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弟一听当即来兴趣了,要我给那视频他看,看了杨洪大居士的讲座后,他更有信心了,向我问起大悲咒修持方法,我把大悲咒修持方法,注意一些什么讲了一遍,他还不满足。他说,干脆你与我一起去找我哥吧,你把你那套理论劝劝他,让他专心学大悲咒,或许有作用,我说这些他不信,我也不懂这些佛理,怎么说得动他?

极其恐怖,死者身上是穿着红色的花裙子,里面穿着他姐姐的红色泳衣,双手与双脚都被绳子紧紧的捆着,捆着手的那一根绳子还拴在屋梁上。在其脚上吊着一个非常大的秤砣,其额头前有一个小孔与不太重的外伤。在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很深的勒痕。除此之外,在其下体还有少量的精斑。

爷爷轻叹一声,目光复杂的看着我,轻声说道:“躲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被她找到了,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但是现在有些事情还不能跟你说……”

八表弟相信我,又拿出手机与家里的小弟通了一阵电话。一会儿,八表弟面有难色对我说,小弟和弟媳妇说,家中供奉观世音菩萨后,会与供奉祖先有冲突,因为祖先是血食,而供奉观世音菩萨是不能有荤腥的。况且那里民间误传,如果供奉有观世音的家庭一旦不再供奉观世音菩萨,就会有灾难云云。总之,他们不想在家中供养观世音菩萨。

在八表弟的再三劝说下,第二天我与八表弟一起来他哥哥所在的城市,他哥哥与我住的城市不远,乘车也不过二个多钟头。以前我们曾见过一次面,他比我小几个月,我也称他为表弟。叫他为七表弟。

在她胳膊伤口处,我发现流出的并不是鲜红的血,而是一种黝黑的液体!并且这种黑色的液体还伴随着一种浓郁的腥臭刺鼻的气味。

“纸人挡灾,好,有种!”老太婆不管那挂在自己手臂上的纸人了,仿若这时候才真正的看到我,满脸森然狰狞,咬着牙嘶声说道:“既然如此,也别怪老婆子心狠手辣了!”

我说:“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你哥得的是癌症,是绝症,决不是‘符咒’能害得他成这样的,必有前因、恶因让他有此恶报,不是前生的恶因,就是今生造恶业造成的。符咒只是个外缘,一个导火线而已。所以,家宅除去了这个东西,也不能确保你哥病会好转,因为他的恶果已经成熟了。”

几年前的一天,我的远房八表弟突然来找我,虽然他与我住在一城市,但我这人生性不喜串门,所以我们平时也不常见面。这次他找我是要我帮“占格”一下(也就是推算验证一下)他老家的迁居入宅的日子单。

老太婆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疑惑,随后被阴森之色取代。她那掐住纸人脖颈的手,稍稍用力一些,乌黑尖锐的指甲直接刺破了纸人的脖颈。

@江安竹都出租车:对于杀猪很多人不懂是有讲就的,尤其是杀年猪,要选吉日还要讲就方位,接财喜的彭要木彭,杀猪刀在抓猪之前要砍在彭边上,在杀之前要烧香纸钱,最重要的是屠夫一定要有超着技术,我以前就是杀猪的。

老太婆脸上的笑容阴测测的,眸中幽绿的光芒微微闪烁,伸出了那枯瘦的手掌,伸进了棺材中。

正当我想仔细的看看上面写得是什么的时候,爷爷这时候突然伸手拉了我一下,将我从那棺材边拉开了。

到了老家医院一看,父亲已经昏迷了十几天不省人事了,全靠营养液维持生命。我这几年经历过岳母、母亲过世事情,所以心中有数,医生说病情稳定,也许是想安慰病人家属,也许是让病人多留医几天。

临近中午的时候,一阵轻咳声从店外传来,我懒懒的抬起头来,看到店外的情景后,顿时愣了一下。

2008年秋,我与同事正在外出差兼旅游,老家的哥哥打电话说父亲病重入院了。我与同事当时正准备上安徽黄山,我以为父亲的病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父亲八十多岁了,有点病也很正常,所以此事也不大放在心上。

这们学友是我同事,他高我几届,同样的专业。当时,他在公司总部工作,我在基层一线工作。

他苦笑一下:“有呀,我老家建成后一直听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响声!而且这两年我们不断出事,不得安生,我们以为迁居入宅的日子不好,找几个择日先生看,都有不同的看法,不知信那个先生好!”

数根又细又长的锋利竹篾子,直接从纸人的身上爆开,瞬间刺进了老太婆的手臂之上,伤口很深。

伴随着这声巨响,老太婆抓我的动作突然为之一僵,苍老狰狞的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之色,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他当时三十出头,正年富力强,在公司里也是业务骨干,但我总觉得他骨子里有一股傲气,一种自负。所以,虽然我们常接触,但关系并不很要好。

凡是鬼神之说,自古便是存在的,至于究竟存在于否,那无关紧要,其实也许是人们对死者的眷恋,希望总胜于无……

我心中已经认定这老太婆是精神病了,莫名其妙神经兮兮的,我也就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这股凉风出现的有些突兀,有些森冷,吹散了店铺内有些闷热的气息,让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有时,自己往往有一种十分奇异感觉,好象自己本身就是一本书,一个故事,但这些书,这些故事,如果与周围人说了,人家会以为我鼓吹什么迷信思想,毕竟我是一个成熟而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有些话是不能随着讲的。

这时候一位20岁左右的女孩子,看老人可怜。便扶着老人下了车。并问他原因,老人说他是在殡仪馆工作的,车上后排三个人都不是人。中间的是一个死人,旁边的两个是鬼差。后来这个车在他们下去10分钟后,出了事故。翻在了一个叫罗家桥的一条小溪里,无一生还!后来清尸时,刚好差三个!

疑点之二,骇人的死状,红衣,泳衣,秤砣,捆绑,针,生辰八字想要集齐这么多道具,绝对不会是一个具有恋童癖的外人偶然起的杀机,此外真是偶然的杀人事件,死者身上应该有不少被殴打被制服过程中造成的皮外伤,可是据现有资料看,死者身上最多的,都是些勒痕,并无太明显外伤,以上情况,能得到两种可能性:一,被害人将身体多处部位捆绑,但刚才证实了,操作性完全做不到,二,有人绑被害人时,被害人并无过多反抗,并且那个人的话,他会听(这点很重要)。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晓南湖,这个是学校传得最多也最离谱的,大体上是晓南湖淹死人,至于淹死的是谁,为何淹死,众说纷纭了。

2009年11月5日中午12时许,一名13岁男童匡志均在巴南区东泉镇双星村高石坎的家中死亡,然而死相极为蹊跷:死者身穿红色的花裙子,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脚上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挂在屋梁上。事件发生后,引发大众猜测。有人认为这是灵异事件,是一位修道之人,利用茅山法术来谋害男孩。

“嗯?”我微愣了一下,看着她,有些警惕的说道:“干嘛?您要是不买东西的话就请……”

八表弟听了连连点头,当即就拿起手机拨通老家的弟弟的电话,把我帮他断卦的意思与弟弟说了,并强调家中夜响的怪声可能不妥。可是电话那头的弟弟还是坚持是迁居入宅的日子错了,一定要重新入宅,对于那怪声问题还是半疑半信。

爷爷有时候说的话我不太能听懂,感觉跟天方夜谭似的,渐渐习惯之后,我也没有把这口棺材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听着爷爷这样嘀咕着,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失声惊呼说道:“爷爷,你不会当真了吧!什么成亲,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成什么亲?那老太婆压根就是个神经病啊!”

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这个女人似乎有点太冷了,那双美眸之中呈现的是一种漠然的神态,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一样。

我终于来看他了,他的心愿了结(其实我第一次在他耳边说话时,他是知道的,了他的心愿后,才有上述父亲大便失禁的征兆),所以,我离开他第二天就走了。

得意生活网友@思帅琪怀着与传说抗争的心态,跟着那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对象去了,好吧,确实分了……

这时候我才看到,老太婆的后背,插着几根黑色的钉,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一根插在她的后颈,一根插在尾脊骨,剩下的几根插在了两侧肋下!

“算了,不买了!”老太婆直接打断我的话,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东北地区,蛇也是四仙家之一,所以,千万不要杀蛇。下面,我说一说我亲眼看见的奇异经历,我一位学友就是因为杀蛇变疯了。

还有后补上一事,就是我父亲的叔叔拿来毛主席的画像来抠鬼,结果是没用的,我父亲说了,他叔叔还是结鬼压了,我父亲是睡他旁边的。以后毛主席相别拿来镇鬼了,没用的真的!这个故事是真实的,绝对不是编出来的!