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砥柱铭》手卷“捺”笔出锋犀利、杀笔往内回护形成“燕尾”的笔法;竖弯钩在弯笔末端停笔,然后旋颖90度以上,另笔 趯 (tì)锋而出形成一锐利三角的笔法;上下左右点画之间过多而夸张的游丝映带的笔法等,都是所有传世黄庭坚书迹所不见的,这种具有强烈个人用笔惯性的细节正是作伪者“天机泄露”之处。  2.在书法风格方面,此手卷点画稚嫩,线条偏锋为主,扁薄峭利,锋芒毕露,缺乏含蓄凝重之致,且点画单一,缺乏变化,不耐品味;结体一味纵任,虚张声势,气势吓人,实则内蕴不足,缺乏黄书应有之书卷味。  3.手卷墨色偏淡,与黄庭坚其它作品皆使用浓墨的习惯不符,也有违宋人喜用浓墨之风尚。以淡墨为尚,始于明末董其昌,其后追随者日多,如清代“淡墨探花”王文治等。但此前的传统主流审美观,皆以浓墨为尚。

二是手卷上所钤“项元汴”鉴藏章多数为水印,此与明代普遍使用油印的情况不符,更与项元汴在其它书画藏品中一概使用油印的情况严重不符。水印、蜜印用于宋代,南宋末已出现油印,元代以后普遍使用油印,水印则在明代已基本绝迹。此手卷“项元汴”鉴藏章使用水印,看似古老,实则弄巧成拙。  三是卷首“项元汴”鉴藏章“天籁阁”、“宫保世家”、“项子京秘笈之印”皆有明显挖补痕迹,显见从别处移植于此,非原卷所有。

从获悉《砥柱铭》即将拍卖的那一刻起,著名书画家、文物鉴定家裴光辉就一直关注此作。在预展中见过原件之后,又对数百张高清数码图片进行了反复比对,他坚持认为此卷为伪作,一篇3万字的论文也在创作之中。裴先生坦言:“将一位我从小景仰的宋代伟大艺术家的赝品当做真迹拍卖、宣传,内心十分焦急、郁闷,我不得不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买保真古玩、古玉请扫下面“传家宝”二维码加微信(注明:买古玩。想地滩价买真古玩的请绕行)!!

本期推出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CCTV-4)《国宝档案》江苏盱眙大云山汉墓系列节目——《国宝档案》之《江都王的生活》。在史书上,关于江都王刘非的记载非常简单,主要就是他15岁打的那一仗。而大云山考古发掘出土的大量文物,弥补了历史的空白,让我们有机会了解到刘非更多的生活细节,他的形象也变得越来越丰满。盱眙大云山汉墓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苏考古最重大的发现。这一重大发现表明作为西汉诸侯大国的江都王陵园位于盱眙境内,为后续保护和研究奠定了正确基础,同时也新获了许多历史信息,必将为西汉历史研究开启新的篇章。盱眙正在大云山汉墓原址建设遗址博物馆,重现当年变幻莫测的西汉风云。真诚地欢迎社会各界朋友亲临大美盱眙,共享盱眙那震撼心灵的历史文化和恢弘华章。

那么,郑和时代的金锭又怎么会被他带入墓中呢?本期《国宝档案》为您讲述梁庄王墓的传奇。

二是文献佐证。文献佐证的关键词是“流传”和“故事”,在专家及拍卖公司的灌输下,现代人买东西已经进入了“买的是来源,而非本质”,即“买一个流传,买一个故事”的时代。在对卷末的题跋、印章没有完全认定真伪的情况下,就大肆宣传《砥柱铭》的流传经过,无疑是在用“故事”代替专业的文献佐证。  三是仪器辨伪。《砥柱铭》以8000万起拍,作为理智的竞拍者或拍卖公司,首先应对《砥柱铭》的画心进行“碳-14”年代测定,为了保证结论的可靠及一致性,应同时在2-3个同型仪器上进行,加速器质谱仪对碳纤维年代的测定可精确到2-5‰,对于只有千年不到的《砥柱铭》,不仅可检测出创作年代,甚至还可以确定书写时是在什么地方。  仪器检测部份至少还应做两件事:一是画心纸墨的年代检测;二是黄庭坚书法的司法鉴定(有专用仪器)。  在傅申的文章中,并没有对画心用纸进行说明与考证,而宋代官员使用的纸张是有严格规定的,更何况是《砥柱铭》这样大的篇幅?  记者就仪器辨伪一事咨询黄君时,他很轻松地回答说:“中国的书法艺术千变万化,风格多样,用仪器怎么能检测出是否为黄庭坚真迹?仪器鉴定的年代误差在10年左右,而我的考证已将作品的创作年代锁定在6年之内,哪一个更可靠呢? ”  然而,在潘彦伯的眼中,在没有任何科学检测的前提下,就敢痛下“杀手”,将有争议之物收入囊中,真是“疯子”。

章丘的大事小事|好事新事|新闻旧故|求职招聘|户外公益|生活助手|航拍宣传片摄制与制作|行业720全景应用制作展示|微信公众号开发推广|网站建设维护|微信视频直播服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