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作为一个作者认真去构思创作一个小说的话,一辈子写不出几本书来,有的人一辈子就写出一本来。《三体》写完之后的两年,第一年我写了一部分,结果写到后面自己不满意,就废掉了;第二年我又重新开始写,写了一部分之后,又不满意,又废掉了;这一年我还在写,能不能写到满意,我也不知道。

“黑暗森林威慑”的思路同样也是面壁者雷迪亚兹的思路。“威慑”与雷迪亚兹的氢弹威胁虽然手段各异,但异曲同工——都是一场超越生存法则的向死而生。我们不要忘了,雷迪亚兹是委内瑞拉前总统,这意味着他身上有着第三世界特有的清醒。雷迪亚兹知道,第三世界国家与超级大国之间的斗争是绝对的永恒的,和平是相对的也是渺茫的。面对超级大国批颊亢喉的封锁,唯有“蛋与蛋壳都碎了”的勇气和胆识,才可能让一切超级大国发抖。而三体与地球的关系,也正如同超级大国与第三世界的关系。只有甩开膀子玩阴的,大炮开兮轰他娘,才能打破封锁,走向独立自由,此外别无他途。而这常常意味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雷迪亚兹和罗辑的方案都充满血气。在《理想国》里的建城讨论中,血气让人走出了日用饮食的“猪的城邦”,走进了健旺昂扬的“纯粹城邦”。如果说打死雷迪亚兹、选举程心为“执剑者”的杂众仍未走出“猪的城邦”,那么血气浩荡的罗辑、雷迪亚兹则在走出“猪的城邦”的同时,也挑战了耿耿不灭的“黑暗森林法则”。“黑暗森林法则”对于三体而言仍然有力,但对于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类代表而言,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动摇:并不是所有文明都贪生怕死,也并非所有地球人都贪生怕死。人不仅仅拥有生存本能。三体人有超高的智能,但并没有精神(至少书中未有体现)。而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罗辑的斗争再次证明了异质世界观的胜利。“黑暗森林法则”在这里被质疑、摇撼和证伪。罗辑和雷迪亚兹俨然成为了新的为自然立法者。即便生存法则仍然是最高法则,但此时的生存已不是缩回去的生存,而是“站出来生存”(海德格尔语)。正是这种“站出来”的生存,让人类在三体人面前赢得尊严。

太空中闪烁着数不清的星星,与繁星相伴的是黑漆漆的背景,那些星星就好像挂在黑幕的上面。

叶文洁的老辣,倒并不在于她对“绝对的恶”有太沉重的体验。叶文洁的清醒,乃在于她认识到了人类以外的文明也必定和人类彼此彼此甚至更恶。所以,她向三体文明发出的信息,不是请求他们来拯救人类,而是请求他们毁灭人类。叶文洁并不相信天是蓝的,并不对任何非我族类者抱有任何幻想。她知道,这个宇宙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拯救),却有无缘无故的恨(毁灭)。在叶文洁发现的“黑暗森林法则”里,人类(宇宙)的恶来源于源于生存的本能,而茫茫宇宙同样未能免俗。新柏拉图主义者普罗提诺认为:“恶是善的缺失。”当没有任何“活着之上”的善来规导生存,仅有的生存世界便很容易被恶坐实。而那个极端的年代和黑暗森林宇宙一样,生存成了沉默的法则,为了生存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叶文洁举一反三地把生存法则扩张到了宇宙,不得不说是一场伟大的“人为自然立法”。

除此之外,《三体》中还有许多一望而知的现实影射,如称叶文洁为“统帅”、最高指示、大国之间的博弈、联合国权威等等,但最为关键并始终贯穿的是关于社会制度的解决方案,进一步说,是处于黑暗森林之中的人类的政治体制问题。

顺手附一篇写于2016年2月份的万年老文《三休,三休,三休!》,当时名称还叫《三休来了,三体还会远吗》,两年过去了,被打脸啪啪响。心疼自己,心疼剧组,心疼二狗,心疼读者和观众。

中国80后科幻女作家郝景芳凭借《北京折叠》入围2016年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科幻小说对于中国人来说是西方舶来品,其兴起是从翻译国外科幻小说开始的。

大制作电影有一个成功方法是不温不火,没有赚钱没有赔钱,但这条路在《三体》这是被堵死的。《三体》的电影要么是非常成功,要么是被人骂死。对成功的 希望和失败的可能,要有一个客观的估计。所以在我的预期中,《三体》这个项目所面临的其实十分险恶。

叶文洁一开始就是绝望之人:当人类无法自救之际,不可能有别的力量来拯救人类,相反,只要三体人感知了人类的存在,便自然而然地认为自己受到威胁:霍布斯揭示的“先发制人”法则在此便正中了叶文洁的下怀:只要人类的存在客观上可能对三体人的存在构成威胁,那么三体人毁灭地球,便是一件“与你无关”而与自己有关的必须。在“黑暗森林法则”统治的宇宙里,在生存是最高价值的“宇宙真理”中,没有最恶,只有更恶。叶文洁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宇宙的。如果说古典哲学教人学习死亡,那么现代哲学则教人学习避免死亡。避免死亡必然无所不用其极。当死亡奏出现代哲学第一个音符之后,生存便成了现代哲学的元命题。在为生存展开的斗争中,要对抗恶只能自己成为恶。对抗恶反而成全了恶。在这种意义上,叶文洁无师自通地达到了现代哲人的高度。灵魂一朝在黑暗中老去,犹如哲人之老。(套用阿拉伯思想家阿威罗伊名言:“我的灵魂一朝死去,犹如哲人之死。”)

刘慈欣:我对国内的影视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大成本的影视制作是很难的,我们对中国的科幻电影应该采取一种宽容的态度,关键是有一个好的开始慢慢赶上差距,《三体》的电影制作可以用两个字形容,险恶。国内的影迷对他很期待。成功或者失败,风险都很大。

与之相应,三体文明经历了200次的毁灭与重生,这毁灭却是由于其恶劣的自然条件所致——三个太阳的不规则运动。然而,叶文洁与伊文斯始终未能看到,三体文明的危机也有其内部因素,三体人并非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但是当“人类”整体堕落之后,只能依靠外来的“天罚”,第一次,“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出现了,因为有了三体文明作为他者。由此,人类终于真正意义上将目光投向了宇宙,然而,宇宙的黑暗远远超乎想象,人类踏上了漫漫的自我拯救之路。

今天是2018年3月22日,今天非常的热闹,很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为啥呢,因为传言亚马逊要拍《三体》剧了,还要花10亿美元,比《权力的游戏》投资都大!

科幻小说受欢迎,并非出于偶然,是时代焦虑的一种反映。千百年来,人类多么想挣脱易朽的肉身,实现灵魂的绝对自由。但理性与科学却拍醒了我们:“宇宙的基本事实是氢,还有空空如也的空间。宇宙是重力、电磁和原子力,它们穿梭在荒凉的绝对真空中”。此时,科幻小说试图为人类进化的终点找出一条想象性的通途,让我们的梦可以延续。

原来是在向《普罗米修斯》致敬啊,但是,但是,这背BGM这的不是《星际穿越》吗?!导演的科幻情怀真的是满满满满满啊。

一天,苏格拉底考他的学生:“世界上有没有绝对的恶?”学生百思不得其解:“世界上怎么会有绝对的恶呢?”苏格拉底微微一笑,说了一句:“你还年轻。”不知这是不是“图样图森破”的最早由来。应该说,人类的历史就是走出年轻的历史。然而,在走出年轻的征途上,有的人走得太远并走向了虚无。《三体》中的叶文洁就是这样一个走出了年轻然而走向了虚无的老辣之人。

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也尝试了一下,在桌面新建一个空白RAR文件,将其命名为“大过滤计划”……你猜猜这个空白RAR文件有多大?对,刚好20字节!

故事发生的时间也很诱人啊,注意,不是公元2837年,是公元2837年之后的几千年,距离今年2016年是“几千年+821年”。人类文明几千年的发展,各个星球啊,大过滤计划啊,想想都让人激动。

钛媒体注:刘慈欣的科幻小说系列《三体》三部曲(又名“地球往事“三部曲)由《三体》、《黑暗森林》、《死神永生》三部小说组成,被誉为迄今为止中国当代最杰出的科幻小说,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本次获雨果奖的是该系列的第一部《三体》(英文版)。

于是,没有遇到任何困难,所有人都完成了任务,好像知道亨利吸引火力都吸引了谁,引向了哪里,又是怎么摆脱的。

这些生死存亡的选择其实可归于一个选择:人性还是生存?而作为起点(“文革”)与终点(宇宙)之间的连结,刘慈欣也一直在进行着道德追问:“如果存在外星文明,那么宇宙中有共同的道德准则吗?”于是,刘慈欣纠结于两个向度的道德上:黑暗宇宙的零道德,和人性的道德。人类一次又一次地从绝境中重生,但最终依旧毁灭在歌者那轻描淡写的清理中(“给我一块二向箔,清理用”)。是啊,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

刘慈欣:对我个人来说,我认为创造力是比黄金还珍贵的东西,真正的创意可遇不可求,但是我们只能努力开拓自己的思想,让自己的思维不受眼前的某些东西的阻碍,从而尽可能的广阔,这是我一个外行对创业的建议。

几千+821年之后的人类科技真的是强大的无与伦比啊。刚刚基地控制室和戈迪斯星球之间的通讯没有任何延时,现在到火星之间的通讯业完全没有任何延时,没有任何延时!虽然不知道基地控制室是不是在地球,但是不管在哪里,和外星球戈迪斯以及火星之间的通讯都没有延时的技术,确实是厉害。

刘慈欣:对我个人来说,我认为创造力是比黄金还珍贵的东西,真正的创意可遇不可求,但是我们只能努力开拓自己的思想,让自己的思维不受眼前的某些东西的阻碍,从而尽可能的广阔,这是我一个外行对创业的建议。(本文首发钛媒体)

最早发布类似消息的应该是未来事务管理局,今天半夜里就放出了这个消息,截至截图写文的时候已经有2000左右的转发。

章北海的逃跑不可谓不清醒,他的失败主义思想最终也被证实。他的灵魂已被黑暗压垮,为逃跑而不择手段,终于导致了可耻的毁灭。章北海完全可以在仍未陆沉的斯世静静地自然老去,本不必祈求于冬眠的拖延和未来的逃离,更不应公船私用于逃跑。未来的逃离并不能延长他的寿命。章北海之所以选择未来出逃,或许是因为他过分高估了自我保全的本能的力量(同时过分低估精神的力量)。章北海把所有的宝押在了逃跑这种本能活动之中,却不知本能的世界恰恰就是率兽食人的自然状态。他可以成为吃人者,也可以被吃掉。本能的世界正如他那艘太空舰的名字“自然选择”。是否被自然选中,并不取决于自己的求生欲望,而是取决于他人的求生欲望是否比你更强。逃亡时的自相残杀,是比拔腿就跑更凶猛的力量。机关算尽的章北海,终究也没有算到自然到底选谁。

而且,都几千+821年之后了,基地用的电脑还都是WindowsXP系统的,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情怀呵!

我屮艸芔茻,这是什么高科技枪,杀人不见血,连尸体都不见了,不仅尸体不见了,连尸体的衣服和捆绑尸体的绳索都不见了!!!!

黑暗宇宙是无情的,冷冰冰看不到一丝光明。刘慈欣曾经非常强悍地表示:“敬畏头顶的星空,但对心中的道德律不以为然。”宇宙如同茫茫沙漠,生命多如沙砾,为何人类这颗沙子要如此特殊?虽然人类的内在世界同外在宇宙一样无限,但刘慈欣显然对此没多大兴趣,他认为那是“自恋”的主流文学的任务。隐隐约约中,刘慈欣对人性悲观而厌弃。

是的,很美,美得惊人。你猜下面这个场景是在哪里?这不是人类的落日,这不是地球的落日,这是火星的落日。

Investors, for example, say Amazon is in talks that will probably result in its earmarking $1bn to acquire the rights and to produce three seasons of episodes based on a science fiction trilogy known by the title of the first volume, The Three Body Problem by Liu Cixin, a work that is wildly popular in China. It will prove more of a blockbuster than Game of Thrones, some mainland industry insiders predict. The rights are held by Lin Qi, the chairman of Youzu Interactive, primarily a developer of online games that is listed in China

如果不是反派咒骂到“妈的,原来是两个复制基因”,我一定一位男女主已经被杀了,反派已经成功了一半!反派,我刚要赞美你做事果断没有放走男女主角呢,事情怎么就到了这幅地步。还有,复制基因是怎么回事,复制基因就可以进行乾坤大挪移吗?!

雨果奖是“世界科幻协会”(World Science Fiction Society,简称WSFS)所颁发的奖项,为纪念“科幻之父”雨果·根斯巴克(Hugo Gernsback),命名为雨果奖。雨果奖堪称科幻艺术界的诺贝尔奖,与星云奖一道被公认为最具权威与影响的两项世界性科幻大奖。

此刻我的心情是崩溃的,彻底崩溃的,全宇宙,全人类的命运现在都存放在我的电脑桌面上,难道拯救或者毁灭人类的重担就落在我肩上了吗?简直恐怖啊!

刚到哥哥家,没多久就被发现了,还被戴维强制视频聊天了。这一点儿都不奇怪,亨利给戴维干活打工挖石碑,估计现在这栋房子的租金都是戴维给的,都在这儿住了一个月了,不被找到才怪!

铺天盖地眼花缭乱,虽然我不是八卦中转站,但是为什么还是有人来向我求证这件事啊,我也只是吃瓜群众啊,没办法,只能帮忙打探一下消息。

然后就直接是女主和男主在火星农家小别墅上吹风,女主担心任务会失败,男主告诉她不要担心,要相信男主会保护女主一辈子,这不是赤裸裸的立flag吗。

谢顿在上,你们都能把火星改造成宜居星球了,都能实现星系大跨度实时通讯了,难道就不会造隔音玻璃吗?!!隔音玻璃技术真的很难吗?!!!

故事以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为背景,军方探寻外星文明的绝秘计划“红岸工程”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在按下发射键的那一刻,历经劫难的叶文洁没有意识到,她彻底改变了人类的命运。地球文明向宇宙发出的第一声啼鸣,以太阳为中心,以光速向宇宙深处飞驰……四光年外,“三体文明”正苦苦挣扎——三颗无规则运行的太阳主导下的百余次毁灭与重生逼迫他们逃离母星。而恰在此时。他们接收到了地球发来的信息。在运用超技术锁死地球人的基础科学之后。三体人庞大的宇宙舰队开始向地球进发……人类的末日悄然来临。

刘慈欣:科学发展对科幻有很大影响。美国科幻就是在登月成功之后才慢慢衰落的,在登月之前美国曾经拍过一部科幻电影,好像名字就叫《登月》,最大的特点就是技术细节特别的精细,场面也都不错。但就因为登月实现了,现在完全被人遗忘 了。

当我们周围都是科幻的时候,那我们就没有科幻了,当我们身边都是高科技的时候,那我们就没有高科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