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怀里抱着琵琶,她时而低头拨弄琴弦,时而抬头望向远方的天际。她弹奏的曲调是那样哀婉凄凉,让人听了忍不住落泪。

一路上偶尔有几辆下山的车,心情真是舒畅,因为很路上暗所以我骑的很慢,女孩抱著我的腰,我满脑子都是等等在月光下亲亲抱抱的画面,就在我骑到半山腰的时后,摩托车的车灯隐约照射出前方路旁约三四十公尺,有个背对我 ,站在山壁前,而且没有双手的男子背影。

刘晓颖听到老公肖峰在和公婆说,“怎么办,爸,妈,一定是李丽找上来报仇,那个草绿色的蝴蝶结,是我之前送给李丽的,她死的时候,是戴着那个蝴蝶结入土的,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晓颖头上了?”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跑,那个女鬼头始终都跟着他们,他们跑得快,女鬼头也快,他们跑的慢,女鬼头也慢。

不对,刘晓颖发现此刻的她是正躺在山路上,而不远处的墓碑旁边,肖峰似乎还在噩梦中,没有醒过来,她们之前丢掉的行李,也静静地搁在肖峰身边。

导致事故的罪魁祸首S自己却安然无恙溜之大吉,道路上却留下一堆无辜的司机。万幸的是,整个事故没有任何人员伤亡。

等肖峰和妻子跑到大杨树下边时,“咔嚓”一声响伴随着大雷声落下,那棵大白杨树,瞬间被雷劈成了两半。

跑着跑着,他们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口大井,“老婆,我记得以前这里好像没有井呀?”肖峰哆嗦着问刘晓颖说。

我当时一定是看傻了,不对,吓傻了。等到前面的蓝色大车紧贴着我车的前杠停下来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然后我准备赶紧倒车,挂了倒挡,从倒车影像才发现原来我后面也几乎紧紧的贴着一辆大车。。。

她双手平伸,嘴里发出“丝丝”的声音,睁着一双凸出的眼睛,紧紧盯着肖峰两口子,一道闪电掠过,刘晓颖看到这个女鬼的头顶,居然别着一个草绿色的大蝴蝶结。

——事故现场位于东门北路与北山路红绿灯交界附近,一台银色轿车不知道什么原因,失控撞上停放在路边的白色轿车,由于巨大冲击力,白色轿车和前面另一台停放的银色轿车追尾。

看到离家近了,肖峰和刘晓颖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只是肖峰的家,和以前不一样了,没听说他们盖了新房啊?

这时候从我后方超上来一辆面包车,面包车很快就挤到了我和蓝色大车的中间。这时候,我又远远的看到刚才的那辆红色的大车,它又串出来准备超车。然后这辆面包车发现前面蓝车出现空间,也很快就串到了蓝色的大车前面。

刘晓颖的心又紧张了起来,只是这会儿她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手,刘晓颖小声对身旁的肖峰说:“老公,他们好像看不见我们,我们赶紧走吧。”

一开始我跟着一队大货车后面慢慢行驶,但是紧跟着的最后的这辆红色的大车不太老实,我还没跟他们多远,这个红色的大车就开出车道伺机超车。一旦有距离比较长的直道,这辆大车就冒着黑烟轰鸣着超车,因为是双向2车道,所以这个大车超过去就需要很快并回到原来的车道。没走多远,这个红色的大车就成功超越一辆蓝色的大车。我前面的车,从那辆红色的变成了这辆蓝色的。

这是一个篱笆围起来的小院,却有着欧式的圆顶,还有四根罗马柱。院内有假山,水池,奇怪的是,虽然是冬天,但是婆婆家的院子里,大朵大朵的郁金香开得正旺,水池里有淙淙的流水声。

刘晓颖和肖峰还没来得及、庆幸死里逃生的时候,只见一团幽绿色的火球,顺着风漂浮在他们眼前,随即滚落在地上。

少女听到有人过来,回头看向刘晓颖和肖峰,刚才还俊俏美丽的脸,突然间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肉球。

是的,那个女人只有头,她的舌头也好长,毛茸茸的,伸在外面,嘴里发出一种怪怪的声音,同样她的头顶有一个草绿色的大蝴蝶结。

驴车慢悠悠的往前走,肖峰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罗叔聊家常,可无论说什么,罗叔就是不搭话。

回到家里以后,越想越怕。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整个人可能只是被突然发生的事情惊吓;但是回家想想当时可能发生的无数种情况,生死真是一念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