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又忍不住说了一堆废话。这一期的主角是蚰蜒,读音同“油盐”,对多足生物有莫名恐惧的朋友请点返回键,当然也欢迎你鼓起胆子看完。

“幻想生物标本馆” 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私人博物馆,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很多离奇的黑暗生物干尸。

↑  蚰蜒,成年后有足15对,其中最后一对足极长(上图中蚰蜒缺失2只足),触角细长,行动敏捷,是蜈蚣的亲戚,同属唇足纲。上图是一种小型蚰蜒,算上腿,体长约4cm,常出现于裸露岩石表面与废弃房屋中。

↑  一种涡虫,未必是笄蛭涡虫,因为它没有扇形头部,所以我也不能确定它是个什么涡虫,另外由于这家伙难以区分头尾,导致它看起来不如笄蛭涡虫那样机智。

绦虫纲,一大家子巨大的寄生虫,包括体长达到20米之巨,还能寄生在人体肠道中的牛带绦虫。

↑  蚯蚓一直没有放弃挣扎,对死亡的恐惧使它爆发出巨蟒一般的力量,甚至带着笄蛭涡虫翻滚出去一段距离,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笄蛭涡虫越裹越紧,并开始分泌消化液,它要尽快完成猎食,否则可能会引来蚂蚁等抢食者。

人类不计后果地向大自然巧取豪夺、令环境不断受伤的同时,新冰河世纪的脚步正悄悄地向我们逼近,而暴发的时间,不是明天,就是后天。

↑  好在笄蛭涡虫和蚯蚓两位失明人士经常会迎头相撞,没过几天我又看到了这样一幕,这场猎杀发生在一条排水渠的底部,水泥地面让我们能完全看清楚每一个细节。稍稍遗憾的是我们来晚了一步,这时的笄蛭涡虫已经吃到了八成饱。

↑  笄蛭涡虫,我估计广东地区分布着至少数十种,我见过其中的几种,图上这种黄色体表,背面有三条黑色纵纹的种类最为常见,它们和蚯蚓一样惧怕阳光,所以几乎只有在夜间才能与它们相遇。

↑  除了在地表,甚至在树干上也能看到蚯蚓,这是一种体表能反射七彩光芒的蚯蚓,偶尔会在白天看到它们匆忙赶路,寻找着能够遮阳的栖身地,身上反射出彩虹般的炫光总让我惊叹。

至于白额高脚蛛,它们因为外形的缘故一直以来都生活在人类拖鞋和扫帚的阴影之下,但怎奈我不是正常人,所以我得花上一段时间好好想想怎么给它们洗白。

↑  大蚰蜒主要以各类小型节肢动物为食,它的猎物多分布在地表和低矮灌木上,所以蚰蜒夜晚猎食时一般不会爬到太高的地方,其中平坦的岩石表面是蚰蜒的首选,蚰蜒凭借极快的移动速度,在开阔地区可以灵活地进攻或撤退。

↑  蚰蜒捕食东方水蠊。东方水蠊的活动习性与蚰蜒非常相似,加之其数量奇多且皮薄馅大,所以也成了蚰蜒最喜爱的食物之一。

被追踪的大人都有同样的特征:他们都在生活中经历过巨大的痛苦。有时候,这些痛苦就是Slender man带来的。·如果对方是大人的话,受害者会被他它追踪很长时间,从几天的时间到好几年,并会只是 “Slender Sickness”这个病状。病者会有偏执的症状,流鼻血,做恶梦,出现幻觉,等. ·最终,Slender man会将受害者绑架到附近的森林,并杀掉他们。

© 编辑:尖峰视界 (微信订阅号:尖峰视界 / 微信ID:Apextaste / 新浪微博:尖峰视界)

↑  一起大规模群死群伤事件,图中蚯蚓无一幸存,当天昼间的阳光过于猛烈,这些来不及回到泥土中的蚯蚓因阳光炙烤而死亡,夜间我们发现了这个位于三条山路交汇处的蚯蚓坟场,数十平方米的地面上散落着上千具蚯蚓尸体,它们散发出浓郁的腥臭气味,直击人的灵魂。

没有人知道Slender man的动机是什么,但是知道这几点,Slender man会因无人知晓的原因.

↑  笄蛭涡虫的活动几乎不会受到地形限制,只需缓慢蠕动柔软的身躯,它们可以想去哪就去哪,因为蚯蚓也钟爱在这种阴暗潮湿的地方藏身,所以灌木之下的落叶层是笄蛭涡虫最喜欢的狩猎场所之一。

↑  控制蚯蚓数量的任务,一直由笄蛭涡虫(重申一遍这四个字的读音:机智窝虫)承担着,这是一种各方面都不在常人理解范围内的生物:一种身形细长,浑身被自身分泌的黏液包裹着,行动极为缓慢,几乎只在夜间出现,游走在地表和地缝中寻觅着蚯蚓的生物。

↑  在祖国大陆南端,生存着数量惊人的蚯蚓,图上是一种最为常见的棕灰色蚯蚓,平均体长20~25厘米,几乎每次来到野外都能看到上百条,但叫不出名字,可谓最熟悉的陌生蚓。

↑  被笄蛭涡虫吃剩的蚯蚓尸体,由于受到沙土覆盖而无法看清,虽然我很想看清楚笄蛭涡虫会把蚯蚓腐蚀成什么样子,但蚂蚁们已经赶来为蚯蚓送葬,我也不应去干扰,看来只能等下次机会了。

他会盯梢、掳拐、甚或伤害其目标,特别是儿童。起初的猎杀方法是将被害人的器官挖出并装在一个塑料袋中,然後再放回原位。可是随著他渐渐比以前还要强大的关系,现在可以直接让小孩从这个世界消失。

↑  大蚰蜒毒颚末端非常尖利,攻击猎物时会释放毒素,虽然能快速杀死小型猎物,但蚰蜒的毒性对人类不会造成严重损伤,顶多是红肿胀痛一阵子,加之蚰蜒不会主动攻击人,所以说蚰蜒对人基本不会构成威胁。

↑  虽然蚯蚓被达尔文誉为“地球上最有价值的动物”,我们从小也都知道蚯蚓是农民伯伯的好帮手,它们在土壤中钻出的孔洞和留下的排泄物都对土壤环境的改善大有裨益,但蚯蚓也有一个不可否认的弱点:智商不高。

↑  蚯蚓体内富含大量蛋白质和各类营养元素,蚂蚁们也不愿错过这样一顿大餐,工蚁、大工蚁和兵蚁齐上阵,喊着我们听不见的口号,卖力地把蚯蚓尸体拖回巢穴,宛如珠三角西岸上的纤夫。

至于今后,我盼望着能当个护林员,亲手抓些盗猎份子定是快事一桩,或者能从事自然教育或是野生动物保护也都是美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