他就像《当幸福来敲门》里的主角那样,一次次向别人推销自己,然后被人一次次拒绝。

少女红发及腰,好像娇艳绽放的曼珠沙华,精致白皙的小脸上有淡淡如脂的光华,口若悬河,眸光灵动,浴火的精灵般充满活力,好像永远不会疲倦。

“非礼勿视,你不懂啊!”洛微雨连忙双手交叉捂在胸前,阻挡吊丝男赤果果的目光,两颊的温度刷的升到了极限。

“哎?”洛微雨想一想总觉得哪里不对,走了几步又迂回来,怒瞪少年“你怎么知道我是冒牌货?”

今生遇见,是前世两相欠,前世债,此生还,不容你我逃避。珍惜每次相遇,那是上辈子的债。

在服务上,和女性美甲店没太大区别,最基础的服务,是给手指甲做修剪和塑形,以及梳理角质层,再用温热的毛巾包裹,最后进行手或腿部按摩,整套下来,大约30分钟。

“不要告诉我,这些衣服穿完还得退回去,我们刚刚说好的,你买衣服,穿完归我所有,你不能言而无信,欺负单纯善良可爱无辜美少女。”

女性去的美甲店光鲜亮丽,Michael的男士美甲店,就走暗黑风格,头顶的灯永远好似缺电般半亮不亮,搭配暗色实木地板。

洛微雨啧啧出声,围着劳斯莱斯转了一圈,水眸微眯看向花间雪“吊丝男,这次又是做谁的替身啊,貌似是个金主哦。”

另外男士美甲店还有一项专门为男士提供的服务,胡子护理,满足男士们从头到脚的护理需求。

“看你这么精神,我的顾虑大概是多余了,后会有期!”花间雪无奈的笑着摇头,这丫头真不是凡人,而是烦人。

洛微雨捂着肚子,快步离开,她可不想看到“某洛姓女子因贪吃当场呕吐五星酒店”这种狗血头条;而背后,一直以优美蜡像姿势存在的花间雪终于站起身。

花间雪靠在窗边,香槟在水晶高脚杯里漾出高高低低的弧度,柔和清澈,一如少年此刻恬静的瞳眸,眸底倒映出少女精致的侧颜。

表面笑嘻嘻,实则洛微雨内心已在滴血……啊,可怜我8百块的小礼服啊,就这么香消玉殒了!

这个ml集团的少爷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以他高贵的身份,不应该是对眼前这种粗俗蠢的女人不屑一顾吗,怎么还如此淡定,一点都不符合电视里高冷总裁的气质。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美甲店的顾客就是爱美的女性,但美国有一位大叔MichaelElliot不信邪。

洛微雨后知后觉,低头才发现自己膝盖以下全在水里,难怪刚刚一直觉得凉飕飕呢,赶紧连蹦带跳逃离,却不想她低估了水的重力,逃离不成反而重重向前扑进水里。

惊鸿一瞥,一辆崭新的劳斯莱斯幻影瞬间胀大了洛微雨的眼,这种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豪华房车,就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还真是有点梦幻。

“你尊的舌马都不呲吗……嗝……”洛微雨叼着剩下的半块牛排,打着饱嗝含糊不清的问花间雪,牛排味的唾沫星子直直飞向少年绝美无双的俊颜。

但出乎意料的是,2013年开业头七个月,这家店销售额15万美元,到了2016年,这家店销售额是200万美元。

叉着牛排的手一抖,带着胡椒粉的酱汁滴落在蓝色牛仔裤上,晕开一片黑黄,嘴角来不及的收回的花痴口水就这样“雪上加霜”落在未干的酱汁上。

花间雪无视某女熊熊燃烧的目光,脱下外套披在洛微雨身上,轻挑俊眉“我也是被逼的,这四周除了你就没别人了,不看你看谁!”

“我说了不许再看,信不信把你眼睛挖出来!”洛微雨瞪着少年,牙齿咬的咯咯响,真是非常凶残。

洛微雨实在是很捉急,少年,你快点拍桌子怒吼“像你这种吃饭像猪,动作像虎一样的粗俗女人,根本配不上高贵的本少爷,马上滚!”

大不了,那一万块不要了,免费吃大餐,也不算多损失,洛微雨这样安慰自己,胃里一阵翻滚,差点吐出来,遂连忙拍拍胸口把恶心感压下去。

突然觉得肚子不撑了,胃也舒服了,人生一片光明,洛微雨深吸一口气,顿时身心俱好,心旷神怡,大步跨出酒店,背影十分像秦始皇,简直霸气侧漏。

少女从gene秀走出来,火红卷发及腰,发间别了一个小巧的栀子花发夹,卡地亚红宝石项链,意大利纯手工白色连衣裙,傲人的身材若隐若现,撩人魅惑却又充满了令人遐想的神秘感;bezie红色高跟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