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看来,不就是工作吗?以猛哥的帅,猛哥的壮,猛哥的三寸不烂之舌,找个工作还不手到擒来?

虽然那时他没钱,但是他可是学校的小霸王,很多同学都想请他吃饭,还得看他的心情,所以,在一中的时候,他过得很滋润。

“送我回北海吧!我要给咱爹他老人家上坟磕头。以前我没时间看望他,也不懂事,没少惹他老人家生气。现在有时间了,我想去陪陪他,给他陪个不是!以后,我也打算先在北海呆一段时间,如果实在混不下去了,我再麻烦你。”王猛说道,眼底晶莹乍现。

王猛摔了两把鼻涕,擦干眼泪,又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了起来,背着手,看着养父的照片说道:”爹!你不是一直盼着儿子有出息吗?儿子向你保证,儿子以后会出息得让你做梦都想不到。儿子发誓,不久的将来,无论黑白两道都将记住你儿子我的名字,凡是听到我名字的人,无不闻风丧胆,屁滚尿流!白道我称雄,谁敢驳逆?黑道我称王谁敢横眉?”王猛霸气冲天地说道。

养父孑然一身,无儿无女,就他这么一个养子,把他拉扯大不容易,只是,王猛却未能为养父养老送终,这是王猛埋在心底永远的痛!

“我还有任务,任务时间不短,所以特意回来看看你们这帮熊货,顺便和你们道个别,怕你们这帮熊货想我想得睡不着觉,影响训练。”暴王呲着小白牙,笑着说道。

“哇塞!没想到我们还是校友!你那时候上学,一中是什么样子?听说那时一中很乱哈.......据说,当时一中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双霸王,不但是学霸,还是暴力小霸王,你认识吗?你知道现在北海的黑道大哥是谁吗?......”

王猛没有进入小岭村,只是远远地注视了一会,他看到了村子里曾经的家,那栋土房子已经塌了,院子里长满了蒿草。

暴王拒不接受上级撤退的命令,带领仅剩下的已经红了眼的三十多名战士,将故意贻误战机的同盟军小分队斩尽杀绝,致使整体任务失败。

王猛知道养父不易,虽然经常打架斗殴,但学习非常努力,为了节省学费,他接连以优异的成绩跳级。

如今,北海一中也有了变化,除了校园里还是那几栋楼外,操场由原来的水泥地面换成了绿色的草坪,围墙加高了,粉刷一新,原来的铁皮门换成了高大气派的镂空不锈钢大门。

“这是我姐,范琳琳!霸道总裁,年方二十七,至今未婚。你要是历史清白,可以考虑追求我姐。你没钱没房没车无所谓,我姐有钱。爱情不是以物质来衡量的,我姐的品味没那么低!但是,小白脸、吃软饭的、没志气的,边去!”小丫头又热情地把她姐介绍给王猛,小嘴巴巴地,很利索。

其实风神也知道,暴王英勇善战,文武双全,上级爱这货还爱不过来呢,哪里会吓死手?只是,殊不知这货一时的意气用事,惹了多大的篓子,本来有理也变成了无理,华夏还差点和老美干起来。

原来,风暴带队执行反恐任务,不知为何消息走漏,中了恐怖分子的埋伏。为掩护战友突围,风暴带领几名战士成功引开了敌人,但几名战士全部牺牲,风暴也身负重伤,昏迷过去......

“嘎?这么说,我现在就可以出狱了?我就可以重回部队了?”暴王闻言大喜过望,眼冒精光,一跃而起。

“草!你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货!”风神使劲在暴王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心里却是一酸,他知道,在暴王心里,早已经把部队当成家了,哪怕是在这军事监狱,在他心目中,也是家!

如果您熟悉历史类平台的文章调性,有才华,有个性,有内涵而不失风趣,懂历史,懂媒体,我们可以为您提供一个最有平台,我们欢迎具有写作经验的认识加入(地域不限)

“部队对我怎么安排的?”王猛侧身坐在军车的后排座椅上,收回看向后车窗外的目光,军营已经在他的视线里消失了很久。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中年军人,身躯挺拔高大,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显威武雄壮。一张黝黑的国字脸透着坚毅,眼睛不大,却内藏锋利之神彩。看其军衔,竟然是大将军衔。

在这场战争中,很多兄弟姐妹被拆散,也有很多老百姓因为战争而去世,但是小编要告诉大家的是,现在我们生活着的人,都应该对当时的战士们报以感激、感谢的情怀。毕竟如果没有他们,可以说就没有现在的我们。很多英勇的战士虽然活下来了,但是身体都有一些残缺。小编这次要和大家说的就是因为战争而失去的双臂的一位老团长。

这位老团长在失去双臂之后决定回农村养老,不占用政府的一丁点资源。但是就是这样一位值得人们敬仰的老团长,却在最近被小混混打进了医院。事情发生在一天傍晚,老团长在街边看下棋。这时路边一辆越野车横冲直撞开了过来,按喇叭,因为老团长站的地方是在路边。但是留下来的位置也刚好够越野车过去,所以就没有去挪动。但是越野车却在老团长的身边停了下来。下来了两位小混混开口就骂各种脏话。老团长回了一句小混混就对老团长拳打脚踢了一顿。

陆虎拿着大喇叭,往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随时逃跑的架势,然后把大喇叭放在嘴边,对着那道房门大声喊道:”暴王,有人要见你!“

“你是军人?”姐姐问道,她在机场外看到了王猛向一辆开走的军车敬礼,而王猛的衣着却是廉价过时的休闲服。

“呀?是你呀?帅哥哥!我们好有缘分哦!”此时,小丫头看到王猛,漂亮的小脸蛋上绽开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露出惊喜。

这些都是养父生前经常念叨的,养父经常对王猛说:儿啊,你要好好念书,将来有出息了,挣大钱了,你就给爹买猪头肉,买茅台酒,也不枉爹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要是能吃上你买的猪头肉和茅台,爹死也值了......

年轻人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个绿色的四角裤,一身数不尽的疤痕狰狞恐怖。此时,他光着大脚丫子,脚上连拖鞋都没穿。

”老大?你快点把这个祸害弄走吧?再不走他就成了监狱长了!“陆虎刀削般的脸上露出苦笑。

王猛的变化可是很大的,当年混黑时,王猛个子没有现在高,身体也没现在壮,面貌虽然很英俊,但没有此时的刚毅之气。

”好了,你个没出息的货!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暴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凶,这要是让那帮兔崽子们看到你哭,大牙都得笑丢了!你是军人,军人流血不流泪!憋回去!“风神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这货把眼泪收回去。

走出机场,望着万里无云的蓝天,呼吸着清新中有些咸涩的空气,王猛突然涌起一股豪情:我是暴王,战无不胜的暴王,这点挫折算得了什么?北海!为我的归来颤栗吧!

二十岁那年,王猛在执行一次佣兵任务中,偶然在丛林内发现了一名奄奄一息的华夏军人......

刚回来时,王猛住的是宾馆,虽然价格不菲,但心高气傲的王猛觉得,凭借自己的能力,找个工作还不是玩似的。可是此时,看着兜里仅剩下的一千多大元,王猛有了紧迫感。

“我姐的公司就在北海,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找我姐。你要是想找女朋友,就找我,我认识的美女多了去了,都是北海一中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小丫头又打了一个响指,说道。

“呀!姐姐,大哥哥又哭了!他是不是失恋了?”小丫头惊讶地看着闭着眼睛泪流满面的王猛说道。

”首长让我转达你:无论什时候,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忘了你是一名军人!还有,五大军区司令也让我转达你:有事你说话!“风神凝视着手下爱将,十分不舍。

“你没钱怎么生存?城市不是丛林!”风神刚收回去的眼泪差点又掉下来,这才是他了解的暴王!

“帅哥哥?你别哭了,你这么帅,天下何处无芳草,喜欢你的女人不会少!”小丫头很善良,也很热心,立即拿出纸巾,捅了捅王猛的胳膊说道。

养父是从孤儿院把王猛抱回来的,谁也不知道王猛的老家在哪里,也许是北海,也许是遥远的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