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你坐在桌子旁,给外甥辅导功课,我刚进家门,你就指着停在客厅里的小电车,告诉我说:“去给电车加点油,我已经把它改装成了摩托车。”

帅气的慕瀚宇和美丽的叶可颖,在外人眼里,就如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有叶可欣知道,事情的本来面目。

他就紧紧牵着我的手,用他所知的有关知识,一遍遍给我解释,那到底是一件多么小多么小的事情,完全没必要像我那样太担心。

当天晚上7点左右,当办案民警在叶某位于嵊州市三江街道的出租房外蹲守时,小芳的父亲接到了嫌疑人打来的电话,对方说愿意送回小女孩,让他去当地汽车西站接人。几分钟后,小芳的父亲在嵊州市东桥附近,找到了独自一人站在桥边的小芳。而送走小芳后返回出租房的叶某,也被蹲守民警抓获。

在我们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互利行为了:商场需要零钱,而我们不喜欢带一堆零钱出门。

可是,大伯刚才明明说梁明宇没的找她,难道这世上还有另外一对叫做叶可欣和梁小宇的恋人吗?

此时,慕瀚宇已经将行李箱交给保镖,转过头来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闪烁着讥诮的光芒,很犀利,也很霸道。

坐在沙发上,紧紧拥抱着我的老公,过了许久才渐然平静,我们面对面坐着,四目相对。我问——你刚刚那么害怕,是不是想着我如果真的疯了,精神分裂了,你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发愁以后的生活了?

叶世岭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和慕瀚宇结合,这样自己的公司,可就能转危为安了。想想心里就兴奋。

订婚晚宴的客人还在外面,大家谈论着商业,互相敬酒,漫天的烟花看起来十分的耀眼,可是叶可欣的内心已经黑暗的让她自己都无法触碰。

当时光一寸寸向前,褪去生命中很多有关无关的人和事,当一切重要或不重要的,也都全部随光阴隐去,最后所剩的,相依为命的人,是,也只能是,那一路走来,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夫妻。

今年4月,世界顶尖机构的科学家聚集在罗马,与一个想象场景进行了思维搏斗:假设有一块足够造成空前影响的小行星正向地球疾驰,受到影响的地区包括世界上最贫穷和最不稳定的国家,政策制定者为爆破还是转移这颗小行星而斗嘴,国家之间几乎要爆发战争。在这场行星防御会议上,天文学家、物理学家、核工程师和数学家汇聚一堂讨论陨石撞地球导致区域性损害甚至文明结束的微小可能性。这一会议的目的是分享小行星对地球造成的威胁方面的信息和随之而来的解决方法。今年的重点是探索在面临这种威胁时,国家之间是否能够合作。科学家相信,如今我们有阻止地球遭遇小行星撞击而毁灭的技术,但没人知道在面对这种危险之时,人类是否能够或愿意合作。

C城的夜晚总是那么的耀眼,似乎这里面的人们都在过着奢华的生活,月色的衬托让每个人看起来都很迷艳动人。

叶可欣把衣服盖在了自己的身上,眼里都是泪水,而慕瀚宇看着面前的叶可欣,叶家的人这辈子就是欠自己的,就算是叶可欣,也这样的被自己征服成为了自己的女人。

“啊,不好意思啊,我就是走错房间了,你们说的话我都没有听到的,你们继续,我不打扰。”叶可欣说着准备抬腿就跑。

“好吧,姐姐,你一会不舒服就喊我!”叶可欣不放心地叮嘱。叶可颖回头握了握叶可欣的手,微笑着示意她别担心。

这样比较下的未读的名著一多,也就绝望:本人是不可能再有一个美满的文学阅读人生了,悼词里朋友们也只好将我写成\"一个随便翻翻的人\"了,虽然曾靠文学第三产业谋生一辈子。而且即使读了,也不像我身边的文学壮士,能从作品中读出作家的内心,对作品精通得可以成为该作家的心理医生。本人是哪怕读了,说难听点也就只那么着迷于作品里两个字、两句话怎么捏在一起,作者说话的那份口气怎么被串在字之间,像吃拔丝苹果一样。语言的草坪上被作者新剪后飘出的一些清香对我竟然很重要。光只注意那份入口感了。有时甚至捣浆糊到像欣赏凉拌黄瓜和冰镇汽水那样欣赏作品的肉感和纹质,皮毛至极。与听音乐一样,无论是古典四重奏、爵士还是摇滚,我这个年龄上反而堕落到只听两个乐句是怎样被粘在一起的,只听瞬间里音的绽放,要听弄出来的那一点噪音热闹得有没有一点意思了。当下的音色居然对我最重要,热闹了就来劲,哪怕还未出旋律,最喜欢那种要把时间磋成粉末的切分节奏,或某一区段内丰富得不想再去听下面的表现主义瞬间。我得承认自己对文学文本的需要是视淫、听淫、恋物和拜物的。面对文本,如德里达说,我象个十恶不赦的凶手,虽然自己是第一个受害者。

那时候她才六岁,梁明宇十二岁,爸爸妈妈都还在,她还是个单纯快乐的小公主,叶家跟梁家是世交,她的世界还是温暖幸福的。

再说好的文学爱好者不光博览名著,还能把一个作品读很多次,每次都读得死去活来,颠五倒六,这又给多读增加了障碍。有作家宣称读过十遍以上的《红楼梦》,言下之意是他的文学资质了得(作家们说他读过许多名著,那意思是他这下子就不可能写得不好了,由此你就必须包涵他写的东西了?另外,你去看看余华、王朔、苏童自己列出的喜欢的作家,那一定象福格纳、略萨这样的被文学界诊断为典型的主流而被册封的作家,他们绝不会去喜欢被贬为三流但很有意思的作家--作家们更是喜欢炫耀我读的是什么的?更不应该相信作家说他自己读过谁,于是就得了某某的真髓?作家们的炫耀:我不光读过很多名著,以很精当的方式读它们,而且我能聪明地躲开很多普通人不幸落入其魔爪的那些不入流作品--象爱情的自欺欺人一样:我只为我爱的人勃起,成功地躲开了一切诱惑)。

失神了片刻,叶可欣重新回到现实,她怀着一种奇怪的念头将瓶塞打开,将里面叠成团的纸团打开。

叶可颖夹了一只虾放进叶可欣的碗里,“姐姐很累了,不习惯那种活动,想好好休息一下。”

最后让我学着卡尔维诺来定义那些未读而该读的明著/名著/命著/(过)敏著:还未读过的书,那为阅读以外的目的而写的书,那属于在它被写出之前就已被读过的这一范畴的所以打开它之前我就已读过的那些书,那些如果你还有一次生命就一定会去读但你此生的寿数已限所以就没读的书,那些你一心想读但由于你还先欠着那么多该首先读的书而至今未读的书,那些现在还很贵,你要等到它们变成削价货再买读、你绝不肯从别人手里借了来读的书,那些每一个人似乎都已读过,因此就未读却已像读过它们一样的书,你已计划了好长时间要读的书,你好几年都在搜求而未果的书,那些与你目前正专心做的事同步所以读了就是重复的书,那些你想要占有的此时无用但将来万一会对你的人生有用的书,那些你想放在一边也许这个夏天有时间读的书,那些你需要它们去凑现存于书架上的书的书,那些能使你充满突然的、不可解释的毫无理由的好奇心的书,好久以前读过现在认为好象还未读过一样的该重新读一下的书,那些你总是假装已读过而现在真的该坐下来真的去读一下的书……

“你这个臭男人,竟然欺骗我的姐姐,你休想把手机拿走。”说着,叶可欣把手机往身后塞了塞。

梁明宇望着叶可欣的背影,虽然帽沿压得很低,他看不清楚她的脸,但却有一种似曾相认的感觉。

“来吧,可欣,马尔代夫的风景很美的,姐姐可能一辈子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叶可颖轻声咳嗽,言味深长地暗示着。

“你就别痴心妄想了,我姐姐对你一往情深,几乎把心都要逃出来给你了,你竟然这样对她,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叶可欣愤怒的看着慕瀚宇。

一群女大学生经过,纷纷议论不已,甚至有些女生把车和人圈在了里面,犯起了花痴。大家再猜着,这么个大帅哥,到底是在等谁。

一股酸水冲了上来,“呕!”叶可欣一口呕了出来,隔着位置,不少脏物喷到了慕瀚宇英俊的脸上。

其实,夫妻两个人,不管哪一方有了难处,哪怕是再小的难处,又哪怕是刘涛王珂那样的惊天骇浪,这些都不可怕,只要另一方一直坚实地和你站在一起,累时搀扶一把,痛时给以安慰和拥抱,日复一日,生活总会重归美好。

他一袭白色的西装,高雅而又迷人,温润如玉的五官,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深深的书倦气质。

梁明宇亲手写下了叶可欣的愿望,将愿望瓶放入了大海之中,两颗小脑袋挨在一起,紧紧盯着那只瓶子远远地向大海飘去。

我内心烦乱不堪,不知道怎么办,后来就在家偷偷装了摄像头,想观察下我不在家时,你都在做什么。

慕瀚宇一袭紧身的长风衣,完美的身材更显得霸气,仍旧是一副时款的黑色太阳镜遮住犀利的眼神。

人们常说英国的教众在缩水,但这种说法不足以体现英国基督教所面临的灾难范围。人口普查显示,2001—2011年间,英国出生的基督教成员降低了530万,即每周减少约1万教众。按这一速度,英国基督教将在2067年在数据上消失。届时主教堂建筑将保留,但它们的作用将改变;教区教堂将被拆除,或转为世俗用途。这些预测未必会成为预言,但确实,在大不列颠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和凯尔特人之中,基督教正在渐渐逝去。为什么英国基督教面临这一灾难?答案只有一个并不简单的词:世俗化。在社会流动性的冲击下,“合理结构”(相信同一事物的人际网络,传统上包括家人、朋友和邻居)崩溃,尽管信仰不能简化为一种社会程序,但合理结构的崩塌确实不利于超自然信仰的持续。

最博览群书的人,一生里也只与跟总数相比很寒酸数量的名著打过照面。比如,我们本应浩瀚的\"世界文学\"其实只是那些靠文学吃饭的人编出来的,是零售,还不是全货批发。它刚好够一个大学文学讲师写一二学期的讲课教案,够一个本科生读两学期,供一个小伙子花一两个星期到一两个月翻一遍,好向心上人宣布已广读世界名著。曾在某大学教过一门真的叫\"世界文学2\"的课,是夹在两位本系女才子中间,她们要讲的是欧美和东亚,古代与现代,轮到不才来湿脚的,只剩几个未打扫的象孟加拉国情歌、冰岛史诗这样的墙角了。可是又发现我的打破吉尼斯最狭窄纪录的\"世界文学2\"仍是没讲到黎巴嫩文学、刚果文学和爱斯基摩文学,而楞过神来说,这\"世界文学\"里还应包括中国文学的--把中国文学之外的文学叫做世界文学,这成什么逻辑?而真要有一种完备的世界文学,那它一定会比我们的永乐大典还厚,还要面面俱到,那谁又能吃得消?而且由于印刷术的功劳,大作家和名著已越积越多地保存下来,按以往速度,到3000年,全世界会有6个以上的莎士比亚,中国会有30个以上的鲁迅,我们的文学爱好者到时怎么博览名著,家里的书室如何放得下\"中国文学\"或\"世界文学\"?而且最要命的是,那时的人已不肯读纸媒体了,阅读可能已不是用手指头将一个白色六面体翻一遍这样的事体了,我们还怎么炫耀自己博\"览\"群书?卡尔维诺《冬夜里一个旅行者……》写到从来懒得读文学作品,却在做大学文学讲师的罗塔莉娅的奇事。她的高招是让电脑替她来读:搜寻一本书里出现得最多的十个字,然后来分析这十个字……她靠这种量化的科学分析打败了很多同行,不用辛辛苦苦地读,就能被业内人士誉为最客观的批评家……

叶可欣在一旁的开心的拿着手机开始拍着照,她希望不错过任何有关于姐姐幸福的瞬间,正在抓拍的时候突然对上了慕瀚宇的眼神,太过于犀利,看得人直发抖,叶可欣突然被他的眼神震撼到了,手机一下子不注意倒在了地上。

因为是摆显消费之一种,我们的文学阅读不经意常带一些虚荣甚至虚伪:我们经常不为自己,而是为别人去读,读给人家看,想知道别人已经知道我们在读。如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人人赞叹过的好作品,就感到是原罪,不敢声张,迁延着说自己还没读,将要读,或没读完,意思是以后会读完读懂读喜欢的。批评家和学者都炫耀自己读得很多,津津乐道已读过的那一些,不肯承认自己的阅读和理解是象大多数读者那样,是\"在路上\"的。他们将读过的作品当作权威之资本,从不为那一些未读而该读的名著着急或内疚,不愿知道那么多未读的名著就象命运之剑那样悬在头上,随时可来否定其已读过的一切,吊销其执业资格--而他们这样的职业读者理应读得很多,他们正是靠多读广读来获得开业许可的。

我妈这时不慌不忙的走到电话前一本正经的说:咋地美女,我这在家拖地呢也让人给告了?你们法院什么活都接啊!

“小姐,请您坐下来,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空乘有礼貌地走过来,帮叶可欣扣安全带。

李俏俏的无心之言,却让叶可欣内心一阵刺痛,看也没看李俏俏,头也不回的走了,“无聊,白痴,变态。”不知道说的是李俏俏,还是慕瀚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