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经商还是从政,想要成功都必须需要两手,一手忠诚,一手能力,如果没有忠诚,能力无足轻重!

普京虽然出身平民家庭,但非常聪明,学习成绩很好,他个头不高,也不强壮,性格上却桀骜不驯。虽然索布恰克有很多学生,但他特别喜欢普京这个聪明、有个性、敢打敢拼的孩子。

谁也没想到,2000年2月20日,索布恰克在加里宁格勒突然“病逝”。普京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在恩师的葬礼上,他给予了索布恰克极高的评价,称他是自己的政治导师、民主政治家的典范。

大学毕业时,普京以一篇《论国际法中的最惠国原则》论文,再次赢得了索布恰克的赞誉:“小伙子,我没有看错你,相信你将来一定是个不错的人才!”他提笔在这篇论文上写了一个大大的“优”字。

普京却真诚地说,“不,老师,没有你当年的指引,就不会有我的今天,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我一定要想办法救你!”索布恰克拍拍普京的肩膀说:“你有这份心意我就满足了,你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再说如果你明着帮我,叶利钦也不会放过你。”

但他欠了普京一个天大的人情,再说这样的人也不好惹,他想了想,说“借飞机给你肯定不行,我也不能明着帮你,但你可以不通过我从公司租借一架飞机......”

当年,普京的恩师是叶利钦政治上的死对头,叶利钦上台以后,即要把他投入监狱。危机之时,普京冒死将恩师秘密送往国外,不料却因此举得到了叶利钦的赏识,从此一步登天。

普京很快就秘密找到了瓦涅塔那,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没想到瓦涅塔那却顾虑重重,因为波兰跟俄罗斯离得非常近,关系密切,特别是他的航空公司有将近一半的业务跟俄罗斯有关,他担心如果因为这事得罪了叶利钦,自己的损失就太大了。

普京虽然出身平民家庭,但非常聪明,学习成绩很好,特别是他个头不高,也不强壮,性格上却桀骜不驯。

索布恰克吃了一惊, 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就是克格勃,这是个只对苏共中央政治局负责的特权单位,想抓谁就抓谁,说白了这就是个特务机构,在国内外名声都不太好,他怎么会想加入克格勃呢?

这就是一个平民的儿子,一个柔道高手,一个前苏联时代的情报人员,一个能够驾驶战斗机的国家元首——普京。无论经商还是从政,想要成功都必须需要两手,一手忠诚,一手能力,如果没有忠诚,能力无足轻重!人生的高度取决于你读过的书和遇到的人。

索布恰克当然能看出普京这个学生对自己的忠诚,他说:“瓦洛佳,谢谢你。但如果你真想帮助我,我不要你这样追随我,更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而要学会韬光养晦。好在你曾在克格勃工作过多年,苏联垮台时,你也没有参与夺权,叶利钦政府需要你这样的人。帮助我的最好办法是你赶快成功。”

《总裁商业思维》将帮助老板从人、人心、人性的角度构建持续获利,自动化运营的金三角,帮助创业者解决经营管理中的种种困惑!

之后, 在克格勃工作十几年的普京想改行,索布恰克二话不说就把他调到身边当市长助理。很多人在知道了这件事后,都跑来劝索布恰克:“普京在克格勃干过,让他给你当助理不合适。”索布恰克却说:“我了解普京,我看中的是他的能力。”

在涅瓦河三角洲,面对久违了的如画风景,两人都无心欣赏。索布恰克当然能看出普京这个学生对自己的忠诚,他说:“瓦洛佳,谢谢你。但如果你真想帮助我,我不要你这样追随我,更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而要学会韬光养晦。好在你曾在克格勃工作过多年,苏联垮台时,你也没有参与夺权,叶利钦政府需要你这样的人。要知道帮助我的最好办法是你赶快成功。”

但普京想的却是:如果在恩师遇难时,我袖手不管,那我还是个人吗?问题是,怎样才能帮助恩师免除牢狱之灾?想着想着,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克格勃时认识的那些朋友和关系,一个惊天的大胆计划在他的心里慢慢浮出了水面。

普京的出色表现,让他很快就从市长助理升任了圣彼得堡市对外联络委员会主席,后又出任了主管对外经济联系的第一副市长,成为了索布恰克得力而忠实的助手。

瓦涅塔那只得请克格勃出面,组织上把这件事交给了普京等人。普京知道这事不能来硬的,便通过克格勃在美国黑社会的关系,找到意大利黑手党的人,很快就把事情圆满地解决了。因为这件事,瓦涅塔那一直都对普京非常感激。

普京说:“老师,我在克格勃干过,我知道,就你这样的年纪和身体,如果被关进监狱,必死无疑!我这样做是出于我们的师生情,与政治无关,再说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你的命要紧!”然后,二话不多,架起恩师就从别墅的后门跳上了早已安排好的汽车,一直开到了机场。

让普京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恩师索布恰克跟现任总统叶利钦竟然是政坛上的夙敌。原来,在苏联解体之前,有两个民主政治团体一直在争夺权力,一派的代表人物是叶利钦,另一派的代表人物就是索布恰克。现在,叶利钦上台了,索布恰克仍然被视为“第二政治集团”的核心,叶利钦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人存在。

第二天上午,他来到叶利钦的办公室,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都说了出来“总统,我辜负了您的栽培,但他是我的恩师,我必须这样做!”

普京说:“老师,我在克格勃干过,我知道,就你这样的年纪和身体,如果被关进监狱,就等于判处了死刑!我说过,我这样做是出于我们的师生情,与政治无关,再说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你的命要紧!”然后,便不管他愿不愿意,架起恩师就从别墅的后门跳上了早已安排好的汽车,一直开到了机场。

话说当年,普京的恩师是叶利钦的死对头,叶利钦上台以后,要把他投入监狱。危难之时,普京挺身而出,冒死将恩师秘密送往国外,却因此得到了叶利钦的赏识,从此一步登天。

1970年,普京考入了彼得格勒大学(即现在的圣彼得堡大学)法律系,索布恰克是他的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