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办法是引导梦游者回到床上,但大多情况下梦游者不听指挥、不接受保护。于是 NSF 给出的最佳解决办法是:

可能是因为白天听了吴婆的话,曹兴州总感觉周围阴风阵阵,深深的恐惧让他的汗毛根都竖了起来。有几次他都要忍不住拔腿往回跑了,但最终他还是跟着李瑶来到了胡同口。

曹兴州被救后,因为作为嫌疑人,还没能和李瑶见面。但曹兴州已经猜出了大概,王祥作为专家,不可能不知道李瑶的病是装的,也就是说两个人在合伙欺骗他。那晚李瑶出去等的人,肯定就是王祥。

镇子外有一大片荒地。以前这里是片树林,但是这些年因为水土流失,地表沙化严重,很多树木都枯死了。

事实是,他竟然半夜开着车前往23公里外的岳父母家,并杀了他们。整个过程中,帕克斯毫无印象。

李瑶跟踪了曹兴州两天,发现他每晚都到镇外的荒地里乱挖一通。李瑶把这件事跟王祥说后,王祥也摸不着头脑,听李瑶的描述,曹兴州更像一个得了梦游症的人。

曹兴州的手机也没带在身上,无法跟外界取得联系。此时他又渴又饿,如果没人发现他的话,恐怕他就要死在这里了。

“这个人你认识,她活着的时候就像你老婆发病时一样,经常在胡同口那个破石墩上坐着。”

不过你以为最悲催的人是哈登么?那就大错特错了,德安东尼今天的心情简直可以用绝望来形容。

但史上因梦游杀人的例子,并非都像帕克斯一样被无罪释放,还要考虑行凶手法、有无药物滥用等其他因素。

当时曹兴州因为加了一夜的班,比较累,随便应付了几句就回家了。可是回到家后,他越想越不对劲,昨晚通宵加班的事他已经告诉李瑶了,她那么晚还出去干什么?

曹兴州吓得大气都不敢喘。直到李瑶在他身边躺了下去,听不见声音后,他才壮着胆子把头从被子里伸了出来。

有一天曹兴州因为工作上的事,要在单位通宵加班。李瑶知道后,立刻给王祥打电话,约晚上见面,原来她和王祥背地里早有了私情。

还有一个女人原本很强壮,现在身体变得很虚弱,经常生病。后来找人给看看,说是去世的那个女人不甘心,想把她们仨勾走陪她,后来做了做法,就都好起来了。

可是王祥跟她说,她假装得上这种病后,就能天天来他这里接受心理治疗。这样两个人就能堂而皇之地幽会了,李瑶听后又开心了起来。

曹兴州顿时兴致全无,有些不悦地说道:“得梦游症的人都是这样,发病时跟平常判若两人。”

曹兴州吃完饭,正往家走的时候,在胡同里迎面碰上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曹兴州不知道这个老人的名字,只听大家平时都管她叫吴婆。

吴婆道:“阳间毕竟是活人待的地方,如果魂魄能随便附在一个人身上,那不乱套了。魂魄只有遇见跟自己命理相近的人,才能上身。”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曹兴州醒了过来,可头还是昏沉沉的,不时传来阵痛。他回想了半天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他是在追李瑶的时候,掉进了一个深坑,摔晕了过去。

吴婆往曹兴州跟前走了两步后说道:“你有没有感觉到,你老婆发病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曹兴州每次见到吴婆,都会从她混浊的眼神中感觉到一丝寒意,让他浑身不舒服。这可能跟吴婆从事的特殊职业有关。

借着从坑口射进来的阳光,曹兴州目测出这个坑很深,如果没有外力帮助的话,他很难爬出去。

到了生第四个的时候家人彻底崩溃了,因为孩子一生下来就少了一根手指,并且对着他家人发出了邪魅的笑……他们家找来大仙指点,大仙说要把这个刚出生的孩子直接用铡刀劈成两半,并且浇上汽油架起来用火烧了。听我外婆说,烧的时候好多人都听见了凄厉的叫声!

以梦游为借口脱罪很困难,这就好像你无法证明这世上有鬼,但他也无法证明这世上没有鬼一样.....

我舅舅年轻的时候跟一群人去镇上赶集,因为山路崎岖,天不亮就得走。舅舅胆子大,一个人冲到前面,然后躲在山窝窝里准备吓一吓其他人,结果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过来,仔细一看,竟然没有额头和下巴,径直走到一个半边坟那里消失不见。从此以后舅舅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了。

帕克斯的梦游症有家族病史,又有医生、专家作证,加上他没有杀害岳父母的动机,因此宣判无罪释放。

梦游是一种睡眠障碍,即在半醒状态下无意识走动,甚至会作出一些危险行为,曾经在加拿大就因为梦游而发生过一起惨案......

这天她比以往早回去了一会儿,发现曹兴州竟然不在家。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后,才听见曹兴州回来的声音,李瑶急忙躺在床上装睡。

然而在所有证据都确凿的情况下,杀死岳父母的帕克斯最后却被无罪释放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吴婆在外飘荡了多年,生活过得很凄惨。随着年纪的增大,她越来越思念女儿。后来她回到孤儿院,在那里查到,她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人收养了。

随着距离的拉近,曹兴州看这个人的背影越来越熟悉,竟然很像妻子李瑶。距离又近了些后,他看清了这个人穿的衣服,这回他确定了,前面的人就是李瑶!

这次曹兴州同样从吴婆身上感受到了寒意,尤其是听到她沙哑的声音后。曹兴州想尽快摆脱吴婆,但人家好意问候,他也不能就这么直接走了。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在路上遇上出殡的队伍,那遗像上的不就是昨晚那老太太嘛,一问,都死了五天了!

吴婆在这里属于外来户,她是二十多年前流浪来的,不知什么原因在这里长住了下来。人们见她可怜,便把一间荒废的屋子收拾出来让她居住。

因为何素素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警方只能把这个案子定性为失踪案。当时人们传的最多的一种说法就是,何素素被贩卖人口的团伙给拐走了。

何素素失踪后,养母疯了,她这个亲生母亲的心更加难受。可怜女儿到死,都没能叫她一声妈。

通过实验,专家们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帕克斯整个晚上都属于梦游状态,他并没有主观意识,不构成犯罪谋杀。

1987年,加拿大警方接到了一个奇怪的报案,一位叫帕克斯的男人来到警局自首:我在梦里杀了我的岳父母!

这是马刺与老对手太阳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五次季后赛较量,第一场比赛就打得异常激烈。常规时间还剩19.5秒,马刺仍然90比93落后三分,情势十分凶险。老将芬利溜底反跑,凭借队友奥伯托挡拆得以甩掉盯防自己的巴尔博萨赢得短暂的出手空挡,接吉诺比利传球果断出手命中三分,追平比分。其后巴尔博萨出手未果,两队进入第一个加时。

十多年前曹兴州还在上高中,何素素跟他同一年级。因为他们两家离得近,上下学经常一起走,当时他们正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慢慢地两个人的关系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