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见,耶稣赶鬼靠的不是利剑、符咒或魔法,而是靠着造物主的能力;而耶稣的门徒赶鬼靠的是主耶稣赐给他们的权柄。耶稣死里复活并升天后,他在世上的门徒建立了教会,一代又一代延续至今,今天神职人员驱魔赶鬼时的基础就是靠着耶稣当初赐下的权柄。

知道真相的秦天会因为自己的身世绝望,还是重新振作呢?无星是否真的已经离开人世?他会和秦天重逢吗?

他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抓住爱德华休斯神父拿着圣经的手臂,用力一扭,竟将手臂扯断了,爱德华休斯神父当场痛晕在地上。华特哈勒伦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中断驱魔仪式,并通知医院找几名壮汉,再将罗兰多伊绑起来。

3:收益比为奖励价值/任务消耗体力算出,代表该任务中,每点体力消耗能够产生常规图N点体力的产出,但收益比是个机械的数据,不能完全替代选择奖励的优先级。

华北河北省衡水(景县)教区的保禄神父四年前碰上一位自称'西山老母'的妇女。他忆述:'那个女人五十来岁,因肺心病而好几年不能下楼,但那天她自己骑了五公里远的单车到我们堂区,很让人费解。'    保禄神父续说,当时弥撒快要开始,她走进圣堂说要'和我斗法'。    '我给她覆手,她就休克了。教友都吓坏了,以为她死在圣堂里。'他解释,神父驱魔一般是私下进行的,所以不少教友都没有见过。    保禄神父在那位妇女苏醒后,把她拉进圣堂参与弥撒,其间她浑身颤抖,直至神父成圣体后才平静下来。到弥撒结束后,她完全恢复意识,并问神父:'我刚才是不是在你这儿闹腾呢?'    他指出,那位妇女从十七岁开始售卖殡葬花圈和祭祀用品。后来神父为她祝福房子,清理了她供奉的神像和符咒,其后更领洗加入天主教后非常热心。    四十余岁的保禄神父表示:'我们教区会驱魔的神父都没有接受过甚么训练,碰到有附魔的找来了,就凭爱德和信德帮助他们。'他续说,主教有时也会驱魔,而他没有明确授权给神父,但也默许他们这样做。    他表示,大多数附魔的人往往被误以为精神病而送进医院。据他观察,附魔者可以分为三类:'有家族祖传供奉邪神的,有因生病或灾难等去寺院或找神婆巫汉请邪神消灾的,也有因吵架生气或在清明节扫墓后把魔鬼带回来的。'    华东福建省一个沿海堂区的若翰神父说,在过去十几二十年当地'新教友几乎全是因驱魔而发展起来的',到近几年附魔的人减少了。    他指出,附魔的现象在农村地区较为常见。他相信:'附魔是天主的旨意,天主借此拯救一个人信仰。'    不过,若翰神父说:'靠驱魔传教是非常规方式,是天主在教会弱小的时候用以助我们一臂之力。但毕竟这不是正常的方式,随着团体的成长,天主不会同意我们偷懒,成天等魔鬼上门,而是要求我们用正常方式去传扬福音。'

驱魔应该在教堂或其他神圣的地方进行,如果方便,除了考虑到疾病或其他合理原因,可以在私人家里进行,证人(最好是家庭的成员)应该在场:这是特别规定的,作为预防措施,以防受试者是妇女。

这时病房里的小型物品飞了起来,砸向华特哈勒伦的头,他当场血流满面。不过他仍不放松,并命令恶灵离开罗伦多伊的身体。在仪式进行超过二十四小时后,华特哈勒伦用完最后一丝力气,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这份工作同时也折磨着他们的灵魂,让他们看尽了那些阴谋、丑恶、死亡、别离,甚至开始怀疑他们所做的一切是否有意义。

这四个驱魔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卡伦赞德骑士团长。每当驱魔人在黑夜中为王国驱除邪恶灾难时,卡伦赞德则挥动着他的长枪立下赫赫战功。

·紫菜:稀有物,常规获取方式全部都要看脸,34级矿坑毕业玩家大概可以保证每天1-2个进账,算上降临武器分解和舰团游骑兵兑换,大约可以维持每天2个。(安全值为一套圣痕升满即3种各22个)

再来看新教教会。新教在对待“驱魔”一事上的确产生了分歧。部分教会本着“唯圣经论”(圣经上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正确无误的),百分百认定魔鬼是存在的,相信邪灵会通过试探、诱惑和附身等方式伤害人类;同时也认为“附魔”(鬼附身)确实与精神疾病有着相似的徵状,比如出现类似癫痫、谵妄或人格分裂的情况,但“附魔”和精神疾病绝不是一回事。对新教如何驱魔这一部分内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见靖玖玮牧师所著的《圣灵的工作》一书(河北省基督教协会出版)。不过,另外还有一部分教会却公开否认魔鬼的存在,对圣经中的原文也有了怀疑和不同的见解,认为从古至今被记录在案的无数例“附魔”,今时今日全可以从医学上予以解释,因此也就不再认可驱魔仪式。(基督徒否认魔鬼,是否算是一种变相的否认上帝呢?)

电影《驱魔人》剧照。神父正在给小女孩驱魔。(《驱魔人》无论原著小说还是电影都是这一题材里至今都无人能超越的作品,几乎每一个登场人物的身上都隐藏着罪,结合这些人的罪来聊魔鬼,能谈的就特别多,我想单拎出来写一篇,如果您想看,请在淼哥的后台留言,我就有动力写了。)

“魔鬼对发言很谨慎,必须强迫它开口说话。当魔鬼自愿发言时,这是为分散驱魔司铎注意力的一个方法。无论是否出于好奇,我们不能问无用的问题。我们必须小心地审问,总是从问恶魔的名字开始。”

地区主教阿诺德•伦茨,照片拍摄于1959年,1975年为安娜丽丝驱魔时他已经是一位老人。

在进行一段时间后,华特哈勒伦对罗兰多伊洒着圣水。此时,罗兰多伊挣扎了起来。他不断地扭动身体,并不时从他身上,传出类似骨头断裂的声响,这时只见罗兰多伊的身体,以违反人体动作的方式,扭转一百八十度,并将手臂往后扭曲,从束带中,抽了出来。接着他将身体转回来,束带不知为何,竟被扯断。

“小、小、小C!”室友们慢慢挑开了小C的床帘,小C萎靡地半靠在床头,喉头艰难地滚动了一下,“饿死了……死了……了……”

本文来自豆瓣网友 黄二刀 的日记,首发自‘利维坦’(微信号liweitan2014),已获得作者授权

许多故事的开始,都是伴随着阴谋、凶杀、冤情、争斗。那天晚上,莫里茨公爵冰冷地躺在床上,脚边倒着一瓶“毒药”。

·高级技能材料:稀有物,目前常规获取方式仅有驱魔兑换以及每周两个的记忆战场积分奖励。

驱魔司铎是需要主教任命的(在意大利各地有大约300名驱魔者被任命),而阿莫斯在此领域里是最著名的。

这时病房的灯,一盏盏地爆了开来。威廉伯登神父与华特哈勒伦,被灯泡的碎片划伤皮肤多处。由于灯泡全数炸开,病房里一片漆黑。这时罗兰多伊的双眼,突然发出黄光,在黑暗中,显得更为骇人。

由于驱魔时间过长,其中一名老迈的神父,因体力不支,倒了下来,奄奄一息。没受过驱魔训练的华特哈勒伦,硬着头皮跟着另一名神父进行驱魔仪式。然而,进行不久后,这名女孩的眼睛、鼻孔、嘴角、耳朵开始流血。另一名神父也因体力不支,往后倒了下去,一动也不动。

最终,法院判处四位当事人有罪(判处神职人员有罪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但都是缓期执行,并没有人因为这一事件真正入狱。

近年来,很多从基督教延伸出来的异端和邪教故意错引圣经,用神鬼邪说蛊惑文化知识水平不高的信众,以达到自己不义的目的。它们打着魔鬼崇拜或驱魔赶鬼的旗帜在社会上实施的惨案数不胜数。一些大媒体不明所以,纷纷将矛头指向基督教。面对舆论的压力,基督教内部对驱魔赶鬼一事也有了争论。

目前,大多数当代历史学家、医学家和其他相关专家都将“鬼附身”这一现象归结于人类的精神疾病。另外,一部分笃信现代科学和医学的学者更是坚定地认为,自人类可以通过化学药品缓解和治疗精神疾病的那一天起,有着2000余年历史的“神职人员奉主之名驱魔赶鬼”一事,就变成了基督教的一大谎言。

事情要从1968年说起。那年安娜丽丝16岁,高中住校,是个学习成绩异常突出的尖子生。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某天夜里她感到身体被异物侵害,胸口被压得喘不过气,同时伴随着全身麻痹。这一夜的经历从此改变了安娜丽丝的人生。在家人的陪同下她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癫痫。在1968年至1972年间,这种“癫痫”总共发生了5次或6次。此外,她还莫名其妙地患上了胸膜炎、肺炎和肺结核,并在1970年中断学业,进入疗养院修养了半年时间。

当神父讲述他的故事时,他不停地微笑着。他对驱魔主题的热情是具有感染力的。“耶稣他驱逐恶魔。他从魔鬼的占有中解放了灵魂,教会得到了驱魔的权柄和服务。一个简单的驱魔礼是在领洗时进行的,但主要的驱魔礼仪只能由主教授权的司铎来完成。我已经做了超过50000起驱魔仪式。有时需要几分钟,有时需要几个小时。这是辛苦的工作,multo duro(很艰难)。”

虽然华特哈勒伦不知在牺牲多名驱魔师后,罗兰多伊的驱魔是否成功,但他再度到越南,随着美军参加越战时,又再度遇到恶灵附身的事件。

可见,对神的信心是驱魔的关键点。面对门徒的失败,耶稣首先是斥责了他们的信心薄弱,并告诫他们驱赶这一类邪灵的方法就是祷告和禁食。

这部1998年定下的《驱邪礼典》在2001年时由中国台湾地区的天主教会翻译完成,至今已在华人天主教地区派上用场十多年了,我国官方承认的天主教三自教会也在使用。网上可以找到完整版的《驱邪礼典》,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研究研究。

*在拿到更多样本做完各难度层次的统计分析之前,主贴对1.8更新驱魔收益和过去对比的变化不发表意见,也不对11月16日晚间的数据更新做定性。

几时教会因耶稣基督之名,公开用权能保护一个人,反对恶魔对他的纠缠,使他摆脱魔鬼的控制,称为驱魔。耶稣公开传教时曾驱魔多次,教会从祂获得了驱魔的权能和任务。单纯形式的驱魔,在人领洗时已为他举行了,在授洗礼仪中有驱魔之礼,由付洗神父为领洗之人举行、驱除恶魔对他的一切影响。大礼式的驱魔亦称大驱魔,只有由主教授权的神父才能执行,他必须慎重进行,严格遵守教会的规定。驱魔着重驱走魔鬼或魔鬼的影响,必须藉重耶稣托付于他教会的神权。

综上来看,如今大部分基督教(天主教+新教)教会仍旧会为“被鬼附”的人进行驱魔,只不过不愿意公开。换句话说,与“脖子上挂大蒜可以阻挡吸血鬼”不同,驱魔并不是封建迷信,而是一种宗教领域的正规仪式。

秦天作为狩猎场的驱魔猎人,驱魔除妖就是他每天的任务。然而对父母没有任何记忆的他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1.8版本开始的开放世界驱魔任务系统产生了比较大的变化,本来没想着搞这么个东西,但是晚上突然的数据更新导致已经接到手的任务奖励被更换,让我产生了要把驱魔收益搞明白的想法。

这时,病床突然震动了起来,且病房里,出现大量的哭嚎声,甚至听到有如地狱般的锁链声。两人并不畏惧,持续进行驱魔仪式。威廉伯登神父开始全身开始滴汗,华特哈勒伦见到,却大喊了起来,原来威廉伯登神父滴的不是汗,是血水。他全身的毛细孔,流出了一滴滴的血水。

爱德华休斯神父这时上前,将十字架摆在罗兰多伊的头上,并念着圣经的驱魔章节,华特哈勒伦则在一旁持续洒着圣水。这时整个房间有如冰库一般,众人冷到口中也跟着吐白烟。过了一会儿,罗兰多伊的头转了回来,身体摇晃了一下,倒在地上。

*本段立场基于80级真萌新,中低级玩家由于主线进度/舰长等级等问题,部分奖励只能通过驱魔获取,请自行甄别

“所有的信仰和文化,都有驱魔者,但只有基督信仰有真正的力量,通过基督的榜样和权威来驱魔。我们需要更多的驱魔司铎,但主教们不会随意任命他们。在许多国家,德国、奥地利、瑞士、西班牙都没有天主教驱魔师,这是一个丑闻。在英国圣公会的驱魔人都比天主教的要多。”神父说。

“我们可以分辨出假的案件;我们看着他们的眼睛。作为驱魔的一部分,在祈祷的特定时间里,用两个手指放在病人的眼睛上抬起眼睑。几乎总是,如果邪恶存在的情况下,眼睛看起来完全是白色的。即使在双手的帮助下,我们也不能很简单的分辨出瞳孔是在眼框的顶部还是在眼框的底部。如果眼睛是向上翻,附身的恶魔是毒蝎(scorpions)。如果向下翻,它们就是蛇(scorp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